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90|回复: 41

[交流] 老子其人考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7 11: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再来考辨一下《老子》的作者?《老子》的作者就是司马迁为之作传,同时于孔子且孔子向其问礼学道的老子,亦即老聃,在秦汉以前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其后的一千多年间,历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诸代,虽有极个别的质疑声,但均未得到足够的关注与认可,而自清代中期汪中提出《老子》的作者是太史儋之后,梁启超、罗根泽、冯友兰等诸学者相继提出《老子》晚出说或曰《老子》为太史儋所著。致使《老子》的作者是老聃还是太史儋?孔子是否问礼于老子?便成了需要考辨的问题,我们看看相关的文献资料,最早详言《老子》其书与老子其人的便是汉之史家司马迁,《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如下记载《老子》和老子其人,此有必要全文引述:“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去,莫知其所终。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盖老子百有六十馀岁,或言二百馀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自孔子死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年而霸王出焉。’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是,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隐君子也。老子之子名宗,宗为魏将,封于段干。宗子注,注子宫,宫玄孙假,假仕于汉孝文帝。而假之子解为胶西王卬太傅,因家于齐焉。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儒学亦绌老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岂谓是邪?李耳无为自化,清静自正。”
可见《史记》已明言“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馀言而去,莫知其所终。”司马迁肯定地说《老子》是老子亲著的!且为隐前所留未解而去。而今人多不察司马迁记史之文献考辨原则,即“信以传信,疑以传疑,故两言之。”故而《史记》在明确老子其人的同时又将当时关于老子其人的不同说法同文而出,于是便出现了老莱子和太史儋,而在司马迁的眼中这两个人显然都不是写《老子》的人。言及老莱子时,迁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迁意是老莱子与老子虽有诸多相近之处,比如同为楚人,又同一时代,且亦言道家之用,但有一点不同,老莱子著书十五篇而非著书上下两篇五千馀言。二则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司马迁亦清楚地记着:“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于卫,则蘧伯玉;于齐,晏平仲;于楚,老莱子;于郑,子产;于鲁,孟公绰。”可见司马迁是将老子与老莱子分得清清楚楚的。对于太史儋,司马迁是在言及老子寿长之后提到的,就是说司马迁给出了人说太史儋是老子的原因,即老子寿长,长至孔子死后一百二十九年还活着(当然是二百馀岁了)。而司马迁实际上也给出了结论,即秦献公时的太史儋不是老子,因为太史儋虽亦西去于秦,但并非退隐,而活跃于政治舞台充当说客,游说秦献公,全然是一个妄测预言的术士之言。司马迁接着说:“老子,隐君子也。”显然,太史儋所为决非“隐君子”,亦即决非老子了。故在司马迁看来,《老子》是孔子同时且是孔子问礼之老子,即老聃亲著无疑的,司马迁亦惟因《老子》而为老聃立传的。何以汪中、梁启超、罗根泽等人皆予以否定而言《老子》作于太史儋呢?不难看出否定者否定的依据同样是《史记》所记,但其不取其实而取其疑,汪中认为老子隐君子也,而老聃却是周之王官,以此说明老聃不是老子。其后者梁、罗氏亦从汪氏之见依《史记》所记将老子子孙世系与孔子子孙世系做对比,以证明《老子》书的作者只能是太史儋。如梁启超论说:“查《孔子世家》,孔子十代孙藂为汉高祖将,封蓼侯,十三代孙孔安国,当汉景武时,前辈之老子八代孙和晚辈之孔子的十三代孙同时,未免不合情理。”而罗根泽则直认老子之子李宗应当是战国后期之段干崇,是太史儋之子,故太史儋才是《老子》的作者。今且不论老孔子孙世寿之长短,也不论其“玄孙”是否是“远孙”之义,更不论段干崇是否就是李宗,只论汪、梁、罗等质疑者对待史料的态度何以是双重标准?不难看出汪氏等所依据的亦同为《史记》,何以将司马迁所疑者为实而所实者皆虚有呢?更有甚者轻慢史料直接否认了老子其人的真实性,孙次舟《跋<古史辨>第四册并论老子之有无》就完全否认了老子的存在,言说:“老子本无其人,乃庄周之徒所捏造,藉敌孔丘者也。”孙氏认为《老子》一书是庄周后学一面虚造老子之事实,一面收庄周以还研究所得之精理妙义,著之篇章,题为《老子》,以实其人也。孙氏虽如此断言,但却无实证。我们知道《庄子》之前既有《墨子》佚文中所引《老子》文句,记载于《太平御览》,又有较孔子稍早的叔向答韩平子而引老聃之言,此记载于《说苑。敬慎篇》,着实之史料何以无视而断言无聃呢?
