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3393|回复: 228

[讨论]蕭規曹隨─漢初的黃老治術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9-13 21: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个贴子最后由fuku在 2004/09/14 0233am 第 1 次编辑]<br><br>蕭規曹隨─漢初的黃老治道之一例<br>史記卷五十四•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全文見下址〉<p>http://chinese.pku.edu.cn/david/HTMLSHI/054.html<p>平陽侯曹參者,沛人也。秦時為沛獄掾,而蕭何為主吏,居縣為豪吏矣。<p>高祖為沛公而初起也,參以中涓從。將擊胡陵、………………………………。<br>賜爵七大夫。擊秦司馬夷軍東,…………………………………………,先登。<br>遷為五大夫。北救阿,擊章邯軍,…………………………………,將碭郡兵。<br>於是乃封參為執帛,號曰建成君。遷為戚公,屬碭郡。<br>其后從攻東郡尉軍,…………………………………,虜秦司馬及御史各一人。<br>遷為執珪。從攻陽武,…………,遂至咸陽,滅秦。項羽至,以沛公為漢王。<br>漢王封參為建成侯。從至漢中,遷為將軍。從還定三秦,………,大破之。<br>賜食邑於寧秦。參以將軍引兵圍章邯於廢丘。……………………,因至滎陽。<br>參自漢中為將軍中尉,從擊諸侯,及項羽敗,還至滎陽,凡二歲。<br>高祖(三)[二]年,拜為假左丞相,入屯兵關中。…………………………。<br>賜食邑平陽。因從韓信擊趙相國夏說軍於鄔東,………………………………。<br>韓信已破趙,為相國,東擊齊。…………………………………………………。<br>韓信為齊王,引兵詣陳,與漢王共破項羽,而參留平齊未服者。<p>項籍已死,天下定,漢王為皇帝,韓信徙為楚王,齊為郡。參歸漢相印。<p>高帝以長子肥為齊王,而以參為齊相國。<p>以高祖六年賜爵列侯,與諸侯剖符,世世勿絕。<br>食邑平陽萬六百三十戶,號曰平陽侯,除前所食邑。<p>孝惠帝元年,除諸侯相國法,更以參為齊丞相。<p>參之相齊,齊七十城。天下初定,悼惠王富於春秋,參盡召長老諸生,問所以安集百姓,如齊故[俗]諸儒以百數,言人人殊,參未知所定。<p>聞膠西有蓋公,善治黃老言,使人厚幣請之。<br>既見蓋公,蓋公為言治道貴清靜而民自定,推此類具言之。<br>參於是避正堂,舍蓋公焉。其治要用黃老術,故相齊九年,齊國安集,大稱賢相。<p>惠帝二年,蕭何卒。參聞之,告舍人趣治行,「吾將入相」。居無何,使者果召參。<p>參去,屬其后相曰:「以齊獄市為寄,慎勿擾也。」<br>后相曰:「治無大於此者乎?」<br>參曰:「不然。夫獄市者,所以并容也,今君擾之,姦人安所容也?吾是以先之。」<p>參始微時,與蕭何善;及為將相,有卻。至何且死,所推賢唯參。<p>參代何為漢相國,舉事無所變更,一遵蕭何約束。<br>擇郡國吏木詘於文辭,重厚長者,即召除為丞相史。<br>吏之言文刻深,欲務聲名者,輒斥去之。<p>日夜飲醇酒。<br>卿大夫已下吏及賓客見參不事事,來者皆欲有言。<br>至者,參輒飲以醇酒,閒之,欲有所言,復飲之,醉而後去,終莫得開說,以為常。<p>相舍后園近吏舍,吏舍日飲歌呼。<br>從吏惡之,無如之何,乃請參游園中,聞吏醉歌呼,從吏幸相國召按之。<br>乃反取酒張坐飲,亦歌呼與相應和。<br>參見人之有細過,專掩匿覆蓋之,府中無事。<p>參子窋【ㄓㄨˊ】為中大夫。惠帝怪相國不治事,以為「豈少朕與」?<p>乃謂窋曰:「若歸,試私從容問而父曰:『高帝新棄群臣,帝富於春秋,君為相,日飲,無所請事,何以憂天下乎?』然無言吾告若也。」<p>窋既洗沐歸,窋侍,自從其所諫參。<br>參怒,而笞窋二百,曰:「趣入侍,天下事非若所當言也。」<p>至朝時,惠帝讓參曰:「與窋胡治乎?乃者我使諫君也。」<br>參免冠謝曰:「陛下自察圣武孰與高帝?」<br>上曰:「朕乃安敢望先帝乎!」<br>曰:「陛下觀臣能孰與蕭何賢?」<br>上曰:「君似不及也。」<br>參曰:「陛下言之是也。且高帝與蕭何定天下,法令既明,今陛下垂拱,參等守職,遵而勿失,不亦可乎?」<br>惠帝曰:「善。君休矣!」<p>參為漢相國,出入三年。卒,謚懿侯。子窋代侯。<p>百姓歌之曰:「蕭何為法,顜【ㄐ一ㄤˇ】若畫一;曹參代之,守而勿失。載其清凈,民以寧一。」<p>平陽侯窋,高后時為御史大夫。孝文帝立,免為侯。立二十九年卒,謚為靜侯。子奇代侯,立七年卒,謚為簡侯。子時代侯。時尚平陽公主,生子襄。時病癘,歸國。立二十三年卒,謚夷侯。子襄代侯。襄尚衛長公主,生子宗。立十六年卒,謚為共侯。子宗代侯。征和二年中,宗坐太子死,國除。<p>太史公曰:曹相國參攻城野戰之功所以能多若此者,以與淮陰侯俱。及信已滅,而列侯成功,唯獨參擅其名。參為漢相國,清靜極言合道。然百姓離秦之酷后,參與休息無為,故天下俱稱其美矣。<br> [em02]: <p>
发表于 2004-9-16 08: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文言文,又是繁体字,对历史又朦朦胧胧,fuku兄,能用白话文简单说几句吗?
