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793|回复: 56

《老子》第二十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8-7 12: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jpg
& k7 Q9 W/ f! ~

, v& V4 M! y% \$ p. C$ e《老子》第二十章 
! F- `$ B$ w1 G( j- G; I: i$ T$ F& C. m$ }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惡,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
# O0 b2 t& G7 Z7 h" R5 F  n. Q畏。; R( V, \) \( K  n( s# u# c
  荒兮,其未央哉!
5 C* [1 b' _, |% ^) w- @  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 S  [1 v1 J2 K
  我獨泊兮,其未兆;$ I4 y6 M# h, d9 m  ]
  沌沌兮,如嬰儿之未孩;
; P) x9 ]1 t7 h& ?  Y4 I' v  累累兮,若無所歸。  m% f2 d2 _7 q3 w
  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
6 S- O) H+ R5 N2 [  俗人昭昭,我獨昏昏。& C% ^7 T( g+ x2 b) d
  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V" a' `) f' }1 d. x* P4 J
  眾人皆有以,而我獨頑且鄙。
3 }7 {- ^  r7 g8 s8 \  我獨异于人,而貴食母。
发表于 2003-8-7 15: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于道民在 2004/11/11 07:53pm 第 3 次编辑]<br><br>【原文】<br> &nbsp; &nbsp; &nbsp; &nbsp;绝学,无忧。<br> &nbsp; &nbsp; &nbsp; &nbsp;唯之与阿,相去几何?<br> &nbsp; &nbsp; &nbsp; &nbsp;美之与恶,相去何若?<br> &nbsp; &nbsp; &nbsp; &nbsp;人之所畏,不可不畏?<br>   &nbsp; 荒兮其未央哉!<br> &nbsp; &nbsp; &nbsp; &nbsp;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br> &nbsp; &nbsp; &nbsp; &nbsp;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br> &nbsp; &nbsp; &nbsp; &nbsp;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br> &nbsp; &nbsp; &nbsp; &nbsp;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br> &nbsp; &nbsp; &nbsp; &nbsp;俗人昭昭,我独昏昏。<br> &nbsp; &nbsp; &nbsp; &nbsp;俗人察察,我独闷闷。<br> &nbsp; &nbsp; &nbsp; &nbsp;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br> &nbsp; &nbsp; &nbsp; &nbsp;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似鄙。<br> &nbsp; &nbsp; &nbsp; &nbsp;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p>【解释】<br> &nbsp; &nbsp; &nbsp; &nbsp;(1)绝学,无忧:抛弃显学成见等路况知识,可以无忧在途。