通过《史记》我们发现司马迁所言老子、老莱子、太史儋都是以孔子作为时间坐标去定位的,所以笔者在考辨老子其人时亦将考辨老子与孔子的存在与关系作为考辨重点。其研究仍需从现存的史料入手,经查有如下资料同时记录了孔子和老子的存在与互动,一是《史记》,二是《礼记》,三是《庄子》,此文有必要全文引述。
《史记》中有两处记载老子与孔子的接触:《史记。老庄韩非列传》: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史记。孔子世家》:“鲁南宫叔敬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孔子自周反于鲁,弟子稍益进焉。”
《礼记-曾子问》有四处记载孔子与弟子回忆老子所传授的葬礼知识:
曾子问曰:“古者师行,必以迁庙主行乎?”孔子曰:“天子巡守,以迁庙主行,载于齐车,言必有尊也。今也,取七庙之主以行,则失之矣。当七庙五庙无虚主。虚主者,唯天子崩,诸侯薨与去其国,与袷祭于主,为无主耳。吾闻诸老聃曰:‘天子崩,国君薨,则祝取群庙之主而藏诸祖庙,礼也。卒哭成事,而后,主各反其庙。君去其国,大宰取群庙之主以从,礼也。袷祭于祖,则祝迎四庙之主。主出庙入庙必跸。’老聃云。”
 曾子问曰:“葬引至于堩,日有食之,则有变乎?且不乎?”孔子曰:“昔者,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及堩,日有食之,老聃曰:‘丘!止柩,就道右,止哭以听变’。既明,反而后行。曰:‘礼也’。反葬,而丘问之曰:‘夫柩不可以反者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巳之迟数,则岂如行哉?’老聃曰:‘诸侯朝天子,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奠。大夫使,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蚤出,不暮宿。见星而行者,唯罪人与奔父母之丧者乎?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见星也。且君子行礼,不以人之亲痁患。’吾闻诸老聃云。”
 曾子问曰:“下殇,土周葬于园,遂舆机而往,涂迩故也。今墓远,则其葬也如之何?”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史佚有子而死,下殇也。墓远,召公谓之曰:“何以不棺敛于宫中?”史佚曰:“吾敢乎哉?”召公言于周公,周公曰:“岂不可?”史佚行之。下殇用棺衣棺,自史佚始也。’”
子夏问曰:“三年之丧卒哭,金革之事无辟也者,礼与?初有司与?”孔子曰:“夏后氏三年之丧,既殡而致事,殷人既葬而致事。《记》曰:“君子不夺人之亲,亦不可夺亲也,此之谓乎?”子夏曰:“金革之事无辟也者,非与?”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鲁公伯禽有为为之也。今以三年之丧,从其利者,吾弗知也!’”
《庄子》中有六处老子与孔子的对话,而且庄子是老子与老聃同文而出,可见老聃亦即老子也。《庄子-外篇-天运》:“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老聃曰:"子来乎?吾闻子,北方之贤者也!子亦得道乎?"孔子曰:"未得也。"老子曰:"子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度数,五年而未得也。"老子曰:"子又恶乎求之哉?"曰:"吾求之于阴阳,十有二年而未得也。"老子曰:"然,使道而可献,则人莫不献之于其君;使道而可进,则人莫不进之于其亲;使道而可以告人,则人莫不告其兄弟;使道而可以与人,则人莫不与其子孙。然而不可者,无它也,中无主而不止,外无正而不行。由中出者,不受于外,圣人不出;由外入者,无主于中,圣人不隐。名,公器也,不可多取。仁义,先王之蘧庐也,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久处。觏而多责。古之至人,假道于仁,托宿于义,以游逍遥之虚,食于苟简之田,立于不贷之圃。逍遥,无为也;苟简,易养也;不贷,无出也。古者谓是采真之游。以富为是者,不能让禄;以显为是者,不能让名。亲权者,不能与人柄,操之则栗,舍之则悲,而一无所鉴,以窥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戮民也。怨、恩、取、与、谏、教、生杀八者,正之器也,唯循大变无所湮者为能用之。故曰:正者,正也。其心以为不然者,天门弗开矣。”
7 P# ^, ~5 f( `5 s/ Q3 B# {
《庄子-外篇-天运》:“孔子见老聃而语仁义。老聃曰:"夫播糠眯目,则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噆肤,则通昔不寐矣。夫仁义惨然,乃愤吾心,乱莫大焉。吾子使天下无失其朴,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又奚杰杰然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以为辩;名誉之观,不足以为广。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4 U" }# W4 k$ h. O; l! i; S. p孔子见老聃归,三日不谈。弟子问曰:"夫子见老聃,亦将何规哉?"孔子曰:"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乎云气而养乎阴阳。予口张而不能。予又何规老聃哉?"子贡曰:"然则人固有尸居而龙见,雷声而渊默,发动如天地者乎?赐亦可得而观乎?"遂以孔子声见老聃。老聃方将倨堂而应,微曰:"予年运而往矣,子将何以戒我乎?"