 楼主| 发表于 2004-9-16 21: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轩 道友:<p>研究老學或黃老治術,對文言文、繁體字、及歷史,恐怕不能不下點功夫!<p>http://chinese.pku.edu.cn/david/HTMLSHI/054.html<p>上址是北大中文系提供的史記電子檔,可以一般文書處理軟體閱讀,方便註記。<p>以下網址可以找到簡體版的免費電子書,只能閱讀,不方便註記。<p>http://sshtm.ssreader.com/html/mianfei/mianfei004200a0a.htm<p>劉邦是中國史上第一個平民帝王,文景之治是中國史上著稱的黃老之治,司馬遷不幸生在武帝治下,與孔子、老子相去五百年,如果要找中國特色的話,史記是個起點,但在武帝迷封禪,陰陽五行,方仙道的氛圍下,讀史記要能讀出太史公意在言外的褒貶並不容易。<p>曹參出身獄掾,即所謂的刀筆吏,今之典獄長。<p>荀子曾為稷下學派末代祭酒,他的兩個學生李斯與韓非,為秦始皇所建立的文官制度表現在沛地除沛令外,即蕭何為主吏而曹參為獄掾,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中國雖歷經改朝換代,但真正的統治集團恐怕還是源自法家的這些刀筆吏吧!<p>曹參的可貴在接任齊相後,向蓋公請教黃老治術而且身體力行,由其囑託後相齊獄市之言,可見對人性之惡採疏導而不用圍堵。繼蕭何任漢丞相之後,其選任大臣之原則,管理屬下的方法,對惠帝及兒子的開導,皆俯合老子五千言的精神,無怪身死之後猶能澤及五世子孫。<p>敝人國學淺薄,此文原意在拋磚引玉,盼各方道長不吝賜教。
发表于 2004-9-17 22: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张紫轩2004/09/16 08:21am 发表的内容:<br>又是文言文,又是繁体字,对历史又朦朦胧胧,fuku兄,能用白话文简单说几句吗?<br>
<br>* 哈哈 ! 蕭規曹隨 &#59; 就是沒有 獨立思考 的能力 .
 楼主| 发表于 2004-9-19 04: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黃寬德2004/09/17 10:58pm 发表的内容:<br>* 哈哈 ! 蕭規曹隨 &#59; 就是沒有 獨立思考 的能力 .<br>
<br>沒有 或不能 “獨立思考”的人,最好 “曹隨”!不是嗎?
发表于 2004-9-23 14: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头痛的就是文言文和繁体字。看来你们英雄叹英雄了,一个香港,一个台北,发扬光大还来不及呢。你们独立思考吧。不过我觉得无论是黄老之治还是什么之治,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都有其必然性。到那时候必然黄老之治,到那时候又必然别的什么之治。水到渠成,物极必反。<br>
发表于 2004-9-24 15: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张紫轩2004/09/16 08:21am 发表的内容:<br>又是文言文,又是繁体字,对历史又朦朦胧胧,fuku兄,能用白话文简单说几句吗?<br>
<p>简化字是文,繁体字是武,对历史又朦朦胧胧,fuku兄能文能无。
发表于 2004-9-26 22: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fuku2004/09/19 04:43am 发表的内容:<br>沒有 或不能 “獨立思考”的人,最好 “曹隨”!不是嗎?<br>
<br>* 對 , 這叫做有 (自知之明) 是也 .
