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72|回复: 6

《老子》第二十九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8-7 12: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9.jpg
+ m* Z+ L" h6 O& S. M4 Z' K) n: w
0 i0 L- z) M$ O. V! f
《老子》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V  X1 S! c0 {" u0 W9 v
  將欲取天下而為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不可3 O* u& b& z% n7 _8 B0 s% _2 n/ u
執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是以圣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4 n8 ^/ r3 E- B: h; ?( X! ]. ?
" @% A* N  N/ |' N
  夫物或行或隨;或噓或吹;或強或羸;或載或隳。' ~5 [. z: z  s3 }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 I8 ~# l% x6 i- o( y+ k3 C
  s! F0 o* Z& M2 v6 c; W
发表于 2003-8-7 15: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于道民在 2004/04/15 06:43pm 第 1 次编辑]. \) ~" e( r/ o
& C0 [4 J' [) Z% K7 U+ F. ?" G% e
【原文】) C) ]* q* c8 @( x$ g! q9 Q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9 P& A% C9 ]+ B& @
       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4 ?9 t3 |; y  g& R5 y4 N. U3 u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 ~. W% y9 Z8 D& Y; R, P' n! @       故物或行或随,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
+ K/ D( [% g: k& W: {1 J, ^0 x1 I1 V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 O+ s+ W' P$ E) s( {【解释】4 [& y- h: Q7 q3 |9 k! u% o
       (1).取天下而为之:执取天下并把它作为服从于自己的意愿的手段物而任意摆弄,是"以身轻天下"的表现。1 }# r" V, r( c) z' Y# E

7 \3 p9 A& f5 e+ z9 P       (2).不得已:不得休歇。处事以达目标就像是穿行于事件的从林以求得一处休歇地。不得休歇即达不成目的。% u" y, \7 E, n0 _5 N/ h7 W
/ \$ `0 d- _* E, K2 J1 u1 L: q3 `6 t4 J
【译文】- E( A0 r+ D7 I/ h1 U/ Q
       想要把天下抓来任意摆弄的,我看他永远也达不成目的。天下是神圣的存在,是不可以任意摆弄的。任意摆弄就会败坏它,紧抓不放就会失去它。所以,各类存在可以任之独行,也可以任之从随;可以任之恬柔轻嘘,也可以任之迅猛疾吹;可以任之强盛,也可以任之衰颓;可以任之安稳,也可以任之毁灭。因此,圣人戒出手过分,戒自奉过奢,戒行走极端。
* H& E7 s4 U' v* A% ^8 {; @5 E$ [3 X5 g/ t/ n# J& l
【评析】" l" L) E  Y/ _
       本章指出:不能把天下当作一个可以为欲利所用的手段物而加以逐鹿扰攘,而要把它作为一个神圣的存在而加以细心的守护,真诚的服侍;要做到对天下万物的顺任与放养,并通过主客心态的转换而达成对人类自身行为的自约、自律。( a# o* ^( ]+ A8 F' I1 T: q6 O# A

