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老子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47|回复: 14

李远国 :论陈抟的先天易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23 09: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论陈抟的先天易学

文/李远国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教授

在中国易学史上,陈抟是一位继往开来、具有相当影响的重要人物。他上承秦汉以来《周易》象数学之绝脉,开辟了易学史上辉煌的一页,那就是对宋元学术思想有着很大影响的先天易学。其创立的先天易学,开创了宋元以来易学研究的规模与传统。他以易证道,融合易学、道学为一体的内丹之学,为道教内丹派的形成奠定了理论基础。从宋代理学的形成和发展来看,陈抟对于理学的奠基人邵雍、周敦颐有重要的影响,于理学具有不可忽视的开源之功。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义理与象数
先天易学,肇始于秦汉,兴盛于宋元,其流风所被,分衍为象学派、数学派、图书派,促生出道教内丹学、宋代理学,而这一切均与陈抟紧密相连。王称《东都事略·儒学传》载:“陈抟读《易》,以数学授穆修,以象学授仲放,放授许坚,坚授范谔昌。”朱震《汉上易传表解》云:“国家龙兴,异人间出,濮上陈抟以《先天图》传种放,放传穆修,修传李之才,之才传邵雍;放以《河图》、《洛书》传李漑,漑传许坚,坚传范谔昌,谔昌传刘牧;修以《太极图》传周敦颐,敦颐传程颐、程颢。是时张载讲学于二程、邵雍之间,故雍著《皇极经世》之书,牧陈天地五十有五之数,敦颐作《通书》,程颐述《易传》,载造《太和》、《三两》等篇。或明其象,或论其数,或传其辞,或兼而明之,更唱迭和,相为表里。”《佛祖统纪》卷四十三说:“处士陈抟,受《易》于麻衣道者,得所述《正易心法》四十二章,理极天人,历诋先儒之失。抟始为之注。及受《河图》、《洛书》之诀,发易道之秘,汉晋诸儒如郑康成、京房、王弼、韩康伯皆所未知也。”元钱义方《周易图说·原序》亦曰:“六经之道,如日行天万古,一日秦火之变,易独以卜筮得全。传之者虽众,知之者盖寡。自汉孟喜本《易纬稽览图》推易,离、坎、震、兑各主一方,余六十卦,每卦主六日七分,此易有图之始也。寥寥千载,易学絶响,宋之陈抟,心领神悟,始本吾圣人《易》有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因而重之,及天地定位等说,为横、小四图,传之穆、李以及邵子。而又本帝出乎震之说,为后天圆图,因大横图之卦,为否、泰反类方图,于是易之有图,始大明于天下。”此外,明黄宗炎《太极图辩》说:“陈又得《先天图》于麻衣道者,皆以授种放。”
考察以上所言这几种著作,它们的学术思想、语言文句都是互相贯通、风格相同的。在这些著作中,陈抟运用佛教“唯心是法”的观念,打破了儒家传统易学,融“老、佛、医、卜诸说”为一体,而开“先天易学”。南宋理学家张拭评价《正易心法》:“呜呼!此真麻衣道者之书也。其说独本于羲皇之画,推乾坤之自然,考卦脉之流动,论反对变复之际,深矣,其自得者欤。希夷隐君实传其学。二公高视尘外,皆有长往不来之愿,仰列御寇、庄周之徒欤。……希夷述其说曰:学者当于羲皇心地上驰骋,无干周、孔脚迹下盘旋。”正是这种不迷信权威,敢于自创新说的革新精神,开拓了宋代易学研究的新思潮,使宋代易学研究的水平,无论是在理义上还是在象数方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一部《周易》,自成书之后,因后人的理解不同而分为两派。义理派着重通过对文辞的解释,来探究《周易》其中的哲学、论理、社会思想,象数派则偏重于易象、易数的研究,并将其与黄老之学、炼养方术及天文地理等相结合。前者依托于文王、孔子,即儒生们推崇的“圣人之易”;后者依托于伏羲,即世人所言的“老氏之易”、“先天易学”。两种传统,不同风范,义理派与象数派的兴衰交替,便构成了一部易学发展史。
从表面上看,义理与象数似乎势同水火,互不相容,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探究《周易》要以义理为主,但却离不开象数。因为《易》生于筮,筮源于数,“名物为象数所依,象数为义理而设”。象和数本为《周易》中的原有成份。《周易》是义理和象数的统一,舍象数无以言《周易》,只讲义理不讲象数,或讲象数而忽视义理,都是对《周易》的割裂。因此,义理、象数两派虽各有倚重,但其相互影响、彼此交融之处却处处可见。
在探究汉唐易学的基础上,陈抟虽直承象数绝学,但却主张义理、象数兼融。他说:“《易》学意、言、象、数四者,不可阙一。其理具见于圣人之经,不烦文字解说,止有一图,谓先天方圆图也,以寓阴阳消长之说,与卦之生变图,亦非创意所作,孔子《系辞》述之明矣。”在陈抟看来,义理、象数本是易学中和谐的统一体,何有分离?就象而言,是乾与坤;就数而言,是奇与偶;就理而言,是阴与阳。这三位一体的观念,是整个易学体系的理论基础。正如其后学邵雍所言:“意、言、象、数者,易之用也。”“意也者,尽物之性也;言也者,尽物之情也;象也者,尽物之形也;数也者,尽物之体性也。”