 楼主| 发表于 2004-9-27 00: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黃寬德2004/09/26 10:57pm 发表的内容:<br>* 對 , 這叫做有 (自知之明) 是也 .<br>
<br>老子有言:「知人者智,自知者明。」<p>明末清初有個很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叫“黃宗羲”,剛看了一遍他的《明夷待訪錄》,覺得很精彩,特錄第一段‘原君’於下,以作為談資。<p>《明夷待訪錄》<br>原君<br>原臣<br>原法<br>置相<br>學校<br>取士<br>建都<br>田制<br>兵制<br>財計<br>胥吏<br>奄宦<br>  余常疑孟子一冶一亂之言,何三代而下之有亂無治也?乃觀胡翰所謂十二運者,起周敬王甲子以至於今,皆在一亂之運\\、向後二十年交入「大壯」,始得一治,則三代之盛猶未絕望也。<br>  前年壬寅夏,條具為治大法,未卒數章,遇火而止。今年自藍水返於故居,整理殘帙,此卷猶未失落於擔頭艙底,兒子某某請完之。<br>  冬十月,雨窗削筆,喟然而歎曰:昔王冕倣《周禮》,著書一卷,自謂「吾未即死,持此以遇明主,伊、呂事業不難致也」,終不得少試以死。冕之書未得見,其可致治與否,固末可知。然亂運未終,亦何能為「大壯」之交!吾雖老矣,如箕子之見訪,或庶幾焉。豈因「夷之初旦,明而末融」,遂祕其百也!<br>  癸卯,梨洲老人識。<br>原君<br>  有生之初,人各自私也,人各自利也,天下有公利而莫或興之,有公害而莫或除之。<br>  有人者出,不以一己之利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為害,而使天下釋其害。此其人之勤勞必千萬於天下之人。夫以千萬倍之勤勞而己又不享其利,必非天下之人情所欲居也。故古之人君,量而不欲入者,許由、務光是也;入而又去之者,堯、舜是也;初不欲入而不得去者,禹是也。豈古之人有所異哉?好逸惡勞,亦猶夫人之情也。<br>  後之為人君者不然,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亦無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始而慚焉,久而安焉,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享無窮;漢高帝所謂「某業所就,孰與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覺溢之於辭矣。此無他,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br>  今也以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是以其末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曾不慘然!曰「我固為子孫創業也」。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為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br>  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鳴呼,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br>  古者天下之人愛戴其君,比之如父,擬之如天,誠不為過也。今也天下之人怨惡其君,視之如寇讎,名之為獨夫,固其所也。而小儒規規焉以君臣之義無所逃於天地之間,至桀、紂之暴,猶謂湯、武不當誅之,而妄傳伯夷、叔齊無稽之事,使兆人萬姓崩潰之血肉,曾不異夫腐鼠。豈天地之大,於兆人萬姓之中,獨私其一人一姓乎?是故武王聖人也,孟子之言,聖人之言也。<br>  後世之君,欲以如父如天之空名禁人之窺伺者,皆不便於其言,至廢孟子而不立,非導源於小儒乎!<br>  雖然,使後之為君者,果能保此產業,傳之無窮,亦無怪乎其私之也。既以產業視之,人之欲得產業,誰不如我?攝緘縢,固局鐍,一人之智力不能勝天下欲得之者之眾,遠者數世,近者及身,其血肉之崩潰在其子孫矣。<br>  昔人願世世無生帝王家,而毅宗之語公主,亦日:「若何為生我家!」痛哉斯言!回思創業時,其欲得天下之心,有不廢然摧沮者乎!是故明乎為君之職分,則唐、虞之世,人人能讓,許由、務光非絕塵也;不明乎為君之職分,則市井之間,人人可欲,許由、務光所以曠後世而不聞也。然君之職分難明,以俄頃淫樂不易無窮之悲,雖愚者亦明之矣。<br>
