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老子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93|回复: 2

钟钰:鹿邑船闸金墓《丁氏阡表碑》与涡河改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7 08: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鹿邑船闸金墓《丁氏阡表碑》略考
0 t) r8 d" Q( O

2 _$ R3 K% A" S* Q  今鹿邑县是由元鹿邑与元卫真两县合并而成,今县城就是古卫真县城,鹿邑太清宫就是《史记》记载的老子出生地。这在史学界早有定论。然而,近年来,出于某种需要,一些人对今鹿邑太清宫的碑刻和县城之北的涡河改道提出质疑,进而对老子故里鹿邑提出质疑。1987年3月,河南省水利厅在鹿邑城北涡河南岸建设鹿邑船闸时,于地下2米多的淤土层下,发掘出一座金代丁氏家族墓,出土有《丁氏阡表碑》等碑,内有曲仁里等相关记载。本文拟结合相关传世文献,对该碑文的内容略作考述,希望能对曲仁里的定位及涡河改道的研究略有裨益。不当之处,请方家不吝赐教。, O! n8 L1 {% M, w8 R

5 e6 a9 a& `- N, g* ?一、《丁氏阡表碑》概貌4 V, U* G3 a7 F. P2 ]$ }" |
3 g6 D: I5 z9 G; ^4 s: ~9 ^
   按1994年第2期《华夏考古》发表的《
河南鹿邑涡河船闸金墓发掘简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撰)记载,该墓地位于涡河南岸,坐北朝南。《丁氏阡表碑》系丁氏家族墓的神道碑。发掘时,该碑已经断为两截,断茬处有些字迹不清。碑的上半部因风蚀,有些字迹漫患不清,下半部较清晰。碑身呈长方形,长184、宽75厘米,碑额为半圆形,上刻有四个篆字“丁氏阡表”。碑文为正楷,共20行,每行55字 。
/ m$ V3 ~4 n! W$ d5 u1 e

+ v3 m5 c: j% }7 [" @8 d' G
5 E9 E! X8 K& i" h/ R; b( c9 j1 w2 h1 ]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w1 ~  \% d2 I8 a$ p; M0 j4 u6 U
( u& x  {, }, C( e" f6 X
该碑全文如下
, U5 t6 O5 {3 c$ e: j
- g1 ?0 M9 P( i7 D# W; l/ L" e丁氏阡表
" n3 u, v# r5 H7 ^0 F+ J$ V$ D# c6 N2 v# E( B1 ]2 S$ s' i$ |
里人乡真□□学正张志远撰4 D( W) S. M) q& _# `
承奉班祗候卫真县酒同监丁伦书丹并篆额
) r" r% ?2 x% F( m& ?4 G+ ~' x3 z4 [2 X, ~
  丁氏之先源出姜姓,本齐太子□□□玄,因以命族厥后沠分,遂有济阳、济阴二望焉。然居济阳者世为显族,故封爵郡望皆系焉。真源厉乡实老氏之故居,涡、濑经焉。故其土沃而俗厚。济阳丁氏自数世而上有田於此,然世为富民,不求仕进,故晦迹不耀。惟宣威公自幼壮勇而复为学,文武才干为众所推。当天会庚戍岁,□□□以赀高选为效用,屯戌於颍公肆大将郝远麾下,以战功第一补进义副尉。皇统二年换授进校尉。尔后入仕,凡历八任皆有名迹。始酒□,数任皆办课为功酬。次许之临颍,次陈之商水,皆主簿兼尉,得其民誉。晚授陈之司狱,方具在陈也。