所谓“象”,《系辞上》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陈抟说:“《易》之取象,世所知者数卦而已,如颐、如鼎、如噬嗑之类是。殊不知《易》者,象也,依物象以为训,故六十四卦皆有取象。如屯象草木,蒙象童稚,需象燕宾,讼象饮食,师象军阵,比象翼戴,家人象家正,睽象覆家,余卦尽然。”
所谓“数”,《系辞上》曰:“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地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 陈抟说:“生数谓一、二、三、四、五,阴阳之位也,天道也。成数谓六、七、八、九、十,刚柔之德也,地道也。以刚柔成数,而运于阴阳生数之上,然后天地交感,吉凶叶应,而天下之事,无能逃于其间矣。”
所谓“理”,《说卦》曰:“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挥于刚柔而生爻,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 陈抟说:“易之为书,本于阴阳,万物负阴而抱阳,何适而非阴阳也,是以在人惟其所入耳,文王、周公以庶类入,宣父以八物入,斯其上也。其后或以律度入,或以历数入,或以仙道入,以此知易道无往而不可也。苟惟束于辞训,则是犯法也,良由未得悟耳!果得悟焉,则辞外见意,纵横妙用,唯吾所欲,是为活法。故曰学易者当于羲皇心地中驰骋,无于周、孔言语下拘挛。”也就是说,无论象数的表象多么复杂,但归根结底都是演示阴阳变化之道、尽性至命之理。
在陈抟看来,象、数、理三者之中起决定作用的是理,象和数只不过是表示理即阴阳消长、性命穷尽的模式而己。不过,要想了解易理的内奥,却离不开对易象、易数的剖析。正如《正易心法》所说:“六十四卦,无限妙义,尽在画中,合为自然。”“消息卦画,无止于辞。辞外见意,方审《易》道。”可见,重视易理的探索,是陈抟及先天易学的一大特色。正是在象数、义理并重的思想上,陈抟运用各种图式来阐发义理、象数,这当是陈抟的一大创举。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龙图三变

《龙图》亦即《易龙图》,它包括“图”和“文”两部分。至宋未元初时全书尚存。元初临川道士雷思齐就曾亲见全貌。他说:“陈抟图南始创古,推明象数,闵其贱用于阴阳家之起例,而芜没于《乾凿度》太一,取其数以行九宫之法,起而著为《龙图》,以行于世。愚幸及其全书,观其离合出入具于制数之说,若刳心而有以求羲、文之心者也。”据雷思齐所言,图式共有二十幅,其中“龙图”为本图。雷思齐曰:“由汉而唐,《易经》行世,凡经、传、疏、释之外,未有及于图、书之文刊列经首者。迨故宋之初,陈抟图南始创意,推明象数,自谓因玩索孔子三陈九卦之义,得其远旨,新有书述,特称龙图,离合变通,图余二十,是全用《大传》天一、地二至天五、地十,五十有五之数,杂以纳甲,贯穿易理”。其中包括有《河图》、《洛书》。“自图南五传而至刘牧长民,乃增至五十五图,名以《钩隐》。师友自相推许,更为唱述,各于《易》间有注释,曰卦德论,曰室中语,曰记师说,曰指归,曰精微,曰通神,亦总谓《周易新注》。乃增至五十五图,名曰《钩隐》。”
陈抟《易龙图》今仅存序文,据之可知《龙图》三变之说。《龙图序》曰:“且夫龙马始负图,出于羲皇之代,在太古之先也。今存已合之位,尚疑之,况更陈其未合之数耶!然则何以知之?答曰:于仲尼三陈九卦之义,探其旨,所以知之也。况夫天之垂象,的如贯珠,少有差,则不成其次序矣。故自一至于盈万,皆累累然,如系之于缕也。且若龙图本合,则圣人不得见其象。所以天意先未合而形其象,圣人观象而明其用。是龙图者,天散而示之,伏羲合而用之,仲尼默而形之。始龙图之未合也,惟五十五数。上二十五,天数也。中贯三、五、九,外包之十五,尽天三、天五、天九并十五之位。后形一六无位,又显二十四之为用也。兹所谓天垂象矣。下三十,地数也,亦分五位,皆明五之用也。十分而为六,形地之象焉。六分而成四象,地六不配。在上则一不配,形二十四。在下则六不用,亦形二十四。后既合也,天一居上,为道之宗;地六居下,为器之本。三干地二地四为之用。三若在阳则避孤阴,在阴则避寡阳。大矣哉!龙图之变,歧分万途。今略述其梗概焉。”  
这里所说的“仲尼三陈九卦之义”,是取自《系辞下》, 因为书中对履、谦、复、恒、损、益、困、井、巽等九卦之德讲了三点。据此,陈抟提出了《龙图》三变之说,一变为天地未合之数,二变为天地已合之数,三变为龙马始负图之形。他说:“《龙图》天散而示之,伏羲合而用之,仲尼默而形之,三陈九德探其旨,所以知之也。故履,德之基,明用十;谦,德之柄,明用十五,亦明五用在于谦。复,德之本,明用二十四也。故三卦属上经,明乾之用统于坤;六卦属下经,明坤之用兼于乾也。斯则天三三、地二二之义耳。”其后元张理《易象图说内篇》卷上载有《龙图》三变图式,即依大旨而作。
第一变的图式是“天地未合之数”。(见图一)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未合之数图(图一)