 楼主| 发表于 2004-9-27 16: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张紫轩2004/09/23 02:45pm 发表的内容:<br>我最头痛的就是文言文和繁体字。看来你们英雄叹英雄了,一个香港,一个台北,发扬光大还来不及呢。你们独立思考吧。不过我觉得无论是黄老之治还是什么之治,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都有其必然性。到那时候必然黄老之 ...<br>
<br>“不过我觉得无论是黄老之治还是什么之治,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都有其必然性。到那时候必然黄老之治,到那时候又必然别的什么之治。水到渠成,物极必反。”<p>所言甚是 !<p>香港是島,台灣是島,秦皇島是不是島要請教,有一個共同點“都在東邊”。<p>古中國人謂“東夷西狄北胡南蠻”秦之先與戎狄雜處,而楚越自稱荊蠻,箕子封朝鮮,是黃宗羲言「夷之初旦,明而未融」,故‘條具為治之法’,猶冀‘如箕子之見訪,或庶幾焉。’而稱其論治之文曰:《明夷待訪錄》。<p>他的看法與您略同:<p>“余常疑孟子一冶一亂之言,何三代而下之有亂無治也?乃觀胡翰所謂十二運者,起周敬王甲子以至於今,皆在一亂之運\\、向後二十年交入「大壯」,始得一治,則三代之盛猶未絕望也。”
发表于 2004-9-30 10: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是岛,台湾是岛,秦皇岛是不是岛要请教,有一个共同点,‘都在东边’”。<br>秦皇岛是一个半岛,东南临渤海,西北靠燕山,是一个“青山常在水常流,人生乐此更何求”的神仙居住的地方。闻名世界的旅游胜地北戴河、山海关,只是秦皇岛管辖的两个区,北戴河区、山海关区,还有一个区叫海港区。北戴河以她的沙滩细柔、海水幽静从未有台风大海浪、阳光不灼人而闻名;山海关以他天下第一关的雄姿,以他长城入海处的风韵,以他万里长城的起点,以他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的战略要地而闻名。秦皇岛以北戴河山海关自豪,但却未以此闻名。秦皇岛以秦始皇派使者从秦皇岛入海东渡日本求仙而闻名。<br>您上面谈的《明夷待访录》,简单说是什么意思?看不懂。
 楼主| 发表于 2004-9-30 14: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fuku在 2004/10/01 0201pm 第 1 次编辑]<br><br>您上面谈的《明夷待访录》,简单说是什么意思?看不懂。<p>《明夷待訪錄》<br>【目錄】<br>原君<br>原臣<br>原法<br>置相<br>學校<br>取士<br>建都<br>田制<br>兵制<br>財計<br>胥吏<br>奄宦<p>【序文】<p>  余常疑孟子一冶一亂之言,何三代而下之有亂無治也?乃觀胡翰所謂十二運者,起周敬王甲子以至於今,皆在一亂之運\\、向後二十年交入「大壯」,始得一治,則三代之盛猶未絕望也。<br>  前年壬寅夏,條具為治大法,未卒數章,遇火而止。今年自藍水返於故居,整理殘帙,此卷猶未失落於擔頭艙底,兒子某某請完之。<br>  冬十月,雨窗削筆,喟然而歎曰:昔王冕倣《周禮》,著書一卷,自謂「吾未即死,持此以遇明主,伊、呂事業不難致也」,終不得少試以死。冕之書未得見,其可致治與否,固末可知。然亂運未終,亦何能為「大壯」之交!吾雖老矣,如箕子之見訪,或庶幾焉。豈因「夷之初旦,明而末融」,遂祕其百也!<br>  癸卯,梨洲老人識。<p>梨洲老人 黃宗羲 於吳三桂為了陳圓圓從山 [em02]: 海關引清兵入關之後,就成了前朝遺臣,但在南方猶有三籓,台灣猶有鄭成功,所以在文章的前言中稱「夷之初旦,明而末融」,蓋以滿人為東夷,清政權初生,而明政權尚未完全消亡也。滿夷入據中國成了中國人,明遺臣而居東方又冀望「如箕子之見訪,而受封朝鮮」者,故自謙稱「明夷」。<p>想效法『昔王冕倣《周禮》,著書一卷,自謂「吾未即死,持此以遇明主,伊、呂事業不難致也」』,又怕被譏不忠,故引「胡翰所謂十二運之說」以「向後二十年交入「大壯」,始得一治,則三代之盛猶未絕望也。」為自己的向新朝求官取得正當性,故曰:《明夷待訪錄》<p>黃【德寬】老 常為文倡導“獨立思考”,觀‘梨洲老人 黃宗羲’之《明夷待訪錄》,是誠其來有自也乎?<br>