公日谂之曰:吾高祖曾大父而下尚皆无葬,岂孝子之心唉?因书抵乡里,与叔父益暨侄朗等议茔葬事。其叔侄亦皆欣从。给假遄归,以大定二十年岁次庚子八月初五日乙酉,於所居之南濑阳乡曲仁里祖茔内旧有穴处,补葬高祖用寔、次高祖彦济,又於祖茔之西北隅别立新茔,改葬曾大父士昉、曾祖妣王氏、大父永安、祖妣时氏鲁氏、先府君兹、先大君李氏、先兄辑、嫂贺氏。公时积官至武义,其后二岁以年逮七十乃告休,致朝迁,允其请。遂超授宣武将军,仍给悬□之禄,又进赠父为忠显校尉、母为济阳县大君。遂於大定乙巳岁八月二十三日按五品仪式,琢石为侍从吏者二,为羊为虎者各二。公岁时仪冠飞盖,聚族上冢,乡里以为荣。其后累遇□□□覃庆超授。4 E! b1 V/ K  m( @2 s

+ P5 a& G: C& w' A0 T& Z" J3 e  c, g  今之宣威公之大父有子二人,长曰兹,即先府君是也,娶李氏,即济阳县大君是也,次曰益,娶唐氏。孙男四人,长曰辑,娶贺氏;次曰仝,即宣威公是也,娶王氏,封济阳县君;次曰俞,次曰企。曾孙一十四人,玄孙一十二人。自朗、伦而下皆有祖风。或执诗书、或事生产,诜诜如也。仆在厉乡,薄有祖产。往往与宣威公田园相接。故知公为最。及岁时,常至乡里,闻父老谈公之大父昔居邑中,以典质为业。宣和之季每遇凶歉,则发庾以赈之。所济活者以百计。时先府君酤僧念堆酒,其邻近数村多贷讫粮斛。后遇连遭水旱,不够归还不取本利而悉恕之。赖此而免填能壑者甚众。呜呼!父子积德如此。岂不宜有其后唉。公之为人则天资至孝、性赋质朴,然幼失怙恃而养於大公,稍长则为文而又重义,轻财矜、恤鳄寡。故战阵则勇、从政则公、临财则廉、遇事则明。既登仕板,则忧公如家,不畏强御,又深谙吏道,故所在政迹皆可称述。绵历仕途重五十载,而家无赀。故其友人因公之名而字之次川,盖取类玉川之人,则贞廉之操从可知矣!及乎身享爵禄,荣及其亲而庆延於后将见子孙禄仕,绳绳不绝也。壬子之秋,仆谒公於乡里,因告示追贲先府君。
" u3 y* V  G: ?
' z( y4 W/ f& F9 c) \  诰且曰:“予茔葬已毕,欲求君文以纪岁月”。义不获辞。遂为之说曰:“夫扬名显亲孝之大者、积善余庆德之大者,周立五等之制,以报有功后世因循用之。公以忠孝勤劳之节,预列五等,可谓能扬名显亲矣。公之大父而下,或出家赀,或发廪粟以活人命。可谓能积善余庆矣。以此刊之,□琰垂示将来,又何愧焉”!因述已所见,采乡里父老之说,以表其阡。且又为之铭曰:
+ E0 l* m( ]: |" P
: \6 V0 y3 X8 g7 Y0 f3 e/ F# v长涡之曲 清濑之阳 殷朝旧郊 老氏故乡 遗风独有 其俗醇厚 土沃泉甘 地灵人秀 济阳丁氏 有田於斯 既富产业 又丰家赀宣和之季 适值凶岁 发廪活民 动以百计 积善何类 于公高门 果有余庆 乃锤令孙 其孙为谁 宣威公是 幼立战功 早登膴仕 才备文武 力竭忠勤 爵预五等 荣及双亲 既致政事 迁旧田里 旧茔既葬 新阡又理 石琢人兽 按五品仪 冠盖上冢乡人荣之 勒文丰碑 用告于后 碑石可烂 荣名不朽
9 L5 ]9 A# u- |0 A" n8 }5 e  F9 _8 K5 M3 `
泰和三年岁次癸亥二月十五日,宣武将军前陈州司狱上骑都尉济阳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致仕丁仝立石
  X$ ]4 @" k* K! Y. C0 ^
; n) ?3 g- w) p5 F) J  U进义副尉丁郎、丁益等同立石
, o# @: c' M! }0 o+ N; v+ o
: G7 U% N8 B: x' N5 _真源夏斌刊- E6 A* ]( Q4 ~$ ]: c* V

0 ?- }( A9 U: y  H二、《丁氏阡表碑》内容大意$ d0 v) _. E  X- X