其图分上下,上图白点○象征阳,下图黑点●象征阴,上下黑白点相加共五十五,即《龙图序》中所说的:“始龙图之未合也,惟五十五数。上二十五,天数也。中贯三、五、九,外包之十五,尽天三、天五、天九并十五之位。后形一六无位,又显二十四之为用也。兹所谓天垂象矣。下三十,地数也,亦分五位皆明五之用也。十分而为六,形地之象焉。六分而成四象,地六不配。在上则一不配,形二十四。在下则六不用,亦形二十四。”其中天数以五为单位组成,共有五组,所以说“天五”。再看每组的纵横排列也是三,所以说“天三”。所谓“天九”,是指五组的纵横之数皆为九。又因为天数的纵横总数各为十五,所以说“中贯三、五、九,外包之十五”。地数以六为单位组成,共有五组,此即《龙图序》中所说的:“下三十,地数也,亦分五位皆明五之用也。十分而为六,形地之象焉。”在上图中包含着一、三、五、七、九这五个奇数,在下图中包含着二、四、六、八、十这五个偶数,上下奇偶之数相加的总数为五十五,此即天地之数。但由于奇、偶分居上下,故称“天地未合之数”,这就是《龙图》一变之说。
第二变的图式是“天地已合之位”。(见图二)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已合之位图(图二)



其图亦分上下,上图白点合一、三、五,谓之“参天”;黑点为二、四,谓之“两地”。奇偶相合为十五,即为五行生数──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上图由六、七、八、九、十组成,加起来共四十,则为五行成数,地六成水,天七成火,地八成木,天九成金,地十成土。其图之最上的○,表示“天一居上,为道之宗”;最下的,则体现“地六居下,为器之本”。上、下相合,即显示了天地生成之数推演五行、八卦、万物的规律。
第三变的图式是“天地生成之数”,亦即后人谓之的《河图》。其后尚有“洛书天地交午之数”、“洛书纵横十五之象”、“先天八卦对待图”、“后天八卦流行图”、“六十四卦循环图”、“六十四卦因重图”、“六十四卦变通图”、“六十四卦致用图”等图式,均系由龙图三变演衍而成。这些易图的出现,是陈抟的一大创举。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河图》与《洛书》
   
陈抟的这些易图刚一传世,即引起宋代学术界广泛的关注。清毛奇龄《河洛原舛編》指出:太平兴国之年,陈抟“骤出《河图》、《洛书》并《先天图》古易,以示世,称为三宝。”“其门人有种放、李溉二人,深契其说,而放受先天四图,溉受图书,各得一宝。溉传许坚,坚传范諤昌,諤昌传刘牧,至牧而其说始行于时,于是宝历前后,士子说易者始言图书。”
然自刘牧之后,河洛之学便存在“九十”之争。刘牧、朱震一派以九为《河图》,十为《洛书》;邵雍、朱熹一系以十为《河图》,九为《洛书》。其说截然相反,皆言得之陈抟。依笔者所考,邵雍、朱熹之说为是。因陈抟《易龙图序》中所言五十五数,则本以十为《河图》,其第三变“天地生成之数”,亦即后人所说的《河图》。(见图三)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图》(图三)
陈抟的《河图》以五生数统五成数,故曰用十。他说:“天一生水,坎之气孕于乾金,立冬节也。地二生火,离之气孕于巽木,立夏节也。天三生木,震之气孕于艮水,立春节也。地四生金,兑之气孕于坤土,立秋节也。天五生土,离寄戊而土气孕于离火,长夏节也。凡此皆言其成象也。天一与地六合而成水,乾坎合二水成于金,冬至节也。地二与天七合而成火,巽离合而火成于木,夏至节也。天三与地八合而成木,艮震合而木成于水,春分节也。地四与天九合而成金,坤兑合而金成于土,秋分节也。天五与地十合而成土,离寄于己而土成于火也,凡此皆言其成形矣。夫以五言相成数,虽儿童亦能诵,要其义,实老壮亦不知落处也,是谓之盲随古人,何以见易乎!”
《河图》以生数为主,因此一、二、三、四、五居内,六、七、八、九、十居外。陈抟说:“生数谓一、二、三、四、五,阴阳之位也,天道也。成数谓六、七、八、九、十,刚柔之德也,地道也。以刚柔成数,而运于阴阳生数之上,然后天地交感,吉凶叶应,而天下之事无能逃于其间矣。”其生、成之数相合,一、六为水,居于北方;二、七为火,居于南方;三、八为木,居于东方;四、九为金,居于西方;十为土,居于中央。成数在内,生数在外,互以对待,各处一方。其左旋运转主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左旋一周,土复生金……如此生生不息,这就是《河图》包含的五行相生学说。
有生必有克,《河图》左旋主相生,《洛书》(见图四)右旋主相克。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洛书》(图四)
陈抟说:“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膝,纵横皆十五,而五居其室。”《洛书》以奇数为主,故一、三、七、九各居四方,五处中央;二、四、六、八则各以其类附奇数之侧。正者为君,侧者为臣,以阳统阴,而肇变数之用。其纵横相加,皆为十五。阴消阳息,迭为生化。一、六为水,二、七为火,四、九为金,三、八为木,五即为土。其右旋运转主克,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如此相互克制,这就是《洛书》包含的五行相克学说。
五行的相生相克,寓寄着天地间阴阳的消长变化。将《河图》、《洛书》结合来看,就是一个由天地生成之数构成的阴阳消长、五行变化、万物繁衍的宇宙生成模式。陈抟在这里运用数的形式来反映阴阳五行之说,这是一种扑素的自然观,其中揭示了天地、万物中包含的奇偶性、对称性和有序性,这些合理的科学观念,应该加以肯定。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先天与后天