发表于 2004-10-1 08: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说来,明夷、梨洲都是指黄宗羲了。<br>还是几年前我看过一本《白门柳》的小说,硬着头皮看完的,就因为它被评为茅盾文学奖,我才看的。小说中的黄宗羲是个血气方刚、宁死不屈的青年,他父亲是东林党的领袖,他也是复社的领袖,都是反清复明的。他思想很深刻,言谈很尖锐,好象没有那种“怕被讥为不忠”的意识。当然,那是小说,小说的主人翁也不是黄宗羲。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 14: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张紫轩2004/10/01 08:35am 发表的内容:<br>如此说来,明夷、梨洲都是指黄宗羲了。<br>还是几年前我看过一本《白门柳》的小说,硬着头皮看完的,就因为它被评为茅盾文学奖,我才看的。小说中的黄宗羲是个血气方刚、宁死不屈的青年,他父亲是东林党的领袖,他 ...<br>
<p>傳言:清初明遺臣五人,渡台尋鄭成功之奧援,共圖反清復明。鄭與五大臣密商成立“洪門”秘密組織,遂資請五老返京發展組織,並宣稱密約於渡海時遭颱風掉入台海,是稱其組織規章為「洪門海底」。清廷得知後也發展一密探組織,主要以吸收鹽道販夫,後擴及各業走卒,稱“安清幫”,兩幫歷有清至今300餘年鬥爭發展,號稱「洪門一大片,青幫一條線」,「青洪本一家」,黃宗羲 似乎是「洪門五老」之一,但從其《明夷待訪錄》觀之,他欲效忠於全國人民,欲以其見解帶給人民“三代之盛世”,以交20年後「大壯」之運。<p>觀前引之第一段【原君】,相信他對鄧小平確立的任期制,一定含笑九泉死亦瞑目了!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 15: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方今兩岸領導人均已確立任期制。原君之論在兩岸剛獲得解決,唯政務官於大臣之道多認識不清,特錄 第二段 原臣 供兩岸欲任大臣者 參酌。<p>原臣<p>  有人焉,視於無形,聽於無聲,以事其君,可謂之臣乎?曰:否!殺其身以事其君,可謂之臣乎?曰:否。夫視於無形,聽於無聲,資於事父也;殺其身者,無私之極則也。而猶不足以當之,則臣道如何而後可?曰:緣夫天下之大,非一人之所能冶,而分冶之以群工。<p>  故我之出而仕也,為天下,非為君也;為萬民,非為一姓也。吾以天下萬民起見,非其道,即君以形聲強我,未之敢從也,況於無形無聲乎!非其道,即立身於其朝,未之敢許也,況於殺其身乎!不然,而以君之一身一姓起見,君有無形無聲之嗜慾,吾從而視之聽之,此宦官宮妾之心也;君為己死而為己亡,吾從而死之亡之,此其私暱者之事也。是乃臣不臣之辨也。<p>  世之為臣者昧於此義,以謂臣為君而設者也。君分吾以天下而後治之,君授吾以人民而後牧之,視天下人民為人君橐中之私物。今以四方之勞擾,民生之憔悴,足以危吾君也,不得不講治之牧之之術。苟無係於社稷之存亡,則四方之勞擾,民生之憔悴,雖有誠臣,亦以為纖芥之疾也。<p>  夫古之為臣者,於此乎,於彼乎?蓋天下之治亂,不在一姓之興亡,而在萬民之憂樂。是故桀、紂之亡,乃所以為治也:秦政、蒙古之興,乃所以為亂也;晉、宋、齊、梁之興亡,無與於治亂者也。為臣者輕視斯民之水火,即能輔君而興,從君而亡,其於臣道固末嘗不背也。<p>  夫治天下猶曳大木然,前者唱邪,後者唱許。君與臣,共曳木之人也;若手不執紼,足不履地,曳木者唯娛笑於曳木者之前,從曳木者以為良,而曳木之職荒矣。<p>  嗟乎!後世驕君自恣,不以天下萬民為事。其所求乎草野者,不過欲得奔走服役之人。乃使草野之應於上者,亦不出夫奔走服役,一時免於寒餓、遂感在上之知遇,不復計其禮之備與不備,躋之僕妾之間而以為當然。<p>  萬曆初,神宗之待張居正,其禮稍優,此於古之師傅未能百一;當時論者駭然居正之受無人臣禮。夫居正之罪,正坐不能以師傅自待,聽指使於僕妾,而責之反是,何也?是則耳目浸淫於流俗之所謂臣者以為鵠矣!又豈知臣之與君,名異而實同耶?<p>  或曰:臣不與子並稱乎?曰:非也。父子一氣,子分父之身而為身。故孝子雖異身,而能日近其氣,久之無不通矣;不孝之子,分身而後,日遠日疏,久之而氣不相似矣。君臣之名,從天下而有之者也。吾無天下之責,則吾在君為路人。出而仕於君也,不以天下為事,則君之僕妾也;以天下為事,則君之師友也。夫然,謂之臣,其名累變。夫父子固不可變者也。<br>
发表于 2004-10-2 23: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的话都是黄宗羲说的吗?我很费劲看完,感觉黄比共产党的干部还有理论水平,比共产党员还共产党员。所以我还得重新读一下白门柳。建议您把原臣下边的那几章都贴出来,最好能有点注解。真是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楼主| 发表于 2004-10-3 00: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张紫轩2004/10/02 11:23pm 发表的内容:<br>上面的话都是黄宗羲说的吗?我很费劲看完,感觉黄比共产党的干部还有理论水平,比共产党员还共产党员。所以我还得重新读一下白门柳。建议您把原臣下边的那几章都贴出来,最好能有点注解。真是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br>