子贡曰:"夫三皇五帝之治天下不同,其系声名一也。而先生独以为非圣人,如何哉?"老聃曰:"小子少进!子何以谓不同?"对曰:"尧授舜,舜授禹。禹用力而汤用兵,文王顺纣而不敢逆,武王逆纣而不肯顺,故曰不同。"老聃曰:"小子少进,余语汝三皇五帝之治天下:黄帝之治天下,使民心一。民有其亲死不哭而民不非也。尧之治天下,使民心亲。民有为其亲杀其杀而民不非也。舜之治天下,使民心竞。民孕妇十月生子,子生五月而能言,不至乎孩而始谁,则人始有夭矣。禹之治天下,使民心变,人有心而兵有顺,杀盗非杀人。自为种而'天下'耳。是以天下大骇,儒墨皆起。其作始有伦,而今乎妇女,何言哉!余语汝:三皇五帝之治天下,名曰治之,而乱莫甚焉。三皇之知,上悖日月之明,下睽山川之精,中堕四时之施。其知惨于蛎虿之尾,鲜规之兽,莫得安其性命之情者,而犹自以为圣人,不可耻乎?其无耻也!"子贡蹴蹴然立不安。”! q9 p; T6 F8 R. t: {+ F) K
《庄子-外篇-天运》:“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十二君,论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钩用。甚矣!夫人之难说也?道之难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夫白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雄,故风化。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于道,无自而不可;失焉者,无自而可。"孔子不出三月,复见,曰:"丘得之矣。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有弟而兄啼。久矣,夫丘不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庄子-外篇-田子方》:“孔子见老聃,老聃新沐,方将被发而干,慹然似非人。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见,曰:“丘也眩与,其信然与?向者先生形体掘若槁木,似遗物离人而立于独也。”于老聃曰:“吾游心物之初。”孔子曰:“何谓邪?”曰:“心困焉而不能知,口辟焉而不能言,尝为汝议乎其将。至阴肃肃,至阳赫赫;肃肃出乎天,赫赫出乎地;两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或为之纪而莫见其形。消息满虚,一晦一明,日改月化,日有所为,而莫见其功。生有所乎萌,死有所乎归,始终相反乎无端而莫知乎其所穷。非是也,且孰为之宗!”孔子曰:“请问游是”。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乐也,得至美而游乎至乐,谓之至人。”
) F  _* {, t' ^" k- r3 X
《庄子-外篇-天道》:“孔子西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藏书,则试往因焉。’孔子曰:‘善。’往见老聃,而老聃不许,于是繙十二经以说。老聃中其说,曰:‘大谩,愿闻其要。’孔子曰:‘要在仁义。’老聃曰:‘请问仁义,人之性邪?’孔子曰:‘然。君子不室仁则不成,不义则不生。仁义,真人之性也,又将奚为矣?’老聃曰:‘请问何谓仁义?’孔子曰:‘中心物恺,兼爱无私,此仁义之情也。’老聃曰:‘意,几乎后言!夫兼爱,不亦迂乎!无私焉,乃私也。夫子若欲使天下无失其牧乎?则天地固有常矣,日月固有明矣,星辰固有列矣,禽兽固有群矣,树木固有立矣。夫子亦放德而行,循道而趋,已至矣;又何偈偈乎揭仁义,若击鼓而求亡子焉?意,夫子乱人之性也!’”
细读以上资料便不难发现,孔子与老子相见并非一时一地,而是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有见过面和一定交流的。而以往的学者们关于孔子问礼于老子的时间确定多有不同,恐不察于此,而将诸次相会强行统一在一时,结果人为地造成了混乱。例如,今人高亨认为孔子是年十七问礼于老子,而清人闫若璩则说是孔子三十四岁,而詹剑峰却把时间定在了孔子三十一岁以前,黄方刚则提出两见老子即孔子五十岁和五十七岁。笔者认为,《礼记-曾子问》所记“孔子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应是孔子与老子的首次相见,盖孔子年十七,即鲁昭公七年,《左传-昭公七年》亦有日食的记载,地点当于鲁地之巷党。从老聃助葬的行为看,当是受鲁国的邀请而至巷党,同时也可说明孔子此时还是“周礼”的初学者,有关葬礼的操作还是“实习”阶段,还需要老师的指导。从老聃与孔子的对话看,老聃直呼孔子其名“丘”而不称“子”或“夫子”之类的话,可见老子年长而孔子尚小,以师的身份呼之曰“丘”。所以把首次见面时间推定在孔子十七岁是相对合理的。而台湾学者张杨明将此次助葬活动考定为孔子71岁恐难服众。
第二次相见,当为《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所记的孔子适周问礼,地点是周,按《史记》所记载的时间是孔子三十岁前,笔者认为应为孔子二十七岁至三十岁之间的某一时间。孔子自语“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又说“立于礼”(《论语-泰伯》)还说“不知礼,无以立也。”(《论语-尧曰》)从这些表述不能看出,孔子三十岁时已有足够的自信而言“立”了,说明从十五岁治学开始,求道问礼至三十岁已有所收获,尤其是关于“周礼”方面。所以说孔子应于三十岁前即二十七至三十岁间正式适周问礼过老子的,其间有明确记载的是孔子二十七岁学于子,孔子好学,学无常师,此其一例。其二,鲁昭公二十二年(公元前520年),即孔子三十二岁,周室发生内乱,前后打了五年之久,显然这段时间也不是适周问礼的合适时间。