陈抟的先天图共有四种,即“横、圆、大、小四图”。元钱义方《周易图说·原序》曰:“寥寥千载,易学絶响,宋之陈抟,心领神悟,始本吾圣人《易》有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因而重之,及天地定位等说,为横、小四图,传之穆、李以及邵子。而又本帝出乎震之说,为后天圆图,因大横图之卦,为否、泰反类方图,于是易之有图,始大明于天下。”其中《伏羲八卦次序图》(见图五)为小横图,《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图》(见图六)为大横图,《伏羲八卦方位图》为小圆图,《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为大圆图,皆收入朱熹《周易本义》卷首。朱熹谓易图有九,“有天地自然之易,有伏羲之易,有文王、周公之易,有孔子之易。自伏羲以上,皆无文字,只有图画,最宜深玩。可见作易本原精微之意。”他将《河图》、《洛书》归之于“天地自然之易”,伏羲四图归之于“伏羲之易”,并明确说明它们出自陈抟:“伏羲四图,其说皆出邵氏。盖邵氏得之李之才挺之,挺之得之穆修伯长,伯长得之华山希夷先生陈抟图南君,所谓先天之学也。”
《伏羲八卦次序图》的内容,是说明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过程。朱熹评论说:“此乃易学纲领,开卷第一义,然古今未有识之者,至康节先生始传先天之学而得其说,且以此为伏羲之易也。”从太极分衍为阴阳,阴阳分衍为四象,四象分衍为八卦。作为宇宙本体的太极,如用数表示,即为《龙图序》中所说的“居上为道之宗”的“天一”。陈抟指出:“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挂一而不用。不用之义,学者徒知一为太极不动之数,而不知义实落处也。何则?一者,数之宗本也。凡物之理,无所宗本则乱,有宗本焉,则不当用,用则复乱矣。且如轮之运而中则止,如辂之行而大者后,如网之有纲,而纲则提之;如器之有柄,而柄则执之;如元首在上,手足为之举;如大将居中,而士卒为之役,如君无为而臣有为,如贤者尊而能者使,是知凡得一者,宗也本也主也,皆有不动之理。一苟动焉,则其余错乱,而不能有所施设者矣。”也就是说,“一”是无为不动的道,是包含着阴阳、动静但尚处于静态的太极。由于太极自身运动,包含在太极中混未分的阴阳开始显现,逐渐从太极中分化出来,这就是两仪。在陈抟看来,任何物质都是矛盾对立的统一体。他说:“万物负阴而抱阳,何适而非阴阳也。”所谓“阴”,实际上是太阴、少阳一对矛盾的统一体;所谓“阳”,实际上是太阳、少阴一对矛盾的统一体。它们之间的区别是在于谁主谁从,如太阴为主,则叫作“阴”;少阳为从,则叫作“阳”。由阴阳分四象──太阳、少阴、太阴、少阳;四象分为八卦,以此类推,八分为十六,十六分为三十二,三十二分为六十四,乃至万物分衍,无穷无尽。对此一分为二的观念,称为“倍数”法。他说:“以致先天诸卦,初以一阴一阳相间,次以两阴两阳相间,倍数至三十二阴、三十二阳相间。”
概而言之,陈抟以此“加一倍法”解释六十四卦的卦数和卦象的形成,于易学史上可谓独具特色。这既不同于虞翻的卦变说,也不同于韩康伯的有生于无说。其后邵雍继承了陈抟的加一倍法,并加以发展,从而形成了以数学观点的先天数学,于是便成为宋元以来几百年间周易象数学的基本原理之一。此外,此一倍法中所包含的一分为二的哲学观,又是宇宙生成的基本法则。
先天四图中的其余二图为《伏羲八卦方位图》(见图七)、《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见图八)。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图八)。
对此,陈抟即指出了两图的卦序和方位安置的原则,又讲述了其中包含的义理。他说:“盖乾为首,坤为腹,天地定位也。坎为耳,离为目,水火相逮也。艮为鼻,兑为口,山泽通气也。巽为手,震为足,雷风相薄也,此羲皇八卦之应矣,其理昭昭。”
在《伏羲八卦方位图》中,乾居正南,坤居正北,坎居正西,离居正东,艮居西北,兑居东南,巽居西南,震居东北,阴阳交错,彼此对待,左顺右逆,乾坤升降,皆妙合自然,天趣玄机。乾坤始交为震,震为一阳生,表示阴消而阳生。巽为一阴生,表示阳消而阴生。兑为二阳生,表示阳长。艮为二阴生,表示阴长。左半球表示天始生万物,有交泰之义,所以震兑两卦象,皆阴爻在上,阳爻在下。右半球表示地始成万物,所以巽艮两卦象皆爻在下,意味着阳尊而阴卑。乾上为南,坤下为北,离左为东,坎右为西。乾为天,左半圈自下而上,表示阳气生长,施生万物;坤为地,右半圈由上而下,表示阴气生长,收藏万物。离为日,日起于东方,坎为月,月生于西方。天地开阖,形成四时运行;日月出入,形成昼夜长短与晦明弦望。这个图将八卦的方位与四时的变化相联系而展示出来,用以说明天时与节气变化的规律性。其《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亦同一原则。