9 c/ N% s0 J" `
  阡表就是墓表,犹墓碑。因其竖于墓前或墓道内,表彰死者,故称。《丁氏阡表碑》碑文仅缺不足20字,内容相对完整。大意是:丁氏的先祖为姜姓,有济阳、济阴两个望郡,其中济阳为显贵。真源县厉乡是老子故里,有涡水、濑水穿境而过,因此,其土地肥沃、民风淳厚。济阳丁氏自数世而上在厉乡就有田产,但世代为富民,不走仕途,所以,丁氏家族人的才干并不外露。只有今宣威公丁仝自幼壮勇而又聪明好学,文武双全。金太宗天会庚戍岁(天会八年,公元1130年),从军于颍公肆大将郝远的帐下,以战功第一补进义副尉。皇统二年(1142)又晋升校尉。此后步入仕途,经历八任皆政绩可观。刚开始任酒监,干了数届,每个任期都出色地完成了酒类税收征管工作。后来又先后调到许州临颍县、陈州商水县,皆任主簿兼县尉(相当于**局长),晚年晋升陈州司狱,此后长期在陈州工作。宣威公经常念叨道:“我的高祖(曾祖父的父亲)、曾大父(曾祖父)以下各位祖先尚且都没有添葬,都没有为其修坟,难道是孝子之心吗?”于是,修书一封,寄到老家,与叔父丁益及侄子丁朗等族人商议修坟祭祖之事。其叔侄都欣然同意。于是,迅速请假回家,于大定二十年(1180年)八月初五日,在其居住地的南边,也就是濑阳乡曲仁里祖坟地里原埋葬高祖墓穴之处,补葬高祖用寔、次高祖彦济,又于祖茔的西北角,别立新坟,改葬曾祖父士昉、曾祖母王氏、祖父永安、祖母时氏和鲁氏、父亲先府君丁兹、母亲李氏、先兄丁辑、嫂子贺氏。两年后,因年届70岁而告修,被朝廷授予“宣武将军” ,其父亲也被朝廷授为“忠显校尉”,母亲被授为“济阳县大君”。于是,在大定二十五年(1185)八月二十三日,按五品仪式,在神道两旁分别用石头雕琢文官侍从吏和武官侍从吏,并雕琢石羊、石虎各一对。宣武公每年春节时都戴着皇帝赏赐的官帽,坐着高大的马车,带领丁氏族人一起到祖坟地祭祖,整个乡里都引以为荣。5 k: w- {, g) O* x/ r: X
/ Z( y% e# \' S2 @
  碑文作者张志远在厉乡也有田产,并且与宣武公的田地搭界,对宣武公最为了解。因此,接下来,碑文就介绍宣武公的家族组成人员及其爷爷、父亲两代人乐善好施、积善行德的故事,夸赞宣武公“天资至孝、性赋质朴”,但幼年即失去双亲,由其哥哥养大成人。长大后“为文而又重义”,廉洁奉公。虽然从政50多载,但家中依然没有资产(这也许就是出土的墓中随葬品较少的原因吧)。限于篇幅,本文不再详细解释。- l" U% ^1 e2 E  o$ y( z) Z& J- o
# d- @* b  ]: B) ^8 z) _+ T
三、碑文辨析
  u" {3 n9 w  h( v0 Q
. m- F! y) Y( u) a! g  q% h  《丁氏阡表碑》由志和铭两部分组成,上半部分“志”撰于“壬子之秋”,也就是金明昌四年(1193),比鹿邑太清宫太极殿前的金《续修太清宫记碑》稍晚2年。碑的刻立时间为泰和三年(1203),比《续修太清宫记碑》晚12年。《丁氏阡表碑》碑文告诉我们:
, Z- T" @& p4 c: Y+ F- s& f& i( h, l% ]2 V5 U1 I
  1.今鹿邑县就是老子故里。该碑云:“真源厉乡实老氏之故居,涡、濑经焉。故其土沃而俗厚。济阳丁氏自数氏而上有田于此……”, “此”是指这里,就是指退休后宣武公居住、生活的地方。碑文最后又铭曰:“长涡之曲,清濑之阳;殷朝旧郊,老氏故乡。遗风独有,其俗醇厚;土沃泉甘,地灵人秀。济阳丁氏,有田于斯。”其中的“老氏”,在《华夏考古》杂志上印成了“志氏”。今据原碑文正之。文中的 “故乡”与“故居”含义一样,无非是错落为文; “斯”与“此”一样,都是指宣武公所在的濑阳乡曲仁里。碑文反复提到老氏故乡说明今鹿邑县在当时的确就是老子故里