2 p1 x/ Q$ I1 _5 B& c       执取一项什么(某工具、某技能、某系统的主控权柄等)就要把它作为凭籍而肆加利用发挥是人类通常的行为惯律。这一行为惯律有时可以有效地提高人类在某一生存环境的行为能力。但是,这种对所取对象予取予夺,予左予右的绝对主控地位却极易引发那种认为天下权柄尽在于我的自大狂情态,从而诱使人们对世界进行随心所欲的干预强制,肆无忌惮的猎掠搜刮,结果却是自掘坟墓。所以,老子认为要从那种"取而为之"的自大狂情态醒转,要顺任放养万物,要去甚、去奢、去泰。这对于因为过分开发自然环境而正自掘坟墓的现代人类来说,是非常富有警醒意义的。
, t" c; a7 z) n$ k+ D# }2 l& Y8 L
xuyifan0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3-12-19 20: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5-2-15 16: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夫物或行或随、或炅或吹、或强或赢、或接或隳。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 b0 J' ]- O# f3 i4 S   人们对待事物发展的态度很容易走向极端,不是过于积极狂妄就是过于消极颓丧。积极
/ B. s7 B7 D% ~0 E' h% U+ t: Z0 l3 Z# ?8 c+ ?) y1 t$ T
狂妄时便没头没脑地往前冲,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消极时就像一个呆头鸡,怯懦地躲在别人
; U2 Y% [: d. g& g- ?* q4 J
. J" E; g; q7 R+ P( L8 E的后面。积极狂热时便热情满怀,洋洋得意,消极颓丧时就冷漠无情。积极狂热时便逞强于
  G: g4 e. H/ a
# s2 R6 B$ l' v! _6 P世,消极颓丧时便无精打彩。积极狂热时便坚信胜利就在眼前,消极颓丧时便甘于失败。1 `. ?& f' E, p- }
这种极端的背后,是人的极端化的思维,在这种极端化的思维条件下所做出来的选择,必然
6 Z: r" ?; h* A& V, _3 Y
9 }  M# u0 a- X是脱离实际,背道而驰的。背道而驰,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的结果的。
2 e* s6 P3 I  K' w+ f5 y# O   因此,善于守道的智者,会摒弃过度,摒弃极端,摒弃奢侈的贪念。- U0 z/ z# O$ A) P2 ~) O
   去甚,去奢,去泰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无欲,无知。甚,奢,泰,都是有为的产物,
7 v3 O! e2 H  M- M
, y- u# n6 B4 o这种有为,是由欲望,教条知识造成的。所以,善于守道的智者,他们唯一的欲望,就是去% r3 `7 g4 b3 L1 }! x- N* V
% @1 N; i) W) ^
掉心中的欲望,使自己对身外之物不再有贪念。他们唯一要不的,就是能够让自己不学。9 c* g2 k- W8 Q' p$ C7 s
   所谓不学,就是绝不简单地死记硬背和模仿别人创造出来的知识,简单地去重复他们走
7 a) R* v# w; W$ s0 z( B& V0 y& h8 M- P
过的路,绝不把别人在创造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分析、解释和结论当作真理来固守。而是完
6 y% m& z* w7 u9 M4 I5 `9 U2 z: \( `( y+ \5 a/ _" t8 b7 l
全依据事物的客观自然发展规律去进行创造性的思维和决策,让自己的选择完全服从自然规
9 ~% @7 D0 C0 A1 E5 ^7 n* X+ C7 N# f* a0 e
律,而不是服从于任何人头脑中所固有的主观意志。
( q9 N/ \9 C) D; F$ w$ X  I! p! @- }- c& K' h1 V3 C* u+ {9 {0 k6 _) O
   经验教训必然是人们对自己所经历的事实而做出的部分的解释,决不会是全面的解释,: x/ s3 w0 {& o
: Z* p6 `# j  P" B9 q
永远也不可能全面,通常往往是歪曲的或片面的分析、解释和结论。这些分析、解释和结论
6 `3 g  P- X/ r4 D7 [7 x' Y( `
9 l0 R; b/ H8 \4 `1 U# c( U并不是真理,只是多种可能性解释中的某一部分解释。如果你把它奉为真理,那你就会犯他( H& Z  ~, @5 R8 R/ R0 r

0 R( f! ]4 x  z. }们所犯甚至没有犯错过的错误,走他们走过甚至没有走过的弯路。创造者绝不能用别人总结
5 T9 D0 j7 k) z* c" j3 m) n# k
& O3 i  w2 x+ {  A$ a$ l出的现成的观念去对待一切新旧事物,而是要让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回归或保持在得出这些观, Z! R, Z( U/ f( Z5 q0 u% R6 u- F* z
: l0 J8 d* d" c+ y* D' ~% |3 @
念之前的初始状态,对待新事物,是依照其现实发展的无限可能性,而遵循创造的自然过程
( S1 t1 D# T$ \( s4 m$ a! L! C% j2 Y2 D: s% {; Z' j& h
,绝不能以所谓“真理”和前人的所谓“经验”或“教训”为前提去做出任何人为的发自主' a% J" W% f: }% N6 H5 m1 o( O