关于先天圆图的数理,陈抟说:“先天用九,谓乾一与坤八,震四与巽五,兑二与艮七,离三与坎六,纵横皆九而其九居中也。”这是就《伏羲八卦方位图》而言。在《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中,左属阳,右属阴,左从复卦起始,自下而上,至乾卦共三十二卦,合百一十二阳爻,八十阴爻;右从姤卦起始,自下而上,至乾卦共三十二卦,合百一十二阳爻,八十阴爻。左右、阴阳相合,即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这就是大圆图包含的数理。邵雍《观物外篇》曰:“夫易根于乾、坤,而生于姤、复。盖刚交柔而为复,柔交刚而为姤,自兹而无穷矣。”陈抟指出:“爻数三百八十又四,真天文也,诸儒求合其数而不可得。或谓一卦六日七分,或谓除震、离、坎、兑之数,皆附会也。倘以闰求之,则三百八十四数自然吻合,无余欠矣。盖天度或盈或缩,至三年,乾坤之气数始足于此也。”“一岁三百六十,而爻数三百八十四,则是二十四爻为余也。以卦画求之,是为叠数。何以言之,夫既有八卦矣,及八卦互相合体,以立诸卦,则诸卦者,八卦在其中矣。而别又有八纯卦,则其合体八卦为重复,而二十四数为叠也。三百六十为正爻,与每岁之数合,而三百八十四与闰岁之数合矣。则是闰数也,岂惟见于数,亦见于象,人知者盖鲜矣。”
先天为本,后天为用。依据《说卦传》中的“帝出乎震”之说,陈抟又创,也就是后人称说的《文王八卦方位图》(见图九)。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王八卦方位图》(图九)

陈抟解释说:“正位称方,故震东、离南、兑西、坎北;四维言位,故艮束北、巽东南、乾西北;坤独称地者,盖八方皆统于地也。兑言正秋,亦不言方位者,举正秋,则四方之主时为四正,类可见矣。离称相见,以万物皆见于此也。兑称说言者,以正秋非万物所说之时,惟以兑体为泽。泽者,物之所说,而不取其时焉。艮称成言者,以艮之体终止万物,无生成之义。今以生成初言者,以艮连于寅也,故特言之。坤加致字者,以其致用于乾也。触类皆然。”
以上各种易图,或表卦象,或言数理,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探讨《周易》中的义理,以及易学与天地阴阳消长的关系。对此,陈抟明白地说:“易者,大易也。大易,未见气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易者,希微玄虚,凝寂之称也。及易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复变而为一也。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重浊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中为人,谓之易者,知阴阳之根本,有在于是也。此说本于《冲虚真经》,是为定论。学者茫然不悟,乃作变易之易,是即字言之,非宗旨之学也。唯扬雄为书,拟之曰《太玄》,颇得之道家。亦以日月为古之易字,盖其本阴阳而言也。”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无极与太极

陈抟所创各种易图,即是演示天地变化、阴阳消长的模式,又是披露人体奥秘、内丹修炼的瑰宝。如《八卦方位图》,即示仙家养生之要义。黄宗炎《辨先天八卦方位图》曰:“乾南坤北也,实养生家之大旨。谓人身本其天地,俱因水润火炎,会易交易,变其本体,故令乾之中画损而成离,坤之中画塞而成坎,是后天使然。今有取坎填离之法,挹坎水一画之奇,归离火一画之偶,如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益其所不足,离得故有也。”“养生之重,专在水火,比之于天地。即以南北置乾坤,坎离不得不就东西。坎月也,水也,生于西方。离日也,火也,出自东方。丹家砂火能伏澒水铅水,结成金液,所谓火中水,水中金,混和结聚。” 当然,将易学与丹道相结合,最具代表性的是《无极图》(见图十)。
在黄宗炎《太极图辩》中,记述了《无极图》的基本模式:“其图自下而上,以明逆则成丹之法。其重在水火。火性炎上,逆之便下,则火不熛烈,惟温养而和燠;水性润下,逆之使上,则水不卑湿,惟滋养而光泽。滋养之至,接续而不已;温养之至,坚固而不败。其最下圈,名为玄牝,玄牝即谷神。牝者窍也,谷者虚也,指人身命门两肾空隙之处,气之所由以生,是为祖气。凡人五官百骸之运用所觉,皆根于此。于是提其祖气,上升稍上一圈,名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有形之精,化为微芒之气;炼依希呼吸之气,化为出有入无之神,使贯彻于五藏六腑,而为中层之左木、火,右金、水,中土相联络之圈,名为五气朝元。行之而得也,则水火交媾而为孕。又其上之中分黑白而相间杂之一圈,名为取坎填离,乃成圣胎。又使复于无始,而为最上之一圈,名为炼神还虚,复归无极,而功用至矣。盖始于得窍,次于炼己,次于和合,次于得药,终于脱胎求仙,真长生之秘诀也。”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极图》(图十)
按照黄宗炎这一记载,《无极图》共分五圈,自下面逆行而上,开始于“得窍”,终于“脱胎”,完整地阐述了内丹修炼的全部过程,即得窍,炼己,和合,得药,脱胎、还虚的五个阶段。
内丹修炼当从修命开始,即识“玄牝之门”,守—“得窍”,这是第—圈所示。所谓“玄牝”,亦称“玄根”。陈抟说:“从玄根而论之,则混元一判,三才具焉,四时迁焉。从内景而论之,则洪濛一判,三宫具焉,万象生焉,四时运焉。此天地人皆生于一者欤,其妙在乎合三五之气,用九九之节符。三五者何也?水、火、土也。于是闭幽门,研八遁,分三明。其父泥丸,其母雌一,以收三光,归于子室,精神不失矣。八遁者,何谓也?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是也。”所谓“得窍”,是指炼功之际要澄思息虑,意念集中在玄牝—窍,一心一意固守命门,一呼一吸气沉丹田。这类似现代气功锻炼中的调息入静,意守丹田。后来的内丹家,把这些功夫归属丹法修炼中的筑基阶段。筑基一词,亦是比喻,如造屋建阁,必先奠基使基础稳定,结构坚实,然后才能竖柱安梁,砌砖盖瓦。修炼内丹,也是同样的道理。