<br>原法<br>  三代以上有法,三代以下無法。<p>  何以言之?二帝、三王知天下之不可無養也,為之授田以耕之;知天下之不可無衣也,為之授地以桑麻之:知天下之不可無教也,為之學校以興之,為之婚姻之禮以防其淫,為之卒乘之賦以防其亂。<p>此三代以上之法也,固末嘗為一己而立也。<p>  後之人主,既得天下,唯恐其祚命之不長也,子孫之不能保有也,思患於未然以為之法。<p>然則其所謂法者,一家之法,而非天下之法也。<br>是故秦變封建而為郡縣,以郡縣得私於我也;<br>漢建庶孽,以其可以藩屏於我也;<br>宋解方鎮之兵,以方鎮之不利於我也。<p>此其法何曾有一毫為天下之心哉!而亦可謂之法乎?<p>  三代之法,藏天下於天下者也:<p>山澤之利不必其盡取,刑賞之權不疑其旁落,貴不在朝廷也,賤不在草莽也。在後世方議其法之疏,而天下之人不見上之可欲,不見下之可惡,<p>法愈疏而亂愈不作,所謂無法之法也。<p>  後世之法,藏天下於筐篋者也;利不欲其遺於下,福必欲其斂於上;用一人焉則疑其自私,而又用一人以制其私;行一事焉則慮其可欺,而又設一事以防其欺。天下之人共知其筐篋之所在,吾亦鰓鰓然日唯筐篋之是虞,向其法不得不密。<p>法愈密而天下之亂即生於法之中,所謂非法之法也。<p>  論者謂一代有一代之法,子孫以法祖為孝。夫非法之法,前王不勝其利欲之私以創之,後王或不勝其利欲之私以壞之。壞之者固足以害天下,其創之者亦未始非害天下者也。乃必欲周旋於此膠彼漆之中,以博憲章之餘名,此俗儒之勦【ㄔㄠ 抄】說也。<p>即論者謂天下之治亂不繫於法之存亡。<p>  夫古今之變,至秦而一盡,至元而又一盡,經此二盡之後,古聖王之所惻隱愛人而經營者蕩然無具,苟非為之遠思深覽,一一通變,以復井田、封建、學校、卒乘之舊,雖小小更革,生民之戚戚終無已時也。<p>  即論者謂有治人無治法,吾以謂有治法而後有治人。<p>自非法之法桎梏天下人之手足,即有能治之人,終不勝其牽挽嫌疑之顧盼,有所設施,亦就其分之所得,安於苟簡,而不能有度外之功名。<p>使先王之法而在,莫不有法外之意存乎其間。其人是也,則可以無不行之意;其人非也,亦不至深刻羅網,反害天下。故曰有治法而後有治人。<br>
 楼主| 发表于 2004-10-3 00: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置相<p>  有明之無善治,自高皇帝罷丞相始也。<p>  原夫作君之意,所以冶天下也。天下不能一人而治,則設官以治之;是官者,分身之君也。<p>  孟子曰:「天子一位,公一位,侯一位,伯一位,子男同一位,凡五等。君一位,卿一位,大夫一位,上士一位,中士一位,下士一位,凡六等。」蓋自外而言之,天子之去公,猶公、侯、伯、子、男之遞相去;自內而言之,君之去卿,猶卿、大夫、士之遞相去。非獨至於天子遂截然無等級也。<p>  昔者伊尹、周公之攝政,以宰相而攝天子,亦不殊於大夫之攝卿,士之攝大夫耳。後世君驕臣諂,天子之位始不列於卿、大夫、士之間,而小儒遂河漢其攝位之事,以至君崩子立,忘哭泣衰絰之哀,講禮樂征伐之治,君臣之義未必全,父子之恩已先絕矣。不幸國無長君,委之母后,為宰相者方避嫌而處,寧使其決裂敗壞,貽笑千古,無乃視天子之位過高所致乎?<p>  古者君之待臣也,臣拜,君必答拜。秦、漢以後,廢而不講,然丞相進,天子御座為起,在輿為下。宰相既罷,天子更無與為禮者矣。遂謂百官之設,所以事我,能事我者我賢之,不能事我者我否之。設官之意既訛,尚能得作君之意乎?古者不傳子而傳賢,其視天子之位,去留猶夫宰相也。其後天子傳子,宰相不傳子。天子之子不皆賢,尚賴宰相傳賢足相補救,則天子亦不失傳賢之意。<p>  宰相既罷,天子之子一不賢,更無與為賢者矣,不亦并傳子之意而失者乎?或謂後之入閣辦事,無宰相之名,有宰相之實也。曰:不然。入閣辦事者,職在批答,猶開府之書記也。其事既輕,而批答之意,又必自內授之而後擬之,可謂有其實乎?吾以謂有宰相之實者,今之宮奴也。蓋大權不能無所寄,彼宮奴者,見宰相之政事墜地不收,從而設為科條,增其職掌,生殺予奪出自宰相者,次第而盡歸焉。<p>  有明之閣下,賢者貸其殘膏剩馥,不賢者假其喜笑怒罵,道路傳之,國史書之,則以為其人之相業矣。故使宮奴有宰相之實者,則罷丞相之過也。閣下之賢者,盡其能事則曰法祖,亦非為祖宗之必足法也。其事位既輕,不得不假祖宗以壓後王,以塞宮奴。祖宗之所行未必皆當,宮奴之黠者又復條舉其疵行,亦曰法祖,而法祖之論荒矣。使宰相不罷,自得以古聖哲王之行摩切其主,其主亦有所畏而不敢不從也。<p>  宰相一人,參知政事無常員。每日便殿議政,天子南面,宰相、六卿、諫官東西面以次坐。其執事皆用士人。凡章奏進呈,六科給事中主之,給事中以白宰相,宰相以白天子,同議可否。天子批紅。天子不能盡,則宰相批之,下六部施行。更不用呈之御前,轉發閣中票擬,閣中又繳之御前,而後下該衙門,如故事住返,使大權自宮奴出也。<p>  宰相設政事堂,使新進士主之,或用待詔者。唐張說為相,列五房於政事堂之後:一曰吏房,二曰樞機房,三曰兵房,四曰戶房,五曰刑禮房,分曹以主眾務,此其例也。四方上書言利弊者及待詔之人皆集焉,凡事無不得達。<br>