第三次相见当在《史记-孔子世家》所记孔子与弟子南宫敬叔一起适周问礼的那一次了。时间应是孔子三十七岁至四十岁之间,这时南宫敬叔在十六至十九岁之间,为什么是这一时段呢?因为鲁昭公二十五年,鲁国内乱,鲁公兵败而奔齐,孔子也因避祸而逃亡齐国,而至鲁昭公二十七年,即孔子三十七岁那一年,有齐大夫欲加害孔子,于是孔子由齐返鲁,斯年又遇吴公子季札之子死,孔子前往观其葬礼,想必是勾起了往事思念老聃,时逢闲暇,却因孔子不便返齐,于是便委托南宫敬叔请示鲁君适周问礼,而此时的鲁昭公是流亡之君,异国苟安,讲不得排场而只能是“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了。而这个时段多有学者认为老子因“王子朝之乱”而身受牵连,已于公元前516年被免官归乡了。笔者认为实为臆测而无实据,王子朝战败逃楚时带走了大量周室典籍不假,但没有文献明言老子因此离周。其二,笔者详细研究过“王子朝之乱”的前后过程,发现王子朝虽为庶子而非嫡子,但深得周景王的喜爱,故周景王临死前废了太子猛,遗诏传位于王子朝,可见王子朝是奉诏继位而居于王城。所以即使是王子朝兵败逃楚而带走周典也是合法的事情,老子并无责任,又何言老子因此而免官呢?在笔者看来,老子非但没有被免官,而且还应新主周敬王重新修复失去典籍的要求留于成周。(就是说,可能老子想走,却没有走成,而只能留下来重建)那么老子是何时离周的呢?笔者认为大概是又过十余年,即公元前504年,因王子朝余党儋翩在郑国的支持下再起事端,伐周六邑,周敬王逃出成周,次年,又在晋国出兵帮助下攻取了王城平息了战乱。想必是这一年之久的战乱期间,盖老子年老又见周之衰,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便乃遂去了。这一年孔子四十八岁,老子大概七十岁上下,老子离周而归居于陈或宋地。这个时间与《庄子》中记载的孔老见面的时间较为符合。
第四次相会当为《庄子-天运》所记,孔子五十一岁,此时老子已归隐于沛地,孔子再度寻聃而问道。我们知道,孔子四十八岁开始修六经,而《庄子-天道》所记“孔子西藏书于周室”定为四十八岁以后数年之事。其二,《庄子-天运》“孔子见老聃而语仁义”一段间有子贡曰,《庄子-田子方》篇“孔子见老聃新沐”一段间有颜回曰,据子贡和颜回的年龄(至少小孔子三十岁)推算此时的孔子亦当五十左右或以上,所以尽管这四段记载的孔老相会可能非同一次,但现存资料不足以考证其具体时年,所以均归于庄子有明确记载孔子年龄的那一年,即孔子五十一岁。但也有学者认为孔子五十一岁这一年,孔子做了中都宰,忙于政事,无暇寻老问道,而笔者认为,一是此时老子已归居于陈或宋地而非于周,距鲁很近,二是孔子开馆授徒已成贤士今又为官涉政,并卓有政绩,四方则之,后又由中都宰升为小司空,后由小司空升为大司空,可谓春风得意之时,正是走亲访友的好时机。三,老子见到孔子首先问到“子来乎?吾闻子,北方之贤者也,子亦得道乎?”这个对话亦可看出孔子已是有所成就和名气的了。
第五次相会,据《庄子-天运》所记,孔子晚年应还有一次与老子会面,此篇所记丘治六经的一段,通过对话不能看出显然是孔子周游列国后又遇老子言心中之郁闷,又据“孔子不出三月,复见曰”句推测孔子与老子此年盖同居一地,当为陈国,即鲁哀公四年(公元前491年)时年孔子六十岁,老子大概八十岁,之后盖老子便西游于秦了。
除此之外,前秦史料中还有《荀子》、《韩非子》、《吕氏春秋》中对老聃均有记载。而秦汉的史料中亦有《史记》、《汉书》、《礼记》、《韩诗外传》、《淮南子》、《新书》、《论衡》等资料中均有老聃的记载,此文便不一一例举。
发表于 2014-8-17 19: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独立的思考!
发表于 2014-9-3 15: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受益匪浅。多谢楼猪的分享
; m9 V$ I( q- l' O% Z; F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发表于 2014-9-9 13: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楊水源 于 2014-9-9 16:12 编辑
* v/ K( e! N) ?" Y( `$ G6 t
3 i/ I2 y/ l* G- \8 _* U; h7 F寧心道友您好..
0 j* l( F4 n9 m下面網址內容正是我對於老子成書的一點研究心得.或許與您之推論邏輯有相呼應之處..9 J% Z7 G# D' V* _! E% U7 p
野人獻曝一番.還請多多指教...) b/ y, }$ o/ f
3 Y6 Z1 \+ z4 N
《還我老子》 老子其人其書揭秘! t$ \$ H; G2 w/ e/ h
http://bbs.laozi.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619&page=1&extra=#pid86991
' @/ e3 B+ i1 G2 }

8 x% P6 e+ j' c(5)從日蝕事件追蹤孔子拜見老子的歷史真相
! I( Y. |8 ]- v/ n) b/ K1 N  |/ k5 x
9 `  `' C8 H6 W7 Y在此摘錄《禮記曾子問》記載孔子問禮老子內容,比較重要之一則來深入研究孔子適周之年代:" x' j$ P4 x$ Y, q
曾子問曰:「葬引至於堩,日有食之,則有變乎?且不乎?」
- W9 A9 M0 ]6 B: r! x孔子曰:昔者吾從老聃助葬于巷黨,及堩日有食之。老聃曰:丘!止柩就道右,止哭以聽變,既明返而後行。曰:「禮也。」反葬而丘問之曰:「夫柩不可返者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己之遲速,則豈如行哉。」老聃曰:「諸侯朝天子,見日而行,逮日而舍,大夫使,見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早出,不暮宿,見星而行者,唯罪人與奔父母之喪者,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見星也?且君子行禮,不以人之親為患。」吾聞老聃云。