《无极图》的第二圈叫作“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这个是在筑基的基础上,炼有形之精,化为无形之炁;炼依希之炁,化为莫渺之神,属于陈抟丹法的第二个“炼己”阶段。按照内丹理论,炼丹的药物是由精、气、神构成的,精气神是生命的三太原素,丹经中称为三宝。陈抟说:“故曰存精、养神、炼气,此乃三德之神,不可不知。”三宝之中,以精为物质基础。元精本身虽属先天,但亦多杂质,为有形有质之物,不能通过督脉、任脉,上升至头顶上丹田。所以必须将精与气合炼,化为精气相合之阳“炁”,轻清无质,始能随意念沿任、督二脉运转。此合三(精气神)为二(炁神)的过程,就叫作炼精化炁。
炼精化炁阶段中又可分几个具体步骤,其中“炼己”是最基本的功夫,在整个内丹修炼中不可须臾或离。陈抟《胎息诀》说:“定心不动,谓之曰禅;神通万变,谓之曰灵;智通万事,谓之曰慧;道元合炁,谓之曰修;真炁归源,谓之曰炼。”这里所说的即是“炼己”功夫。
按照纳甲学说,“己”纳离卦,离卦在人身为心,故“己”即指人心,指念头。陈抟说:“夫欲实其腹,先虚其心。心主静者,气主动者也。故通乎道者,翱翔海宇之外,而心常宁焉。休息毫厘之间,而气常运焉。静,然后能契至虚,虚极则莹,莹极则明,明极则彻,彻则天地之大,莫能逃乎方寸矣。”“善治生者,先治其心。将噪则安之,将邪则正之,将求则以舍而抑之,将浊则以清而澄之,行止于是,造次于是,久之则物冥于外,神鉴于中,不求静而愈静,不求泰而弥泰,于是动寂俱忘,天真自适焉。”可见,炼已是指如何集中意念,使形神安静。因此又称为修心、炼性。炼己偏重性功,这与佛家禅功相似。陈抟十分强调修心的重要性,故在图中特别注明炼己。
炼己修心,禅定入静,静极之时,正有动机,于恍惚杳冥之中,觉丹田气动,这就到了采药的时候。所谓“采药”,就是运用意识的作用,调动肾中精气沿督脉而上行,到达上丹田。陈抟说:“窍冥才露一端倪,恍惚未曾分彼此。中间主宰这些儿,便是世人真种子。”这里所说的“真种子”,便是采取的药物,即精气混融物。
药物采取后,即用意识引精气沿督脉、任脉运行,其中经过了上丹田、气管、中丹田、下丹田、会阴、谷道,完成一个循环,即炼精化气一小周天。陈抟说:“北方正一之气,主其洞房、金室,坎离之二气也。坎离交,则日月精华自然合一,而会于三田矣。金室下元者,肾宫也,其名曰寿海。尾闾不禁,则沧海竭矣。故曰长生至谨房中急,此之谓欤。内视三房九室,使内外洞彻,乃存漱五牙之玉液而咽之。于是闭命关,下金锁,制精气,欲急伏铅汞之将飞。铅者,水中之金也,盈则魄动矣。汞者,火中之银也,满则魂摇矣。大肠者,玉堂之府也。小肠者,元阳之府也。左膀者,太和之府也。右胱者,太素之府也。胃者,中黄之府也。胆者,太清之府也。修之治之,勿令故焉,斯可也。”
在这个循环运转中,口中津液往往增多,其味甘美清香,此即丹田经中常说的“琼浆”、“玉液”,咽之对人体大有补益效力。如同陈抟所说:“通乎道者,使龙虎潜交,饵之以紫金黄芽,养之以红银白雪,故得雄依雌恋,虎伏龙潜,自然风雨顺序,天地之功成矣。心精专则其内不倾,上合三焦,而下玉浆,取津于玄膺,入于明堂,溉于其喉,神明通矣。斯乃下有还丹,则必上烹元液,使阴尽而阳生,火抽而水添,循环而不止。何以取津乎?搅漱舌之下,则波涛自满,咽之则注于丹海矣。”“但能息息皆相顾,换尽形骸玉液流。”
据丹经所载,经过炼精化炁三百次后,即可转入炼炁化神。炼精化炁为初关,将精与气合炼而成为阳“炁”作为丹母,为三归二;炼气化神,则“炁”与神合炼,以炁归神,则为二归一,亦称中关,或大周天。大小周天的区别有于,小周天是采药运转入下丹田,经过上顶泥丸宫到下炉丹田而封存;上顶曰干鼎,下田曰坤炉。即运精炁沿督脉而上,顺任脉而下,二脉通则百脉皆通,自然周身流转,无有停壅之患而长生。陈抟说:“一马自随天变化,六龙长驾日循环。”“炼三元之气既久,则五脏之灵光夜烛矣。三魂宁者,梦寐灭矣。三田各有室焉,其室一寸有二分,阳驰阴走,圣人状之为龙虎,谓其难制伏也。曰鼻曰目曰心,此身前之三关也。曰尾闾曰肘后曰辘轳,此身后之三关也。曰口曰手曰足,此身外之三关也。呼吸进退,阙一不可焉。三田者,存炼北方之正气,采之有时,还之有数,自然变化,九玄金液之大丹也。地户者,口中也。帝乡者,额心也。鼻之气,出清入玄者也。夫存想发火,运载河车,不离乎呼吸而已。于此炼其津液,而入于玄宫,肾之铅汞飞出于上道,于是上下关键而不泄,圣胎斯成矣。舌之吐缩,漱津咽液,当如江河之注,五内源源不绝者可也。养三田,净六府,固神室,闭邪关,于是结五内之精华,育大化之元胞,使气住于神宫,丹回于脑,可以变朽为荣矣。三田修炼之功,至则留精止胎,自然三气右旋于脑户,六阳左绕于乾宫,上下顺流,百关俱爽,则九窍洞达矣。”
大周天则以鼎下移,以黄庭中丹田为鼎,以下丹田为炉,元气只氤氲二田之虚境,修持只守二田之间,不固定于一处,任其自然灵活,待守到昏冥全无,灵光不昧,用绵密寂照之功,入定之力,使元神发育成长而已。陈抟说:“二肾之宫,其左为日,其右为月,而斗所居者是也。吾身有日月焉,使之高奔,上彻于泥丸,中行于五内,上下三宫,循环无穷,则百骸固而精髓实矣,此黄庭之道也。”“苗苗裔裔绵绵理,南北东西自合来。”“必知会合东西路,切在冲和上下田。”即是指明大周天非运气循环而是洗心涤虑,以真气董蒸,以目绵密寂照,冲和丹田,由有为到无为,“炁”的本身由微动到不动而尽化,炁神合一,最后只余元神而已。