# D( ]# Q: \" @观愿望和决定或选择。
  r, o. \7 Q8 I' S  ?' C$ o& v5 O' N+ G, I: C+ r
   别人的经验教训可以作为创造者创造新事物的参考,但不可以作为对待新事物的标准。
! M  }, G! x5 W9 O+ x5 e* X
/ \& \9 B1 q' q' M9 z+ P以前人的经验教训为标准去进行创造,必然限制自己对事物多种可能性的认识,人为干预事% t6 S9 ]% s  g7 X3 D- P! I
! U) T4 x: E: K4 q- y/ q3 u
物的自然发展进程。创造的时候,一切都要从现实所提供的可能性出发,而不能从任何观念
* c4 u7 [9 k. w, E: V( k6 q, X8 @5 [; R) X* [
和标准出发,不能从自己的主观愿望出发。2 q& a& m# W7 j8 u( N! \  T" T) p

# P5 {% R' `5 v4 ?6 f2 O   我们需要的是对前人所经历的事实进行创造性的解释。每一件事实对于我们来说都意味
8 N1 x" T% W1 f7 H4 G) X) f# j: R* p4 x
着无数种可能性的解释。一旦你把某一种解释奉为不可违逆的真理,那它就必然会成为你今. R' M) O: A) k* }

9 e7 j# A) C) @, ~后生活的笼子,限制你内在潜能的发挥。* l" O# C- d* @; M% |- J/ J! [
发表于 2009-12-2 09: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 O  S8 r, W. |0 S: @; \1 p, w( e
仁人志士执神器而为苍生不惜竟折腰。
发表于 2010-8-16 14: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供二楼解释的修订版:
! C3 L: y3 b* P( z+ ^- k
2 Q( x2 ^" T0 }【原文】8 N5 U1 d- X& k1 z8 j, U* t+ g

) U* v, D1 g* j% k3 B. k" h" U9 Q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 b: k  U6 A- Q' x
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U) h. k9 K2 V" `# t. Y* g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s! T; i# [/ R0 h
故物或行或随,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
" H" H7 v$ u' _1 h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8 u$ v" P6 ^* b/ `( O1 Y0 S3 Z. x& l( S# {4 K4 h4 d
【解释】6 O5 @, J3 m! ~" t

, \4 ]# u9 h1 R0 Y- G6 M; d(1)原文校订7 Q$ E3 _6 B$ d2 B4 X2 |# X" D  o

' [9 @$ l( I/ X6 e& J故物或行或随,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 i" E& T) k! B* Y1 {
; {) m2 ~& Q% t# {
“或载或隳”王弼本原作“或挫或隳”。
2 n/ l0 G% D6 i0 z+ p0 H) l) P7 t4 _1 u6 k1 ?2 c
俞樾《老子平议》:“按‘挫’,河上本作‘载’,注‘载,安也’,‘隳,危也’,是‘载’与‘隳’相对为文,与上文‘或强或羸’一律。而王弼本乃作‘挫’,则与‘隳’不分二义矣。疑‘挫’乃‘在’ 字之误。‘在’,篆文作‘扗’,故误为‘挫’也。‘或在或隳’,即‘或载或隳’,载从*声,在从才声,而或亦从*声,州辅碑‘ **贵不濡’是也。其声既同,故得通用矣。”
4 i2 x4 d6 X0 ~6 h  G% l2 m( ]+ B" ~$ X( H) @! {, Z+ B- ?
据此,本书原文依河上本作“或载或隳”。( z( F: M7 J! `8 }