% C" P0 {4 p% j) f7 ~$ r   從孔子與曾子的對談中,我們發現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孔子在適周期間,正好有機會趁老子為人主持喪禮時臨場見習,很湊巧!這次喪禮進行中,正好遇上“日蝕”,這個線索非常重要,老子是否真有其人?是否為周景王朝之太史老聃?是否為春秋未期著成《道德經》之聖人?在此可獲得最佳之佐証!3 p1 o2 ^( ^4 E4 l  o
   為了追蹤二千五百多年前,發生在周王朝洛陽的日蝕事件,我特地向國立天文台陳先生求助,承蒙他的幫忙,很快的從電腦中列印出下列資料給我:
, Q' Q. h: p6 o& V" c2 S6 f  洛陽位置:東經112度  北緯34度
9 t3 O  ^9 |% j" {0 W! W  日蝕年份:西元前535、527、525、521、520、518、512、511、510、505、503、501,以上全為日偏食。! L7 N& i& `/ D6 s  f
  在歷史資料中我們找不到能確定孔子適周的年份,所以只好根據〈孔子生平〉〈當代周王朝之歷史背景〉配合〈日蝕事件之年份〉作合理之推論:
6 Y- k0 l3 O" p! K〈一〉從孔子生平評估:2 ^( a% F* M: I( P# x
孔子生於魯襄公二十一年,即西元前五五一年。孔子十九歲完婚,二十四歲(西元前五二七年)那年孔母顏氏與世長辭,孔子守孝三年,故二十八歲前無法遠遊。根據史家考証,孔子適周在三十歲前後數年之間應是可信。----(約西元前五二四~五一八)+ c! {; ~9 G% |$ ]
〈二〉從周王朝史實評估:4 G4 U3 j5 r2 Z# r2 X
魯昭公二十一年〈西元前五二一年〉〈周景王二十四年〉
; U( k% i  Z+ E9 z傳:二十一年,春,天王將鑄無射,冷州鳩曰:『王其以心疾死乎?』
! F) D/ K& T( `6 h& p4 }" t' m% N〈作者按:景王鑄大鐘,樂史預告王將因心疾而死〉' h7 [$ j  \+ B; o9 v0 H9 z
經: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 u2 {7 l' H+ i) P! D- ~8 G; H
〈作者按:孔子學禮於老聃,見習喪葬之禮中途即遇此次日食。〉
) F- z9 q3 Z$ J0 h( S% P% Y. K6 a
3 Q* [  n1 n) f. F: L" _/ E; W: S魯昭公二十二年      〈西元前五二零年〉〈周景王二十五年〉
: N, Z  ^& [) T1 e經: 夏,四月,乙丑,天王崩。
; p9 y3 o1 E. W8 T3 ?; W$ B傳: 王子朝、賓起有寵於景王,王與賓孟說之,欲立之。
. z6 \9 C, h5 \經:六月,叔鞅如京師,葬景王。% i1 L! f! P8 X  R8 U9 Q; h
傳:丁巳,葬景王。
3 J5 \  k+ d( K" ^1 Z) T9 P; {經:王室亂。
! [* s, C6 R- H〈作者按:景王隔年果然因心急突發而猝死,天王駕崩後周王朝因王位之爭而大亂。史記曰:老子居周久之,見周之衰,迺遂西去。邏輯判斷孔子適週問禮應該在此年之前--西元前五二零年以前。〉 & M) |8 s8 ^+ B) ~/ v- {' R
魯昭公二十六年    〈西元前五一六年〉
1 _: A, b/ m, D2 w$ B8 ?" L. |經:冬,十月,天王入於成周。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 f1 `+ b3 F8 o. A
傳:冬,十月,丙申,王起師於滑。辛丑,在郊,逐次於ㄕ。十一月,辛酉,晉師克鞏,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昭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公囂俸周之典籍奔。- R" [& V2 T: E6 ~9 h- ~5 m! A) m
〈作者按:周朝在西元前五二0年,周景王二十五年,周天子景王突然因心臟病發而猝死。因事出意外,景王未及立下遺囑,於是王子朝與王子猛便互奪王位,周王朝因此大亂數年。至西元前五一六年王子猛之弟周敬王攻入京城,王子朝不敵,與一些貴族帶走大批周朝文物典籍,逃奔至楚國。周朝自周景王駕崩,朝政大亂,以此判斷,孔子適周應在周景王駕崩前,即西元前五二0年以前〈孔子三十一歲以前〉。; e- b! K! \' c6 q+ r( f0 ]1 O
〈三〉從日蝕天象評估:
7 I$ D0 `" [. S" o! Y從孔子二十七歲〈昭公一十八年西‧元前五二四年〉至孔子三十五歲〈昭公二十六年‧西元前五一六年〉這八年間在洛陽地區共發生三次日蝕,這三次日蝕的情況是這樣的:* Q" u5 G1 |. d* T1 |0 e2 S9 P
1.前521年06月10日〈昭公二十一年七月壬午日〉〈孔子三十歲〉     日偏食   蝕甚 70/100   09:30am  4 M. G! f+ @0 F; W; L  g7 v0 a9 R$ @
2.前520年11月23日〈昭公二十二年十二月癸酉日〉〈孔子三十一歲〉日偏食   蝕甚 60/100   10:00am  
. E" ?0 \/ y" C+ s3.前518年04月09日〈昭公二十四年五月乙未日〉〈孔子三十三歲〉   日偏食   蝕甚 50/100   07:05am
6 u- a# R+ w/ Q; s6 S* Q6 w某些學者認為孔子遊學於周王城應在魯昭公二十四年,孔子年三十三歲(西元前五一八年),如以前述三項客觀因素作考量,這一年孔子適周是必須存疑的,理由是:
3 x0 _2 w/ M$ p7 m, `7 X第一、西元前五一八年陽曆四月九日確曾發生日蝕,但此日蝕發生時間在早上七時,(作者按:七時為食甚,故日蝕約由六時四十分至七時二十分),依常識判斷此時出殯隊伍已在巷黨中行進,顯然時辰過早。
# a' ~  }: y$ x7 {% l第二、此年為周景王駕崩後第三年,周王朝正亂,孔子是否會選此年訪周值得商榷。又史記曰:「老子見周之衰乃遂去….,不知所終。」恐怕聖人此時早已遠離是非之地,出關西隱而去了。  $ S1 Z8 t; Q; N$ d2 `
至於前520年11月23日〈昭公二十二年〉〈孔子三十一歲〉日偏食蝕甚60/100,發生於10:00am;這次日食發生於冬季不宜遠行,且距離周天子駕崩後僅數月,邏輯判斷孔子更不可能選擇此時節出訪周京洛陽。
! }. D: S4 v) R  T& e其實綜合多項因素,我們發現老子與孔子見面應在孔子三十歲,即周景王二十五年也即魯昭公二十一年(西元前五二一年)。此年孔子適周,問禮於老子,正好有人請老子主持喪事,老子讓遠來見習周禮的孔子當出殯隊伍的前導。西元前五二一年,陽曆六月十日早上九時三十分,這次日偏蝕,很湊巧的印証了中國兩位大聖人的一段典故。孔子適周正好在三十歲之青壯之年。此年他正浸淫於周朝禮制,接受周文化的洗禮。這次的日蝕是發生於魯昭公二十一年(西元前五二一年)夏季六月上午〈09:30am〉蝕甚達百分之七十的日偏食。此時出殯隊伍正進行於巷黨之間堪稱合理。  ^# D. R* F- H" i: p
4 u" H8 T/ `, G$ F* R
以上事實也正好能與《禮記曾子問》所記述孔子與老子互相應答的內容相印証。茲將重點摘錄於後:
7 p9 B# c, _) ]: o/ W1 S: ~「即返,而丘問曰:『夫柩不可返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已之遲速,則豈如行哉。』」3 ]+ i8 Z6 F# {- v) S  s
(作者按: 辦完喪事返家後,孔子對老子因日食而停柩於路旁作法,心有疑慮,便開口發問:「出殯時,死者之棺木不可回頭,亦不可稍作停留嗎?雖然遭遇突來的日食,又不知此日食異象將拖延到何時,您當時決定停柩止進的做法恰當嗎?」)1 k7 X& A4 \7 B1 K6 z3 S( c  T
老子曰:「諸侯朝天子,見日而行,逮日而舍,大夫使,見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早出,不暮宿;見星而行者,唯罪人與奔父母之喪者,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見星也,且君子行禮,不以人之親為患。」& C; l7 V3 [; N+ n; P. \
(作者按:諸侯朝見天子都是日出而行,日落而止,各大夫國卿出使他國也是如此;死者棺木不早出,不晚出,主要是不可見星而行,只有犯罪發配與為父母奔喪者,才會披星載月的趕路,今天遇見日食,怎麼知道會不會是日全蝕而見到星光閃鑠呢?君子替人辦喪禮,不能讓主人家有所憂患啊!)
) t5 V9 s6 I8 q7 q- _. A   從孔子與老子的應答中,我們可以獲知此次日蝕為偏食而非全食。先是孔子因日蝕為偏食仍未至昏天暗地的情況,心裡對老子停柩之決定持懷疑的態度,所以有此一問,而老子才回答:「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見星也,且君子行禮,不以人之親為患。」
9 j+ j+ [9 I8 }   由於人、事、地,甚至天象都吻合印証孔子與老子確實在西元前五百二十一年有所交會接觸。因此《史記》《禮記》《孔子家語》等,這些典籍中所記載有關孔子適周求訪學禮於老子之史料,對於崇尚老學,敬仰老子其人的道學專家們,更應字字珠璣的斟酌,並視為無價之寶。
+ ^: N/ U. ^( ~, N  i( y1 V. n% x* D1 k) {) h6 c/ j
.
9 W$ p: y/ ^; C0 B- `. \  d. f; T5 v. I8 N' @9 l, F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18: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同道的关注。1 N% m. L6 R3 Y. r* o5 c- ?: X

) k! L6 b5 f% ]9 E0 P; C老子与孔子之间,我的观点很鲜明,他们之间的会晤不止一次,而是至少有五次以上。而很多专家恰恰是把几个史料的信息拧在一起去思考,所以往往很难得出可信的结论。
发表于 2014-9-9 19: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史記》與《孔子家書》與《禮記曾子問》所記載都是同一事件..所謂孔子遊學周都洛陽.問禮於老子。9 D+ k, J. t7 t" s
至於莊子書乃是寓言文裁.十有八九皆是用來引射的虛擬故事.不可作為考古之依據也...
# H3 q3 d6 d, F4 ~2 t9 {  b' I孔子與老子若有多次照面..則孔子家書必然會有所記載也...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19: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证明是同一事件?0 ?, w7 F0 Q! G) @+ N* U# n9 J* O4 M

$ @. Q/ u* g: f6 Q
发表于 2014-9-9 20: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楊水源 于 2014-9-9 20:35 编辑 $ Q" `: }5 w7 {/ u, ?
$ f6 f; u. d( S: l
仔細看清楚內容就知....