<p> &nbsp; &nbsp; &nbsp; &nbsp;在老子道论中,“学”与“道”构成了既相对立又相联系的两方面。老子说&quot;明白四达,能无知乎&quot;,他认为良好的在途规范的奉持可以使得道者无须向显学成见等路况知识&quot;借光&quot;,所以,他贬学而崇道。<p> &nbsp; &nbsp; &nbsp; &nbsp;学是行为者对世界、对环境、对行进途中所遭遇的对象物等的认识判断,是一种&quot;路况报告&quot;;而道则是行为者自身奉持的行为规范,是一种&quot;行路轨持&quot;。经历了一番风雨,人们常会说:锻炼了自己,增长了见识。这增长的&quot;见识&quot;属于学,而接受的&quot;锻炼&quot;则是与道、德有关的事(在老子道论看来,如果这些锻炼柔化了自身,则进道积德,如果是强化了一些无法抛离的特能长才,则离道失德,似乎只有庄子所说的&quot;道进乎技&quot;例外)。鸿蒙初辟的人类只拥有使他们区别于其他动物的&quot;人之道&quot;,并没拥有垂上帝之偏爱而幸得的学。学是人类行走莽原之所得,是&quot;道之华&quot;;学又可以成为人类重行莽原之借持,是行于&quot;事件丛林&quot;随时可以资借的&quot;食粮&quot;。没有这些预置“食粮”也可以上路是道者得以实现永久在途的前提。<p> &nbsp; &nbsp; &nbsp; &nbsp;有观点认为此句应连属于上章末尾。这种观点并不可取。因为&quot;见素抱朴,少私寡欲&quot;是四个并列的动宾祈使句,把主谓结构的&quot;绝学无忧&quot;连属其后,文义、语气其实并不连贯。而把它从本章割去,则会导致本章文义的破损。所以,本书不取此说。<p> &nbsp; &nbsp; &nbsp; &nbsp;(2)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p> &nbsp; &nbsp; &nbsp; &nbsp;&quot;唯&quot;即应诺顺从,&quot;阿&quot;即呵斥抗拮,&quot;美&quot;即欣赏喜慰,&quot;恶&quot;即嫌恶厌弃,畏人之所畏即随众趋而趋,从众畏而畏。<p> &nbsp; &nbsp; &nbsp; &nbsp;“荒”,空间上的辽阔、时间上的久远。这给人一种不熟悉、不亲近的疏离、孤独感。老子身居闹市,如处荒漠,对“熙熙”“察察”的潮流深感“泊”、“独”而不耐,故有“荒兮未央”之叹。<p> &nbsp; &nbsp; &nbsp; &nbsp;唯与阿是价值观主使的行为,美与恶是审美观主使的行为,随众而趋、从众而畏则是出于对显学成见所提供的路况评估的信奉。文句的言下之义即:&quot;世俗通行的价值观、审美观,以及路况报告能有多少合理性的成分在?人们总是人唯亦唯,人阿亦阿,人美亦美,人恶亦恶,人趋亦趋,人畏亦畏,久远以来到处蔓延,什么时候都没完没了!&quot;显然,这样的反诘与感叹是紧承上文的贬学之说而说的。<p> &nbsp; &nbsp; &nbsp; &nbsp;(3)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quot;熙熙&quot;形容人们奔走于显学成见所照耀的&quot;阳光道&quot;之上的喜乐喧闹的情景。“太牢”即猪、牛、羊三牲,喻盛宴之美食。&quot;如享太牢&quot;喻指人们照搬照吞显学成见就像享用着盛宴的美食一样;&quot;如春登台&quot;则形容人们奔赴&quot;阳光道&quot;所指向的&quot;天堂世界&quot;就像春天里奔赴可沐浴春风、临眺美景的高台一样。尽可能地在价值观、审美观、以及路况知识中确立一条召引世人同赴的&quot;阳光道&quot;,并推定与之相连的&quot;天堂世界&quot;是社会显学成见的惯常表现。老子对这&quot;阳光道&quot;上的那种自得、自是、自醉的众生态的描写是非常形象生动的。<p> &nbsp; &nbsp; &nbsp; &nbsp;(4)有余:即&quot;装得满满的&quot;,喻指人们都有&quot;满腹真学问&quot;等富余的&quot;存粮配备&quot;。<p> &nbsp; &nbsp; &nbsp; &nbsp;(5)昭昭:形容一般人在接受显学成见的熏陶之后显得非常精明睿智,对什么都有明晰的认识、准确的判断、精明的计较。