接着逆而上之,即第三圈所示的五气朝元。此阶段调动元神,炼化元气,使之贯彻五脏六腑,内炼五脏。图中所列五行,即指五脏。五行之中,水指肾脏,火指心脏,木指肝脏,金指肺脏,土指脾脏。陈抟说:“五行者,散而为五,混而为一者也。一者,道之始,药之祖也。故天以一阳降而生复,六降而生乾。阳极矣,则一阴降而生媾,六降而生坤。圣人收采天地之真气,分成二体,一曰铅,二曰汞,各八两,合乎三百八十四铢,以应于卦爻者也。仰观天道,俯推漏刻,以均分其火候,夺取一千八十之火功,以脱凡胎。斯盖起于一,终于一,金丹之火候也。”“行三十六咽于玉池,则百脉逆而血液滋也,此七返者也。何谓也?腾脑则成云,降口则成水,传肺则成唾,传心则成血,传肝则成精,传脾则成液,传肾则成二脉,而为阴精阳粹者也。金津玉液者,阴阳之所生也。夫能上经七返,传入于二肾;下变九还,传之于脑。上下往来而不息,于是为琼膏玉霜者欤。大功渐著,则元气充实,八素之液流通。其肾受精,贯于五内,更九九之真火,气满候足,则金丹成矣。”
其内炼五脏,要求五官封固,五气混触,聚于丹田,和合而成“圣胎”,即取坎填离阶段,这是第四圈所示,为内丹术的核心。图中左为坎卦,阴中含阳,为肾,为水;水中生气,谓之真气,或叫作虎。右为离卦,为心,为火;火中生液,谓之真水,或叫作龙。陈抟《胎息诀》说:“龙虎相交,谓之曰丹;三丹同契,谓之曰了。若修行之入,知此根源,乃可入道近矣。”即是指心肾相交,水火既济。所谓取坎中之一阳,填离中之—阴,使离卦变为纯阳之乾卦,由后天复归先天,这就叫作“得药”而结“圣胎”,或称“婴儿”。陈抟说:“夫存想发火,运载河车,不离乎呼吸而已。于此炼其津液,而入于玄宫,肾之铅汞飞出于上道,于是上下关键而不泄,圣胎斯成矣。舌之吐缩,漱津咽液,当如江河之注五内,源源不绝者可也。养三田,净六府,固神室,闭邪关,于是结五内之精华,育大化之元胞,使气住于神宫,丹回于脑,可以变朽为荣矣。三田修炼之功,至则留精止胎,自然三气右旋于脑户,六阳左绕于乾宫,上下顺流,百关俱爽,则九窍洞达矣。”其《指玄篇》说:“邈无踪迹归玄武,潜有机关结圣胎。”这里所说的“圣胎”、“婴儿”,都是神气凝合的比喻。
至此,经过得窍、炼已、和合、得药四个阶段,精气神合炼的结果,只余元神,由有为过渡到无为,由命功转入纯粹的性功,常定常觉,寂空观照,做到一切归乎自然,进入炼神还虚阶段。炼神还虚,复归无极,这是《无极图》的最高境界。这种还虚理想与佛教禅宗“真如觉性”说相似。陈抟《指玄篇》说:“若得心空苦便无,有何生死有何拘。一朝脱下胎州袄,作个逍遥大丈夫。”即四大归空,脱离生死,很大解脱。后来的丹经中常以○代表无极,代表虚无,即一切归于虚,—切融入圆明,一切复归最终的本源。
总结以上论述,陈抟《无极图》系统地阐述了内丹修炼的全部过程。其核心内容是修心养肾,所调“心即佛之道”,“肾即仙之道”。佛道双修,以求脱离生死,跃出轮回。它的理论基础是类比宇宙论的人体生命哲学。
 楼主| 发表于 2013-7-23 09: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成就与影响

与汉唐易学诸家不同,陈抟创作了各种易图,借以揭示《周易》包含的奥义大理。在架构其易学理论框架中,依据传统易学中阴阳的观念,吸取了道教的许多理论成果,是对易学的发展。然而,当我们深入探究这种创新的原动力时,却看到了佛教禅宗“唯心是法”的精髓,而这正是麻衣道者传授的“心法”。据此,陈抟公开向周、孔法统宣战,明白地指出儒家传统的易学仅为一家之言,并不能揽尽易道。他说:“学易者当于羲皇心地中驰骋,无于周、孔言语下拘挛。”陈抟“唯吾所欲”,以己之“心法”,求索羲皇心地。这种不迷信古人,敢予蔑视周、孔权威,自创新说的解放精神,遭到了历代守旧儒生的大肆攻击,从宋代—直骂到清代。然而,也正是这种叛经离道、超越前代的精神,成为宋代以己意解注经典的新风尚之灵魂。对传统经学的怀疑思潮的兴起,意味着官方钦定经学固步老迈的没落,这就为各种新的思想、新的学派的形成,如先天易学、宋明理学、道教内丹学,打开了一条条蹊径。正是从这里出发,邵雍、周敦颐出入儒、道,二程融佛学以解《易》,张伯端、白玉蟾摄合三教,流风所被,众贤纷从,从而诱发了宋元学术思想空前的兴盛。
陈抟的思想广博精微,他不仅精通易学、丹法、道学,同时出入佛家门户,操持儒家风范。他援佛入道,以佛教之空观完善道教的内炼体系,用禅宗的心法开创先天易学,并启发了宋明理学的问世。南宋冯复说:“康节先生云:《先天图》,心法也。心乎,心乎,天地间一大义理之府乎。《太易》六十四卦洁争精微之旨,皆自心画中来。二帝三王精一执中之传,皆从心法中出。洙泗师弟子一贯忠恕之妙,皆由心学中得灵府渊微之地。古初圣贤以此而极深研几,探赜索隐,以此而超凡入圣,悟道参真。学者欲悟先天图之秘,絫《道德经》之奥,大抵自一心而入。千万世而下,以心印心,以圣契圣,得老氏不言之教,抉先天未露之机。”
陈抟的心法影响深远,其精义融贯丹道、理学。他的《无极图》传世以后,遂被道教奉为长生秘诀。几经展转,至周敦颐手中,又被改造成为发明理学秘奥的《太极图》。这样—来,一幅简明扼要的《无极图》,既阐述了宇宙万物发展的程序,又概括了人体修炼的要旨。所谓“顺则生人,逆则成丹”,正是高度评价了《无极图》的价值和重大影响。