% `5 R# m# x' x: _' k* x3 q/ X
4 |% h# v$ x$ G8 @  B
《史记》中有两处记载老子与孔子的接触:《史记。老庄韩非列传》: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史记。孔子世家》:“鲁南宫叔敬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孔子自周反于鲁,弟子稍益进焉。”
《礼记-曾子问有四处记载孔子与弟子回忆老子所传授的葬礼知识:
曾子问曰:“古者师行,必以迁庙主行乎?”孔子曰:“天子巡守,以迁庙主行,载于齐车,言必有尊也。今也,取七庙之主以行,则失之矣。当七庙五庙无虚主。虚主者,唯天子崩,诸侯薨与去其国,与袷祭于主,为无主耳。吾闻诸老聃曰:‘天子崩,国君薨,则祝取群庙之主而藏诸祖庙,礼也。卒哭成事,而后,主各反其庙。君去其国,大宰取群庙之主以从,礼也。袷祭于祖,则祝迎四庙之主。主出庙入庙必跸。’老聃云。”
 曾子问曰:“葬引至于堩,日有食之,则有变乎?且不乎?”孔子曰:“昔者,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及堩,日有食之,老聃曰:‘丘!止柩,就道右,止哭以听变’。既明,反而后行。曰:‘礼也’。反葬,而丘问之曰:‘夫柩不可以反者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巳之迟数,则岂如行哉?’老聃曰:‘诸侯朝天子,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奠。大夫使,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蚤出,不暮宿。见星而行者,唯罪人与奔父母之丧者乎?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见星也。且君子行礼,不以人之亲痁患。’吾闻诸老聃云。”
 曾子问曰:“下殇,土周葬于园,遂舆机而往,涂迩故也。今墓远,则其葬也如之何?”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史佚有子而死,下殇也。墓远,召公谓之曰:“何以不棺敛于宫中?”史佚曰:“吾敢乎哉?”召公言于周公,周公曰:“岂不可?”史佚行之。下殇用棺衣棺,自史佚始也。’”
子夏问曰:“三年之丧卒哭,金革之事无辟也者,礼与?初有司与?”孔子曰:“夏后氏三年之丧,既殡而致事,殷人既葬而致事。《记》曰:“君子不夺人之亲,亦不可夺亲也,此之谓乎?”子夏曰:“金革之事无辟也者,非与?”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鲁公伯禽有为为之也。今以三年之丧,从其利者,吾弗知也!’”
, p9 g5 @7 `7 o) E7 C/ x
以上都是講孔子遊學周都洛陽拜見老子學習周禮的情節....
.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20: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睿智,鄙人愚钝。
发表于 2014-9-9 20: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楊水源 于 2014-9-9 20:58 编辑
0 w2 A8 \- d0 M3 t/ W. P& S6 W3 A; h2 n. o8 ~% Z; T9 Y& k) ^
孔子遊周向老子學禮之過程就有這些記載..若是孔子另有再與老子見面怎會沒有留下紀錄?' r2 m" n2 B5 j8 C' g* V4 D( _
莊子說:老子是博大真人〈大羅金仙〉,當代人皆視老子為神人.故孔子也有形容老子為神龍...
% S5 f8 S/ [* n0 x: T7 F就是關尹喜當年守關靜待老子西隱出關...也有紫氣東來之說...." i2 t" n) G$ ?
老子的修為屬佛家講的『佛陀』的位階..修學老子書必須有這種認知..《道德經》是諸經之王之母,一切佛教經典也都不離此經之範籌..
/ W/ }! p( z  D8 Y7 c6 ?+ C0 {您認為道德經是老子著作來給周朝天王太子們學習治國之道..是完全對於修道學問未能有所悟解之言論..確實低估這本無上寶典了...
) o$ P  q: o5 N% A2 i, f) [8 d) }: m) D! [% [# v! h9 L3 u
老子曰:『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致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
- m: g% k' d* h( C" Z* h& W% W
.
# D! i( u/ r' I5 E; _+ V; }8 H
 楼主| 发表于 2014-9-9 21: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子》有似万花筒,观者观到的其实都不是老子而是他自己!& @1 @8 D+ I9 I5 o7 K3 V' L1 I0 y8 Z: Q

* O8 m5 d) d3 B5 `, f解老子,政治家、史学家、哲学家、军事家、修炼家、教育家等等各异,各有所长,皆有可取。6 [  ?" Q) Y  b3 i9 J( S5 ~8 z* [
4 b- A4 ~) r6 `- X" [0 o
惟“还吾老子”、“还原老子”、“还我老子”之论不可取!不论是沈善增、杨义、还是今之杨水源皆不可能还原老子,还原老子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除非仙人现身。
, |- K, {, H: ?
  x. l' D! u9 ]1 M那些重编《老子》的就更为可笑,什么《牟氏老子》等等。因为所有重编皆建立在作者对《老子》的理解基础上。3 k# Q+ |" i# }& D% u. }

# ]6 ?. p& q9 \. ]所有注解都是在猜,只是看谁猜得合情合理罢了。
发表于 2014-9-9 22: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楊水源 于 2014-9-9 22:50 编辑
# k/ V" Y  u9 \4 V& |3 Q2 E: t( z" M5 k7 h4 c9 m- |7 L
莊子曰:『天下大亂,賢聖不明,道德不一。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 z! q1 _# ]* \/ v' P" L8 @# F
譬如耳目,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猶百家眾技也,皆有所長,時有所用。雖然,不該不遍,一曲之士也。判天地之美,析萬物之理,察古人之全,寡能備於天地之美,稱神之容。
7 a: ]9 a* E4 K1 w- E( x. J+ u是故內聖外王之道,闇而不明,鬱而不發,天下之人各為其所欲焉以自為方。悲夫!百家往而不反,必不合矣!後世之學者,不幸不見天地之純,古之大體。道術將為天下裂。』) @! i- q& ?! Q  a8 K
) w$ x* ~) _- F' D
.