<p> &nbsp; &nbsp; &nbsp; &nbsp;(6)察察:勤紧利索的样子,形容人们因目标路线明确而行动果敢。<p> &nbsp; &nbsp; &nbsp; &nbsp;(7)闷闷:一种觉得什么地方都可去游游,什么路都不妨去走走〈与“不可不畏”者相反〉,因而显得无可无不可地在闲散游荡的精神情态,是随和散漫的特征神态。<p> &nbsp; &nbsp; &nbsp; &nbsp;(8)有以:以,即依赖、仗恃,有以即拥有一套足堪仗恃的突出本领。<p> &nbsp; &nbsp; &nbsp; &nbsp;(9)顽似鄙:喻指道者不轻易出离混沌无名。&quot;顽&quot;即&quot;不轻易&quot;,&quot;鄙&quot;即看似不堪成器之朴,喻“混沌”。<p> &nbsp; &nbsp; &nbsp; &nbsp;(10)贵食母:&quot;母&quot;即道,&quot;食母&quot;即食德而进道,&quot;贵食母&quot;即崇尚求得于道。&quot;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quot;是老子明确而坚决的表态,表明了鲜明的立场。<p>【译文】<br> &nbsp; &nbsp; &nbsp; &nbsp;抛弃显学成见等路况知识,可以无忧在途。<p> &nbsp; &nbsp; &nbsp; &nbsp;那些去应诺附从的与那些去呵斥抗拮的,能有多大差别?那些在欣赏喜慰的与那些在嫌恶厌弃的,又相差多少?他人所畏避的,难道就非畏避不可吗?这种盲从风气久远以来到处蔓延,什么时候都没完没了!<p> &nbsp; &nbsp; &nbsp; &nbsp;人们真是喧闹喜乐、风光满面,就像享用着盛宴的美食,就像春日里奔赴高台。唯独我淡淡漠漠的,找不出任何随潮同流的迹象,就像婴儿还不懂得言笑作态,娴静而慵懒,因不附从于任何潮流而显得无所归属。<p> &nbsp; &nbsp; &nbsp; &nbsp;人们似乎都有充足的装备,而我却显得什么也不足。我真是愚人的心肠呵,混混沌沌的。人们似乎精明而睿智,而我却显得糊里糊涂。人们勤紧而利索,而我却在无可无不可地闲散游荡。摇曳灵活呵,就像大海一样;飘忽散漫呵,无拘无束。人们似乎都有足堪仗恃的本领,而我却总是不轻易出离混沌无名,就像不堪成器的鄙朴一样。我将继续我的特立独行,我崇尚求得于道。<p>【评析】<br> &nbsp; &nbsp; &nbsp;在本章,老子生动地描写了那些呑食了显学成见而熙熙奔走于&quot;阳光道&quot;之上的世人与持守无为自然之道的道者之间的一些截然不同的行为表现,并表明了自己不附从显学成见而要崇尚大道的鲜明立场。<p>   一定时期的社会显学成见常常被作为“精神食粮”而普施于大众,成为一时的流行观念,权威化之后就成了对人群起导向作用的&quot;阳光道&quot;。这些显学成见以现成的知见充实人民,向人民指明路线目标,使人民有所仗恃。人民因竞相附从而熙熙攘攘,因吸收了充足的&quot;精神食粮&quot;而&quot;有余&quot;、&quot;有以&quot;,因路线目标明确而&quot;察察&quot;奔竞。整个社会就像是一个在阳光灿烂的大道上奔赴某一即临天堂的盛会。这种盛会令人欢欣鼓舞,但观之于历史,不管是空间上渺茫而时间上确定的天上人间,还是空间上确定而时间上渺茫的人间天堂,它们都给&quot;熙熙察察&quot;者带来了巨大的祸害。对于行走于广阔天地的道者来说,这样的&quot;食粮&quot;他可以吃,也可以不吃,但不得&quot;余食&quot;;这样的&quot;阳光道&quot;他可以走,也可以不走,但不得盲从。他必须超脱对任何出产于特定环境的&quot;食粮&quot;的依赖而自足在途。老子要提出一个履历一切事件丛林都值得恒常奉行的&quot;大道&quot;、&quot;常道&quot;,贬学是理论本身的必然趋归。在老子看来,人类必须永远以一种投身于未知而不确定的状态前行──&quot;知其白,守其黑&quot;(二十八章)。在这片未知而不确定的事件丛林中,任何认识都只能看成是短时有效,耽乐于一时的成功预测就得意而往是最大的错误。拥有某条路段的路况知识、某方面的有余、专业的仗恃可以使我们善于走这节路段,但并不见得就使我们善于走其他路段。所以&quot;学&quot;、&quot;有余&quot;、&quot;有以&quot;与&quot;大道&quot;无关。