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015|回复: 3

《老子》第六十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8-7 11: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3.jpg * ]1 e' @5 a/ }- w

! Q+ f; s# P0 W0 U! T$ |《老子》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K8 k9 M* q9 b& ^+ G, h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
5 u* u5 t' `6 h$ {, I4 ^" r; x  圖難于其易,為大于其細;天下難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 p7 E4 P. _9 j* c/ E. m
作于細。是以圣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
8 Q% d+ j9 h: w2 k  夫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是以圣人猶難之,故終無難矣。" E9 v% b" H; q
发表于 2003-8-7 12: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
) j7 V; C( G, _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
1 T4 t7 ^1 c1 ?: U0 I0 q6 L       大小多少,报怨以德。8 U+ O& {, l( k! F0 l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 j0 t& I) j& i- n) t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
% N2 G# z1 D7 j2 F6 G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1 l" u4 p: i! _5 c% p
       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 f! r8 O2 |* E       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H' W# \3 r$ m3 i
       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
" T+ s( Q9 {& h* @+ c【解释】
# Q( }6 B. G3 A- W       ( 1 )大小多少:即“大其小,多其少”,义指以对待大事的态度处理小事,以对待复杂的态度处理简单。; o. E" O1 s1 a! w  w
       ( 2 )报怨以德:得道所生发的功用就表现为德的效能,报怨以德即用合于道的行为操作所生发的综合效能去消解细微的怨望纠结。这是就情─德相应的角度而言,不可仅理解为平常所设想的道德高姿态。. ^, ?1 Q/ L& C
      我们绝不会去埋怨我们的敌人,却常常会对我们的亲人或合作伙伴产生怨艾情绪。 怨艾者对所怨对象虽哀怨责备,但他对所怨对象的向心维系之情其实并未断裂(不然,怨就不成其为怨)。如果不断地增加怨艾者的失望,怨艾就会发展为怨恨﹑厌憎,又进一步发展为完全的决裂抗争,这时的绝决果断将摆脱那种欲断还连的矛盾而使人难以挽回。所以,如何消解怨望是“为大于其细”的基本问题。在社会关系中,当政者容易成为被怨者,敏锐地察知社会的怨艾情绪并予以成功地化解,是当政者必须认真对待的细致工作。' b8 v/ A3 A  [: ~7 q
【译文】
; f( R: U: v& l- G6 l       要从事可使自己混沌无为的作为,处理可使自己无所事事的事务,并喜赏波恬浪静的寡淡风光──以保持对细微潜流的异变的敏感。
6 q/ H/ @2 t# |, |, T, n       以对待大事的态度处理小事,以对待复杂的态度处理简单,要用合道之行所生发的德能去消解细微的怨望纠结。处理难事要从轻易处入手,宏观目标要由微观构设去实现。天下难事,必然开始于简易;天下大事,必然建基于细微。因此,圣人始终都不自以为必须独揽大权,所以能成就大事。
1 F( J: S/ |& i$ l' L       那些轻易许诺的,必然难以守信;视问题太过轻易的,必然会遭遇很多的困难。因此,圣人对这些问题都加以认真审慎的处理,所以终于没有困难了。
+ y  R, Y# j; ~/ D1 V" i( o, L【评析】
3 Z9 c/ R( h6 d9 b8 H. P5 z       本章文义浅显易懂。但是,如果要深入理解在闪烁跃迁的文句中的整体蕴含,则必须从系统工程的角度去理解才更为全面。# ]+ J( ~0 M. y- _& L% K3 T
       把一个工程的总目标分解为多层次、分阶段的分目标委派给子系统的自然稳态或子系统的目标承诺,然后注视并策应子系统实现这些分目标的稳态性或目标承诺的可信性,就是系统工程的典型工作。对工程总目标的分解就是“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
" d) D7 \, G$ e5 d& ~* r8 s$ ]       理想的目标切分委派境界是:分派给子系统的分目标是子系统自然的稳态趋求,而工程总目标又对应于子系统基础上构建的整体系统的自然稳态趋求。生态系统的超稳态,以及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中的效益极大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自然达成的。这种系统自身蕴含着自组织自优化机制,“工程总指挥”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为无为”、“事无事”者,或一双“看不见的手”。老子所崇尚的通过“为无为”、“致虚”、“守静”而成为“不知有之”的太上浑君就是这种类型的“工程总指挥”。这种类型的“总指挥”已实现权力的充分下放,完成了中心控制职能向社会自组织自优化机制的成功委托。权力的充分下放就是“终不为大”,通过这种下放与委托而实现社会的总体目标就是“终不为大”而“成其大”。
# k/ J3 _: |7 K: T& {       如果如上所说的“工程总指挥”完全“致虚”而成为“不知有之”的理想状况不能达到,那么,工程总目标就由指挥中心与各子系统建立的某种目标承诺关系的履行来达成。在这种情况下,承诺关系的可信性就成为至关重要的问题。这时,既要注意子系统对所分派的任务的承受能力,又要注意得以驱动子系统做出目标承诺的回报许诺对整体系统的可接受性(怨望往往就是因为这些回报许诺的失信而引发的),所以,指挥中心一定要有“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的体认。如果有了这样的认识并加以认真对待,让工程总指挥在“味无味”的寡谈风光中保持对细微潜流的异变的敏感,因应怨艾而报之以德,那么,整个系统工程就“终无难”了。
xuyifan0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4-2-5 15: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1-8-13 08: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内敛、不外泄;学以致用,不好为人师;雪中送炭好过揠苗助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