% o6 X; ?3 \+ _2 A$ I+ G/ H% Q9 t. g( e3 r
  2. 金代老子故里已经没有“谷水”。该碑文云“真源厉乡实老氏之故居,涡、濑经焉”,后面又提到“濑阳乡曲仁里”、“长涡之曲,清濑之阳”。濑乡城应位于濑水之阳,所以才有“濑阳乡”之称。这些都证明当时卫真县境确实已经没有“谷水”,只有濑水。 “谷水”当时可能已经湮绝或易名为濑水。按《大清一统志》引《太平寰宇记》的记载,谷水分流入灵溪就形成了濑水。但金元时期的其他史料也未提到谷水,因此,老子故里的谷水可能在当时已经湮绝了,所以,碑文才没有提到。
) i- u( E. e, w$ l* |. X& j% U3 o; I+ c8 I6 H
  3.今鹿邑县城之北涡河船闸一带在金朝时隶属濑阳乡曲仁里。碑文云:“以大定二十年岁次庚子八月初五日乙酉,于所居之南濑阳乡曲仁里祖茔内旧有穴处,补葬高祖……”。这段话证明丁氏家族墓所在的涡河船闸一带在金朝时隶属濑阳乡曲仁里,为我们确认老子故里“曲仁里”的地望提供了依据。史书记载,太清宫也位于曲仁里,而碑刻证实今鹿邑县城东北船闸一带也隶属于曲仁里。这个曲仁里东西全长已达10华里之多,比我们现在的一个行政村要大得多。这种情况是否可信呢?北宋《元丰九域志》、《金史》均记载卫真县有六乡,而唐代是18乡,北宋初期是8乡。金人统治中原的时期,鹿邑、谯县等其他县的个数也均比唐代和宋初要少许多。这说明金代“乡”的行政区划的面积比唐代和宋初要大得多,“里”的面积也相应要比以前大。曲仁里能够管辖到今鹿邑县城东北是可信的。解放前,今鹿邑县城明道宫前牌坊上面有一个古老的对联,上联是“地古永传曲仁里”,下联是“天高近接太清宫”,横批是“众妙之门”。对这幅对联的上联“地古永传曲仁里”,许多学者也不太理解,认为县城距太清宫有十里之遥,曲仁里怎能管辖到县城边缘呢?这幅对联应放在太清宫才对。对照《丁氏阡表》中的曲仁里,才知道这个对联刻立的时间应是很久远的,内容上是有道理的。古曲仁里面积最大时的确能够管辖到今鹿邑县城边缘一带。《水经注》证实太清宫之东就是涡水,但这段涡水的东边已不可能再有曲仁里的地盘了。如果曲仁里再管辖到今亳州市谯城区“两河口”的话,那么,这个曲仁里东西全长至少也达20多华里,这才是不可思议的。
- s# k1 }# g7 `; r; u7 ?) J/ o4 ^' G2 g
  4.今鹿邑县城就是金卫真县城。曲仁里在苦城(卫真)以东,卫真城在曲仁里以西,以地理方位和距亳州城的距离考之,今鹿邑县城必是金卫真县城。《丁氏阡表碑》的开头和结尾也有“班袛侯卫真县酒同监丁伦书丹并篆额……真源夏斌刊”等语言。“丁伦”是墓主人的后代,当时在卫真县上任职。“真源夏斌”与同时期金《续修太清宫记碑》(金明昌二年即公元1191年立)中的“石匠夏斌”应系同一个人,都是当地的石刻工匠。《丁氏阡表碑》、《续修太清宫记碑》两个碑在刻立时间上相近,地点也相近,还用同一个石匠雕刻,说明这两个碑都是真实可信的。$ ?: Z" A6 Q+ c
$ M# u# F7 A2 ~6 h
  5. 今鹿邑船闸北侧在金代并没有涡河河道。虽然今鹿邑船闸之北就是宽阔的涡河河道,但在金代,则肯定没有这个河道。该墓紧邻涡河,位于涡河南岸,中轴线稍偏西南,坐北朝南,背对涡河。《丁氏阡表》云:“以大定二十年岁次庚子八月初五日乙酉,于所居之南濑阳乡曲仁里祖茔内旧有穴处,补葬高祖……”,这说明墓主人丁氏当时并不在卫真县城(今鹿邑县城)居住,而是居住在船闸以北;今鹿邑涡河船闸之北在金代时乃是丁氏家族的田产。“济阳丁氏自数世而上有田於此”,该墓地所葬的辈分最高者是宣武公的高祖,这说明宣武公高祖的父亲可能就在鹿邑船闸一带买田置地了,宣武公的高祖从小就生长于鹿邑船闸一带,故其高祖和次高祖弟兄二人死后才未回济阳老家安葬。