 楼主| 发表于 2004-10-3 00: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學校<p>  學校,所以養士也。<p>  然古之聖王,其意不僅此也,必使治天下之具皆出於學校,而後設學校之意始備。非謂班朝,布令,養老,恤孤,訊馘【ㄒㄩˋ】,大師旅則會將士,大獄訟則期吏民,大祭祀則享始祖,行之自辟雍也。蓋使朝廷之上,閭閻之細,漸摩濡染,莫不有詩書寬大之氣,天子之所是未必是,天子之所非未必非,天子亦遂不敢自為非是,而公其非是於學校。<p>  是故養士為學校之一事,而學校不僅為養士而設也。<p>  三代以下,天下之是非一出於朝廷。天子榮之,則群趨以為是;天子辱之,則群擿【ㄊ一ˋ 揭發】以為非。簿書、期會、錢穀、戎獄,一切委之俗吏。時風眾勢之外,稍有人焉,便以為學校中無當於緩急之習氣。而其所謂學校者,科舉囂【ㄒ一ㄠ】爭,富貴熏心,亦遂以朝廷之勢利一變其本領,而士之有才能學術者,且往住自拔於草野之間,於學校初無與也,究竟養士一事亦失之矣。<p>  於是學校變而為書院。有所非也,則朝廷必以為是而榮之;有所是也,則朝廷必以為非而辱之。偽學之禁,書院之毀,必欲以朝廷之權與之爭勝。其不仕者有刑,曰:「此率天下士大夫而背朝廷者也。」其始也,學校與朝廷無與;其繼也,朝廷與學校相反。不特不能養士,且至於害士,猶然循其名而立之何與?<p>  東漢太學三萬人,危言深論,不隱豪強,公卿避其貶議。宋諸生伏闕搥鼓,請起李綱。三代遺風,惟此猶為相近。使當日之在朝廷者,以其所非是為非是,將見盜賊奸邪懾心於正氣霜雪之下!君安而國可保也。乃論者目之為衰世之事,不知其所以亡者,收捕黨人,編管陳、歐,正坐破壞學校所致,而反咎學校之人乎!<p>  嗟乎!天之生斯民也,以教養託之於君。授田之法廢,民買田而自養,猶賦稅以擾之;學校之法廢,民蚩蚩而失教,猶勢利以誘之。是亦不仁之甚,而以其空名躋之曰「君父,君父」,則吾誰欺!<p>郡縣學官,毋得出自選除。<p>  郡縣公議,請名儒主之。自布衣以至宰相之謝事者,皆可當其任,不拘已任未任也。其人稍有干於清議,則諸生得共起而易之,曰:「是不可以為吾師也。」其下有《五經》師,兵法、曆算、醫、射各有師,皆聽學官自擇。<p>  凡邑之生童皆裹糧從學,離城煙火聚落之處士人眾多者,亦置經師。民間童子十人以上,則以諸生之老而不仕者充為蒙師。故郡邑無無師之士,而士之學行成者,非主六曹之事,則主分教之務,亦無不用之人。<p>  學宮以外,凡在城在野寺觀庵堂,大者改為書院,經師領之,小者改為小學,蒙師領之,以分處諸生受業。其寺產即隸於學,以贍諸生之貧者。二氏【道與釋】之徒,分別其有學行者,歸之學宮,其餘則各還其業。<p>  太學祭酒,推擇當世大儒,其重與宰相等,或宰相退處為之。每朔日,天子臨幸太學,宰相、六卿、諫議皆從之。祭酒南面講學,天子亦就弟子之列。<p>  政有缺失,祭酒直言無諱。<p>  天子之子年至十五,則與大臣之子就學於太學,使知民之情偽,且使之稍習於勞苦,毋得閉置宮中,其所聞見不出宦官宮妾之外,妄自崇大也。<p>  郡縣朔望,大會一邑之縉紳士子。學官講學,郡縣官就弟子列,北面再拜。師弟子各以疑義相質難。其以簿書期會,不至者罰之。郡縣官政事缺失,小則糾繩,大則伐鼓號於眾。其或僻郡下縣,學官不得驟得名儒,而郡縣官之學行過之者,則朔望之會,郡縣官南面講學可也。<p>  若郡縣官少年無實學,妄自壓老儒而上之者,則士子譁而退之。<p>  擇名儒以提督學政,然學官不隸屬於提學,以其學行名輩相師友也。每三年,學官送其俊秀於提學而考之,補博士弟子;送博士弟子於提學而考之,以解禮部,更不別遣考試官。發榜所遺之士,有平日優於學行者,學官咨於提學補入之。其弟子之罷黜,學官以生平定之,而提學不與焉。<p>  學曆者能算氣朔,即補博士弟子。其精者同入解額,使禮部考之,官於欽天監。學醫者送提學考之,補博士弟子,方許行術。歲終,稽其生死效否之數,書之於冊,分為三等:下等黜之;中等行術如故;上等解試禮部,入太醫院而官之。<p>  凡鄉飲酒,合一郡一縣之縉紳士子。士人年七十以上,生平無玷清議者,庶民年八十以上,無過犯者,皆以齒南面,學官、郡縣官皆北面,憲老乞言。