越是无成知可资借光、应备何&quot;以&quot;作何&quot;余&quot;尚无从确定的蛮荒地,就越是能显示大道的优越性。这是老子提出&quot;绝学无忧&quot;的原因所在。所以,道者看似昏昏闷闷,但却是一个准备行入未知领域的&quot;天下栻&quot;,他既不盲目附从,也不盲目畏避,是一个卓然独立的&quot;大丈夫&quot;。<p>   我们知道,善驾御者并不见得是好向导,好向导可能压根儿就不懂得驾御之道。某些行为原则的持守并不是出之于对具体环境的具体认识,某些学习也像学习数学一样,它并没有让我们增加关于世界的现实状况的具体知识,但它们都可以有效地提高我们的在世生存能力。可见,人类生存能力的提高并不都是以对世界的博学为前提的。在学维度之外,人类还有一个道维度在。不管我们是否有意识,我们都已经凭籍生命系统的某种生存范式而存活。人类,乃至整个生命界都已经在无“学”的情况下凭这些范式而存活了更为漫长的世纪,学的突显是人类与其他动物分道基础上的近期表现,它仍然是以道为寄主的。知识之成其为知识,并不是因为它永远是正确的,而是因为人类有了正确地对待自己的知识的行为方式。学与道的区分,与现在人们所熟知的知识与技艺,科学与科学范式的区分大致对应。作为一个普遍的行为规范论,老子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涉略了这一切,将有待我们作不断深入的探究。<p>
发表于 2003-9-14 10: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章<br>【原文】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儡儡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众人昭昭我独昏昏众人察察我独闷闷惚兮其若海恍兮若无所止众人皆有以而我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br>【直译】恭敬与奉承相差多少,美好与丑恶相差又有多少,善恶美丑、是非黑白是很难分得清的,人们所畏惧的不可不怕啊。茫茫然啊,混沌的难以区分。众人都忙着大吃大逛,如享受大餐,春天登高游览。我却淡然处之,无动于衷,混沌沌的好像婴儿还未长成的孩子,不能同大伙一同游玩;孤单单的我并不去归他们的队伍,众人都以为获得了很多的东西,我却一样也不要,我岂不是愚人吗?众人对于享乐都非常看得清楚,追求唯恐不及,而我却闭着眼睛,看也不看。众人对于利之所在,都非常精明,而我却一声不响。我这样飘飘然好像大海无边。众人都以为获得了一切,我却顽固地看不起他们。我与他们不同的是,我注重在求道。<br>注:老子所处的社会和现在差不多,诚信的人,有道德的人往往在现实中混不开,古来圣贤皆寂寞,由此而知之。纵观道德经我们不难看出其对社会的清醒认识,从古至今,大多时间里往往是小人得志。正因为其顽似鄙,才能冷静的思考,正因为其闷闷,我们才会看到现在的道德五千言,有人称老子开阴谋之先河,可见理论家并不一定都能实践自己的理论,老子一生从未以智谋授人,正是所谓的绝圣弃智也。而其后的许多帝王将相,如刘邦、萧何才是道德经的实践者。<br>
发表于 2003-10-22 06: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到了请教的时间!!!<br>由于对古文懂的不多,这篇文章中有许多字,不明白其在老子那个时代的意思,请大家多多指教,多多发表自己对它们的理解:<p>唯、阿、若、荒、其未央、熙熙、太牢、泊、未兆、沌沌、未孩、累累、昭昭、昏昏、察察、闷闷、顽、鄙、贵、食.......<p>有力的出力,有劲的多打点字出来呀,哈哈哈`~~~~
发表于 2003-10-22 12: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黃寬德在 2003/10/22 12:14pm 第 2 次编辑]<br><br>
下面引用由rob2003/10/22 06:50am 发表的内容:<br>又到了请教的时间!!!<br>由于对古文懂的不多,这篇文章中有许多字,不明白其在老子那个时代的意思,请大家多多指教,多多发表自己对它们的理解:<br>唯、阿、若、荒、其未央、熙熙、太牢、泊、未兆、沌沌、未孩、累 ...<br>