该碑又云“公岁时仪冠飞盖,聚族上冢,乡里以为荣……石琢人兽,按五品仪;冠盖上冢,乡人荣之”。“冠盖”是指古代官吏的帽子和车盖;“飞盖”一是指驱车,二是高高的车篷,借指车。宣武公退休时已届70岁,年事已高,不能骑马,每年只能坐着车与族人一起到祖茔里祭祖,这说明宣武公居住地和祖茔地之间当时并没有涡河相隔——如果当时有涡河的话,宣武公只能坐船去祭祖了。正因为当时那里没有涡河,所以,50年后,张柔移镇亳州之时,人们才能于“城北四里开东西直河”,才能“修治疏河流出北门”(见元统三年即1335年刻立的《重修奉元明道宫记》碑)。今鹿邑船闸河道以北就是涡北镇,该镇丁亮、丁油坊等村子与船闸较近,这些丁姓人家可能就是被涡河改道冲散的宣威公家族的后人。8 m3 |) ]+ [  j& e

2 h! t. V% ~* M  6.今鹿邑县自古就有酿酒的传统。从碑文可以看出,宣武公刚步入仕途就任“酒□”,虽然“酒”后面的字看不见了,但联系下文的“办课(犹纳税)”来推测,这个字就是“监”字。宣武公刚入仕途担任卫真县的酒监,就是金代设立的管理酒税的官,负责收酒户各种课税,并替官府经营酒业,与全真教祖王重阳40多岁所从事的职业一样。宣武公的后人丁伦所担任的卫真县“酒同监”,应是“酒监”的副职。南宋谢守灏《混元圣纪》卷之九有“(太清宫)监宫兼谷阳镇监酒税李翔”的记载,说明北宋时期太清宫设有“监酒税”。而1997年鹿邑太清宫发掘商周长子口大墓时,在水下4米又出土有四器清醇的酒液,且打开之后,芬芳之气依然宜人。这些均与鹿邑悠久的酿酒历史相吻合,也说明鹿邑地方酒文化源远流长。
+ B. p5 x; W3 d$ Q! n! c) B5 n$ o# D+ S$ C) p+ Q: X
  7. 神道碑至少经两次大的洪灾才被完全淹没。神道碑刻立时间为泰和三年(1203),碑的上半部因风蚀,有些字迹漫患不清,下半部较清晰。说明泰和三年后,今鹿邑附近经历了多次洪灾。该碑并非一次被完全埋没的,至少经历两次大的洪灾才被完全淹没于地下。第一次洪水只淹没了碑刻的一半,因此,下半部分得到保护,字迹较清晰。在经历了相当长的一个时间后,碑文上半部分才被完全淹没,因此,这一部分被风雨剥蚀而漫患不清。
2 C6 G0 h# t0 }
, Y' W7 K9 I% y1 b( N' K) h+ M" v& b四、结语
$ S3 Q, A8 f. H* \* T- I$ \
2 ^3 Q- a6 k2 S6 j3 }5 o  由于古文没有标点,阅读起来困难,加之鹿邑境内可以证明老子故里的碑刻太多,因此,该碑作为老子故里及涡河改道的证据,以前并未引起学者的注意。现该碑露天躺卧于鹿邑县博物馆,保存条件并不理想。且经几次迁移,碑身再次被损,目前已经断作三截。建议鹿邑县政府加大对该碑的保护力度,选择适当的时机,在涡河船闸公园原发掘地一带为其建立碑亭,重新将其刻立于船闸一带,让游客感受涡河改道的沧桑巨变,领略老子故里厚重的文化历史。
4 Z& e$ L6 m, r8 r* E5 [; p" C! C

7 m0 C) ]) b) O: h. y
 楼主| 发表于 2012-9-5 17: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真源鹿邑 于 2012-9-5 17:51 编辑 $ a; L, w; D, H. [
+ m; S) q5 b8 F8 x7 m) k
老子故里 河南鹿邑
发表于 2018-7-15 08: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鹿邑船闸金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