! i+ F1 F+ |+ Y(2)取天下而为之:
+ ?( n3 U; d3 n6 j; \
/ E- t1 Z8 f$ a- ?" p% o. H, D“取天下”即掌控天下,“为”即依某一“成事品式”而加以促成(见二章解释)。攫取政权然后按某一预设的范型(上帝、圣贤或君王所想要的状态,或者依某一“历史规律”而想象的“必然”等)而对天下加以摆弄、打造,使之成为自己心目中所想要的“成”,即“取天下而为之”。这是“以身轻天下”(二十六章)的表现,是对“大器晚成”(四十一章)原则的违背。
! H( A/ Q8 a7 W' {  P
4 k: X* ]" A" c% v5 U. u! K人类社会因为保障个体的自由而 “柔弱”,因为顺应于历史的现实以及环境的态势而“自然”。攫取政权而对天下加以任意打造,最容易使人类在“天堂”的诱惑下走进人间地狱。这已是惨痛的历史教训。" D% L! a/ P9 o1 g- k

/ e, ~" {: S) B/ V3 l* I# [. b(3)不得已:4 [. s8 S2 |! t; ]9 \1 N

0 r  T2 _6 {+ F即不得休歇、不得安生之义。7 a+ f$ u+ L0 y9 d7 [, w/ q

  X3 h$ `) d, |. l“不得已”的字面含义为“无法停止”。平常所说的“不得已”(如三十章“果而不得已”、三十一章“不得已而用之”)含有因情势所迫,无法如愿停止(恶劣事件的发生)的意思。本章所说的“不得已”则是指“取天下而为之”者一经起动,就将陷自己于无法自如控制的境地,导致“国家滋昏”、“奇物滋起”、“盗贼多有”(五十七章)等局面而不得安生。两种场合的“不得已”,或表示既成之事实非我所愿,或预告将成之事实必违人所愿,均属于不能自主而致事—愿相违的情形。, x3 g6 z9 u# ?. i4 ^, r

' z7 k* p  z2 G/ @( P+ z(4)或行或随,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 u7 z7 |8 ~5 S4 u" s- B5 K5 G
) U; E3 d- Y% P
行,即独行;随,即结伴同行或结党组团而行。歔,即轻嘘,和风细雨式的交流;吹,即疾吹,大声疾呼式的鼓吹。强,即强盛;羸,即羸弱衰颓。载,即安稳;隳,即危毁。
% m+ w# ]5 N% ~7 b1 w
! k% p% Z  K  G) v(5)去甚,去奢,去泰
) b+ j/ Y" f' W$ a' s, Z
8 y! O0 f, \* t  o+ c2 w2 ^" G甚,《说文》:“尤安乐也,从甘从匹,耦也。”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按甘者饮食,匹者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故训安乐之尤。”推而广之:甘者,耽乐也,匹者,恋慕也,“甚”可作“耽恋沉迷”解。
1 T# r7 f' ?  I! w2 O% x! l1 [" ~# b7 Z3 o4 D
奢,《说文》:“张也。”喻网罗、操控、铺张过多的人力、物力资源以供所用。力图集聚众多的名、物于一身的“余食赘行”(二十四章)是奢,为“甚爱”而“大费”(四十四章),不计牺牲不计代价地去获取是奢。“奢”即铺张靡费。# Z# G! ~5 W- r5 K. q# x
6 E, \3 K$ O+ n" y8 X
泰,《说文》:“滑也。从水从卄。”字形像人在水草上滑行的情景,喻强势者或恃技逞能者因为无人能加以威胁与阻遏而运行无碍。“泰”有运行无碍、诸事顺畅、安全无虞、一家独大之利,但也有骄浮任势、滑行过界之害。《论语》:“君子泰而不骄。”说明“泰”者易“骄”(纵恣),必须凭着君子的人格才能得“泰”之利而抑“泰”之“骄”。这是儒家思想因为肯定集权专制的必要性,所以寄希望于强势者的自我约束的反映。老子不作这样的幻想,他把这只能凭着超常的人格才有可能加以阻断的两者视为一体,所以他反对统治者拥有这种非常容易“骄”的“泰”。“泰”在此作骄浮任势解。, J, O5 M8 M4 z3 j5 @2 F) _$ Q0 S