0 I) S6 H; j4 U8 X' ~. k- _6 M
) B& r1 l4 `' p2 l* V0 X. s: B: n6 o9 g- h9 ^* v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4: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没有见过“帛书老子”的研老者来说不能说不是一件憾事!. n, B+ E1 W  }& Z
5 y- ^! Y$ U% Z: \6 J( h9 A
帛书老子太珍贵了。
5 u9 a$ _% ^! X  ~' @- ^) P/ h( e* ?  _" C/ @0 g; `3 V# n
对于读过帛书老子而未觉其味的研老者来说,说什么呢,怎么说呢?
. O; V7 \* y  l( ~( n" D: z! J6 o) F0 q. _6 e
当今,老学界可谓无一权威,对老学研究有所贡献的愚下看来刘笑敢、熊铁基等。
0 y9 o) L% d' T' X. H! g' c( n, ^9 G0 \& S7 V0 p0 x* \+ X1 r- f
发表于 2014-9-10 15: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帛書更古早之版本『北大收藏西漢武帝時期之竹簡老子書』都出土了...
# B4 p4 Z9 Z/ H3 y+ ?5 j' M帛書還有何希奇珍貴之處?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6:5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大汉简老子会早于帛书老子?% D; O5 f9 P+ _; l/ a1 }

) B( h, o# l+ W先生一定是大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9-12 21: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先生大概是玩穿越回汉朝去确认去了,太敬业了。
  a! }5 i6 q3 S6 E* u
7 u/ x; t. i0 M1 ?3 ~5 i0 I: p研究帛书老子的尹振环先生把帛书推到了秦前可能不一定准确,但帛甲本绝不可能在北大汉简之后的。
发表于 2014-9-13 13: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帛書就是比戲漢竹簡更較早幾年又如何?您敢保證是最早版本嗎?會比韓非子〈生280年(周赧王三十五年),死于公元前233年〉解老喻老兩篇所用老子文本還早嗎?9 b; w( E( A: r) Y' j
! l6 A+ Q) ~, v, {" r
再參考看看與老子同時代的禮記《禮運大同篇》的文藝風格:
; V# _) z! O: I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脩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D8 I. c; ]- l. n% u( T0 x
4 K% O" E) M6 Q
或是參考比老子孔子更早的周太廟之《金人銘》的文字運用:' K! m$ J4 X$ L- I
我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安樂必戒,無行所悔。勿謂何傷,其禍將長。勿謂何害,其禍將大。勿謂無殘,其禍將然。勿謂莫聞,天妖伺人。熒熒不滅,炎炎奈何?涓涓不壅,將成江河。綿綿不絕,將成網羅。青青不伐?將尋斧柯。誠不能慎之,禍之根也。曰是何傷,禍之門也。強梁者不得其死,好勝者必遇其敵。盜怨主人,民害其貴。君子知天下之不可蓋也,故後之下之,使人慕之。執雌持下,莫能與之爭者。人皆趨彼,我獨守此。眾人惑惑,我獨不從。內藏我知,不與人論技。我雖尊貴,人莫害我。夫江河長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戒之哉!戒之哉!6 n: C5 l& t) e7 [/ T/ ~9 M6 ]
/ q8 n- Y9 O6 K1 c! a
或是比對周朝天子庫房收藏的《陰符經》...等等古籍之文字應用水平...
2 Y1 d& H+ l+ A1 S' ^9 u9 t/ H再比較帛書老子版本魯魚虛虎錯別字一大堆的的文字..
! c- r7 J) k2 C) k9 n- \請問掌握當代最高文化水平,陪侍皇族讀書的“柱下吏”,老子他所著作的文章會像帛書這些錯誤連連的內容文字嗎?+ ~# C! o% `5 g# [+ H
% m/ d: s) N; `7 o- S
.
发表于 2014-9-13 13: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連這麼簡單的辨偽邏輯都搞不懂..如何深入超越腦筋不可思議的中華道家學問....
 楼主| 发表于 2014-9-13 15: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会儿看来搞清版本之前后了,这个不难搞清的都搞不清,那些高深的“辨伪逻辑”能搞懂吗?不太可信。
' w$ Z. K: O. z9 d/ P, @  {# K) x2 u+ i! f) c' O) h# z
现今所谓研究老子的还有个毛病,就是喜欢东拉西扯,相不相干的都能扯上,就是扯不到点上,遗憾。
发表于 2014-9-13 16: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楊水源 于 2014-9-13 16:33 编辑 9 v: h" l5 s  h# d' O$ i8 ~4 U

3 U* k* O. n9 N! D( ^! e7 I怎麼不敢面對事實呢?
- L$ n/ b$ ~. g5 n以春秋戰國周朝的文字應用之成熟與老子本人的文化水平,會著作出帛書老子那些文字內容嗎?9 i( o8 J: ^  Y2 n

! V3 M+ ^! g2 V. N( _: X# t.
/ x; r! t9 O6 v& Y# p& ^: z: V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ICP备11007440号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7-5-24 23: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