<br>*對我來說,全部都是(玄)的延伸字,哈哈~~<br>>(唯阿)都是應聲,唯上恭敬,阿下輕侮;<br>>(荒兮)是廣大;<br>>(未央)是無盡;<br>>(熙熙)是和樂;<br>>(太牢)是牛羊豕;<br>>(泊兮)是淡泊;<br>>(未兆)是純樸;<br>>(未孩)孩同咳,是不懂笑;<br>>(儽儽)是懶散;<br>>(沌沌)是渾沌到無知;<br>>(昭察)是清明;<br>>(昏悶)是昏暗;<br>>(澹兮)是恬靜;<br>>(飂兮)是風揚;<br>>(頑 )是愚蠢;<br>>(食母)就是道,哈哈~~<p><br>
发表于 2003-10-22 13: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rob在 2003/10/22 01:36pm 第 1 次编辑]<br><br>先生这个“玄”字用得好!<br>正是有了这个“玄”,<br>才能够有胸襟容得下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哈哈哈`~~~<p>先生的指教的大都我能接受。<br>但仍有几个字还是不得其解,<br>请再再多多指教,嘻嘻~~~~~:<p>“央”、“兆”若单独理解的话,请问应做何解??<br>还有那个“皆有以”,可以理解成2楼的好个意思吗?“(8)有以:拥有一套足堪仗恃的突出本领。”<br>那个“哉”、“兮”字在古书中代表的是一种什么语气词呢??<p>还有:<br>>(澹兮)是恬靜;<br>>(飂兮)是風揚;<br>这两句是繁体吗?原文中没找到这两个词哟,嘻嘻`~~~
发表于 2003-10-22 15: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黃寬德在 2003/10/22 03:37pm 第 3 次编辑]<br><br>
下面引用由rob2003/10/22 01:24pm 发表的内容:<br>先生这个“玄”字用得好!<br>正是有了这个“玄”,<br>才能够有胸襟容得下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哈哈哈`~~~<br>先生的指教的大都我能接受。<br>...<br>
<br>*我是照書直抄及隨心對齊;<br>>(央)中央!?(未央)應是(無盡的意思);老子自歎與世俗相去太遠;<br>>(兆)朕兆,跡象的意思;(未兆)是說心胸純樸,無情無欲;<br>>(以)是能的意思;(有以)就是有能力;<br>>(澹)(飂)可能是版本不一樣.(澹兮其若海,飂兮若無止)<br>*至於(哉)(兮),他哉我就兮;明也好,不明也好,就是這麼一會事,哈哈~~
发表于 2003-10-22 18: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还有`~~~~:<br>&quot;几何&quot;与&quot;若何&quot;有何不同呢?<p>不管是先生自己的理解,还是书上的理解,<br>总比好过没有一个参考来的好,哈哈哈:_)<p>我之所以提出“哉”与“兮”的问题,因为我觉得<br>“荒兮,其未央哉!<br>  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br>  我獨泊兮,其未兆;<br>  沌沌兮,如嬰儿之未孩;<br>  累累兮,若無所歸。<br>  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br>这一段中,好象有前呼后应的关系!<p>而且这一段的文序似乎与平常的不同,如:<br>“荒兮”好象是与“泊兮”对应的,<br>可是两个“哉”是否有对应关系,我还没想出理由来哟,呵呵`~~~<p>这一章“玄”字太多`~~~~~~<br>
发表于 2003-10-22 19: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rob2003/10/22 06:09pm 发表的内容:<br>还有还有`~~~~:<br>&quot;几何&quot;与&quot;若何&quot;有何不同呢?<br>不管是先生自己的理解,还是书上的理解,<br>总比好过没有一个参考来的好,哈哈哈:_)<br>...<br>
<br>*與崩友去買醉只有我一個喝可樂;<br>>以下就是老子20章的主要內容;<br>*眾人皆醉,唯己獨醒;真痛苦呀!