  @  ?! {* X  R; x4 D甚、奢、泰初看是美事,但却极易走向反面而成为典型的过分行为。对于“取天下而为之”者来说,沉迷于自己心目中所想要的“成”,就是“甚”;为了这个“理想”而筹划铺张、不计牺牲不计代价地去实现,就是“奢”;凭借无人能加以威胁与阻遏的权力而骄浮任势,雷厉风行如入无人之境,就是“泰”。人类凭着科技的强大力量而成为生物圈中的强权,去甚、去奢、去泰具有延伸的意义。
$ I8 x! J" B+ R& I: ?0 ^! n- Y& S1 a% B% p* f. v4 V+ v; g6 f% t- y$ Q+ o
【译文】
: M/ `* U& t4 i# ^# l' o
3 N4 P* G- p7 O, ^0 y  ]想要把天下抓来而加以任意摆弄的,我看他将不得安生。天下是神圣的器物,是不可以任意摆弄的。任意摆弄就会败坏它,紧抓不放就会失去它。所以,各类存在可以任之独行,也可以任之随群;可以任之恬柔轻嘘,也可以任之迅猛疾吹;可以任之强盛,也可以任之衰颓;可以任之安稳,也可以任之毁灭。因此,圣人戒耽恋沉迷,戒铺张靡费,戒骄浮任势。
# g; T4 b* k. a2 G
' [& v* l  a) v! [$ v  M. j【评析】
4 d+ X7 T% W, i' ?
3 I& {% S+ ^7 `) I) x2 q' V3 q* z本章指出:不能把天下当作一个可以为权欲所利用的手段物而肆加逐鹿扰攘,而要把它作为一个神圣的存在,加以细心地守护,真诚地服侍,要做到对天下万物的顺任与放养,并通过主客心态的转换而达成对人类行为的自约、自律。
) _' v/ v7 V' R3 E' w; h
, h9 e) D# D3 I' l" d5 Q  Q. u' c执取一项什么(某工具、某技能、某系统的主控权柄等)就要把它作为凭藉而加以利用发挥,是人类通常的行为惯性。这一行为惯性有时可以有效地提高人们在某一生存环境的行为能力。但是,这种对所取对象予取予夺、予左予右的绝对主导的地位却极易引发那种自以为天下权柄尽在于己的自大狂情态,从而诱使人们对社会进行随心所欲的人为塑造,对环境施加恃技逞能的强制干预,以及肆无忌惮的猎掠搜刮,结果却是自掘坟墓。所以,老子认为要从那种“取而为之”的自大狂情态醒转,要顺应事物的自然演变,要去甚、去奢、去泰。这体现了“以万物为刍狗”原则所包含的敬慎的一面(对于“刍狗”,未陈之前的“敬”与既陈之后的“弃”都是对“自然”的敬),对于因为过分开发自然环境而自掘坟墓,或因为急于建造天堂而滑入地狱的现代人类来说,是非常富有警醒意义的。
* {2 @1 T2 [, x+ h" v, b6 F+ y$ A1 Q) `% X$ [& E+ F
摘自《钱怡岳老子感悟》广西师大社2010年5月版。ISBN:9-787-5633-9866-9* Y. z! `" w& w
首发于:http://blog.sina.com.cn/0000taoism0000
发表于 2014-9-6 12: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主的帖子后,我终于忍不住回帖了,在网络上我并不经常回帖,可是楼主在
: F( Z/ X5 O/ Y* M/ a" W2 Q8 t这个帖子里面的表现之优秀,让我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 N4 `4 P5 C* C1 `: z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