黄宗炎《太极图辨》说:“周子得此图,而颠倒其序,更易其名,附于大易,以为儒者之秘传。盖方士之诀,在逆而成丹,故从下而上。周子之意,以顺而生人,故从上而下。太虚无有,有必本无,乃更最上圈,炼神还虚、复还无极之名曰无极。而太极太虚之中,脉络分辨,指之为理,乃更其坎圈,取坎填离之名,曰阳动阴静。气生于理,名为气质之性,乃更第三圈,五气朝元之名,曰五行各一性。理气既具,而形质呈,得其全灵者为人,人有男女,乃更第四圈,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名,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得其偏者,蠢者为万物,乃更最下圈玄牝之名,为万物化生。”即又成为论证世界本体及其形成发展的图式,建立了一个相当精致而完备的宇宙起源说。
周敦颐《太极图说》全文仅有二万余字,却是“有宋理学之宗祖”,成为宋明理学的经典文献。但就《图说》的本身而言,道教的色彩远比儒家色彩为鲜明,它是道教宇宙论和儒家易说的结合。《图说》中三次谈到“无极”,一则曰“无极而太极”;再曰“大极本无极”;三曰“无极之真”。把无极作为世界的最终本原。朱熹、毛奇龄等人认为周敦颐太极阴阳、动静说来自陈抟。其后周敦颐的学说下传二程,故二程亦受陈抟思想的影响。蒙文通先生考辩说:“伊洛之学,得统于廉溪。而周子之书,仅《通书》、《太极》而已。重以邵氏、刘氏所传,致后人每叹希夷之学,仅于象数图书焉尔。及读碧虚之注,而后知伊洛所论者,碧虚书殆已有之。其异其同,颇可以见学术蜕变演进之迹。皆足见二程之学,于碧虚渊源之相关。”即指明二程思想与陈抟的渊源关系。
陈抟的内修学说还被邵雍继承。邵雍《恍惚吟》说:“恍惚阴阳初变化,氤氲天地乍回旋,中间些子好光景,安得功夫入语言。”即形象地表达了《无极图》中得窍采药的情景。《观物吟》诗曰:“耳目聪明男子身,洪钓赋与不为贫。因探月窟方知物,未蹑天根岂识人。乾遇巽时观月窟,地逢雷处识天根。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 其中以阳生之处为天根,阴生之处为月窟。黄梨洲《易学象数论》评述说:“康节因《先天图》而创为天根月窟,即《参同契》乾坤门户牝牡之论也。……所谓天根者,性也;所谓地窟者,命也。性命双修,老氏之学也。”邵雍把陈抟“心法”推演宏大,创立一套庞大的完整的象数体系,用来概括宇宙的一切。宋魏了翁《鹤山全集》卷六二说,先天之学,秦汉而后惟魏伯阳见此意,“至华山陈处士图南始发其秘。一再而为邵子,建图著书以示人。曰:先天学,心法也。故图皆自中起,万化万事皆生于心。……邵氏死而失其传。迨汉上朱氏及朱文公、蔡元定始申其说。吾乡观物张公行成,亦尝推本邵说,为《通变》、《经世》诸书。”
陈抟的《河图》、《洛书》则经刘牧师徒的倡导,诸家蜂起,从而形成了研究河洛之学的高潮。《宋元学案》卷二说,刘牧“受易学于范谔昌,谔昌本于许坚,坚本于种放,实与康节同所出。其门人则吴秘、黄黎献也。”《郡斋读书志》说:仁宗时言数者皆宗之刘牧。刘牧著有《周易注》十一卷、《卦德通论》一卷、《钩隐图》三卷。
范谔昌为北宋真宗时人,著有《易证坠简》。据《郡斋读书志》言,他自称学出许坚。许坚为五代时人,有异术,曾师事江南李氏,后遂隐茅山。太平兴国间,往来庐山、西山等也。马令《南唐书》中有传。他曾得种放传授。邵伯温《易学辩惑》述其师授;“陈抟好读《易》,以象学授种放,放授庐山许坚,许坚授范谔昌,此一枝传南方也。”
刘牧的学生吴秘,著有《易通神》一卷。江南人郑史师事吴秘,著有《易传》一三卷。黄黎献“受长民(刘牧)易。所著《续钩隐图》一卷、《略例义》一卷、《室中记师隐诀》一卷。”三衢人徐庸,著《周易意蕴》,“亦长民之学,当是私淑弟子也。”又有《论易》九篇,亦祖刘牧。《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三评述说:汉儒言易多主象数,至宋而象数之中复岐出图书一派。刘牧之学出于种放,放出于陈抟,其源流与邵子之出于穆、李者同,其学盛行于北宋时期。
以周敦颐、邵雍、刘牧为代表的太极、先天、河洛三大学系,虽然各自独立地发展着,但其基本思想都是来自陈抟。它们浑然一体,构成了陈抟学派精深宏大的体系。
在唐、宋之际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思想潮流中,陈抟顺应时代,融贯诸家学说,改外丹黄白之术为内丹修炼之道,鄙弃符箓小数而深研易理象数,启宋元道教内丹一派,其历史功绩是不可忽略的。正如蒙文通教授所评述的:“观于希夷、鸿蒙受沼酬对之际,正其宗风所在;视林灵紫辈之术,非能之而不言,殆有不屑为者。则已厌上来隋唐之旧辙,而极深研几于图书象数,此又新旧道流之一大限也。吕东莱编《宋文鉴》,于希夷取《龙图序》一篇,此正宋之道家,所以异于隋、唐符箓丹鼎之传者,故东莱取之耳。就《高道传》言之,刘海蟾出于希夷,殆所谓南宗之祖。后乃易之钟、吕传道无稽之说,而五祖葛长庚、彭鹤林辈,若皆无系于钟、吕,且并希夷而系之于钟、吕。全真既盛之后,而重阳北七真出于钟、吕之说又兴,陈抟之事,若存若亡,而钟、吕传达之说大盛。钟吕之事,尚犹释氏之有惠能,要为唐、宋新旧道教之一大限,而前茅实为希夷,安有所谓钟、吕哉!此因究碧虚之书,有足以见者。碧虚之书于篇首附以葛次仲之《老子论》,以明孔、老之为一,此宜亦希夷以来之旨,亦周、邵所内入于儒家者也。是亦不异于重玄之风,特唐人阐发之精,未至于是。希夷诚为存开来之功。” “则图南不徒为高隐,而实博学多能;不徒为书生,而固有雄武大略。真人中之龙耶!方其高卧三峰。而两宋之道德文章,已系于一身。”“观其流风所被,甄陶群杰,更足验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