发表于 2003-10-23 13: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章的中心思想我也是知道的,<br>先生又想让我对老学的认识“拔苗助长”啦~~~~~<br>我觉得按照,先理解文章的字义,再理解老子想表达的思想,<br>这种一步进一步学习的方法比较好哟,嘻嘻`~~~~~~<br>所以先生要耐心给我解释那些难懂的古文字罗,哈哈哈`~~~~~<p>经过这几天的咬文嚼字,对这章理解如下:<p>真心的应承比之三心二意的阿谀奉承,(虽然它们表面上听起来差不多),但差别有多大?是不是就象美之于恶的差别那么大呢??<br>(既然它们的差别有美之于恶的差别那么大,为什么还有这样的事存在呢?)<br>(因为)人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畏惧的那些事情,也是我们人人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p>(众人)都喜欢这么做,并且乐此不疲,花样无穷!(而且这样反而)大家都能其乐融融,(听者)就象在享受一顿丰富美味的佳肴,(为者)就象春天万物绽放,百花争艳。<p>可是,我却独独做不来(这样),觉得众人在这方面的才能绰绰有余,唯独自己却好象遗失了这方面才能的样子。我这个愚钝人的心呀,(简单)得就象还没有思维的婴儿一样,懂懂慒慒,游游荡荡,总象没有找到自己的归宿一样。<p>就拿观察买卖东西的来说吧,卖货人把他的货说得天花乱坠,买东西的人听得如痴如醉,唯独我却对这个货物的好坏听得头晕目眩;卖货人趁机看高价格,买货人仍然不觉得贵,唯独我却觉得郁闷!(哈哈哈,这个词可是我经常用的,这里暂借上`~~~)<br>这种才能对我来说,恍恍惚惚的,觉得它象大海那样宽得无止境,深的无止境!<p>众人好象天生都有这种本事,发挥自如,唯独我却看似在这方面显得如此愚钝,难成大器。但我也有别人没有的东东,那就是我注重思考后看到的事物的本质。<p><br>
发表于 2003-10-23 13: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心虚的快成老子了!念念七十三章<p> 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知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br>天之道, 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坦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br>漏。<br>
发表于 2003-10-23 22: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rob在 2003/12/30 07:06pm 第 1 次编辑]<br><br>
发表于 2003-10-24 01: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老子,能成为老子的想法不错!老子是没有敌意的,请放心!
发表于 2003-10-24 04: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rob2003/10/23 10:07pm 发表的内容:<br>好吧,那我下一次便学七十三章好了,正好不知该学哪一章好呢,哈哈哈~~~~~~<br>学老子,并没有说学了之后便要成为老子,不然天下就不会只有一个老子罗,哈哈哈`~~<br>
<br>*雖然不一定成為老子,但總有一天會去見老子,哈哈~到時見.
发表于 2003-10-24 05: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见面后!!!接着练 !! 地躺拳!
发表于 2003-10-24 07: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rob在 2003/12/30 07:07pm 第 1 次编辑]<br><br>
发表于 2003-10-24 23: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鏘鏘四人行,比昨天的(三人)好多了;<br>>十六歲的小女孩,口齒伶俐,把竇文濤樂壞了,哈哈~
发表于 2003-10-24 23: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rob在 2003/12/30 07:09pm 第 1 次编辑]<br><br>
发表于 2003-10-25 05: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X+Y=爱 &nbsp; 阿妹、阿妹几时办嫁妆?<br>我是个穷光旦,人有长的不怎么样,只要你配我作伴,<br>报你白白有胖!阿妹不要再旁黄,少女的青春短,<br>今天、今天不要再倔强,快做我的新娘。
发表于 2003-10-25 07: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rob在 2003/12/30 07:08pm 第 1 次编辑]<br><b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