<p>  凡鄉賢名宦祠,毋得以勢位及子弟為進退。功業氣節則考之國史,文草則稽之傳世,理學則定之言行。此外鄉曲之小譽,時文之聲名,講章之經學,依附之事功,已經入祠者皆罷之。<p>  凡郡邑書籍,不論行世藏家,博搜重購。每書鈔印三冊,一冊上祕府,一冊送太學,一冊存本學。時人文集,古文非有師法,語錄非有心得,奏議無裨實用,序事無補史學者,不許傳刻。其時文、小說、詞曲、應酬代筆,已刻者皆追板燒之。士子選場屋之文及私試義策,蠱惑坊市者,弟子員黜革,見任官落職,致仕官奪告身。<p>  民間吉凶,一依朱子《家禮》行事。庶民未必通諳,其喪服之制度,木主之尺寸,衣冠之式,宮室之制,在市肆工藝者,學官定而付之;離城聚落,蒙師相其禮以革習俗。<p>  凡一邑之名蹟及先賢陵墓祠宇,其修飾表章,皆學官之事。淫祠通行拆毀,但留土穀,設主祀之。故入其境,有違禮之祀,有非法之服,市懸無益之物,土留未掩之喪,優歌在耳,鄙語滿街,則學官之職不修也。<br>
 楼主| 发表于 2004-10-3 00: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取士<br>  取士上<br>  取士之弊,至今日制科而極矣。故毅宗嘗患之也,為拔貢、保舉、准貢、特授、積分、換授,思以得度外之士。乃拔貢之試,猶然經義也,考官不遣詞臣,屬之提學,既已輕於解試矣。<br>  保舉之法,雖曰以名取人,不知今之所謂名者何憑也,勢不得不雜以賄賂請託。及其捧檄而至,吏部以一義一論試之,視解試為尤輕矣。准貢者用解試之副榜,特授者用會試之副榜。夫副榜,黜落之餘也。其黜落者如此之重,將何以待中式者乎?積分不去貲郎,其源不能清也;換授以優宗室,其教可不豫乎!凡此六者,皆不離經義,欲得勝於科目之人,其法反不如科目之詳,所以徒為紛亂而無益於時也。<br>  唐進士試詩賦,明經試墨義。所謂墨義者,每經問義十道,五道全寫疏,五道全寫注。宋初試士,詩、賦、論各一首,策五道,帖《論語》十,帖對《春秋》或《禮記》墨義十條,其九經、五經、三禮、三傳、學究等,設科雖異,其墨義同也。<br>  王安石改法,罷詩賦、帖經、墨義,中書撰大義式頒行,須通經有文采,乃為中格,不但如明經、墨義、粗解章句而已。然非創自安石也,唐柳冕即有「明《六經》之義,合先王之道者以為上等,其精於傳注與下等」之議。權德輿駁曰:「注疏猶可以質驗,不者有司率情上下其手,既失其末,又不得其本,則蕩然矣。」<br>  其後宋祁、王珪累有「止問大義,不責記誦」之奏,而不果行,至安石始決之。<br>  故時文者帖書、墨義之流也。今日之弊,在當時權德輿已盡之。向若因循不改,則轉相模勒,日趨浮薄,人才終無振起之時。若罷經義,遂恐有棄經不學之士,而先王之道益視為迂闊無用之具。<br>  余謂當復墨義古法,使為經義者全寫注疏、大全、漢宋諸儒之說,一一條具於前,而後申之以己意,亦不必墨守一先生之言。由前則空疏者絀,由後則愚蔽者絀,亦變浮薄之一術也。<br>  或曰:「以誦數精粗為中否,唐之所以賤明經也,寧復貴其所賤乎?」曰:「今日之時文,有非誦數時文所得者乎?同一誦數也,先儒之義學,其愈於餖飣之剿說亦可知矣。非謂守此足以得天下之士也,趨天下之士於平實,而通經學古之人出焉。昔之詩賦亦何足以得士!然必費考索,推聲病,未有若時文,空疏不學之人皆可為之也。」<br>  取士下<br>  古之取士也寬,其用士也嚴;今之取士也嚴,其用士也寬。古者鄉舉里選,士之有賢能者,不患於不知。降而唐宋,其為科目不一,士不得與於此,尚可轉而從事於彼,是其取之之寬也。「王制」論秀士,升之司徒曰選士:司徒論選士之秀者,升之學曰俊士:大樂正論造士之秀者,升之司馬曰進士,司馬論進士之賢者,以告於王而定其論。<br>  論定然後官之,任官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祿之。一人之身,未入仕之先凡經四轉,已入仕之後凡經三轉,總七轉,始與之以祿。唐之士,及第者未便解褐,入仕吏部,又復試之。韓退之三試於吏部無成,則十年猶布衣也。宋雖登第入仕,然亦止是簿尉令錄,榜首纔得丞判,是其用之之嚴也。寬於恥則無枉才,嚴於用則少倖進。<br>  今也不然。其所以程士者,止有科舉之一途,雖使古豪傑之士若屈原、司馬遷、相如、董仲舒、楊雄之徒,舍是亦無由而進取之,不謂嚴乎哉!一日苟得,上之列於侍從,下亦置之郡縣、即其黜落而為鄉貢者,終身不復取解,授之以官,用之又何其寬也!嚴於取,則豪傑之老死丘壑者多矣;寬於用,此在位者多不得其人也。<br>  流俗之人,徒見夫二百年以來之功名氣節,一二出於其中,遂以為科法已善,不必他求。不知科目之內,既聚此百千萬人,不應功名氣節之士獨不得入,則是功名氣節之士之得科目,非科目之能得功名氣節之士也。假使士子探籌,第其長短而取之,行之數百年,則功名氣節之士亦自有出於探籌之中者,寧可謂探籌為取士之善法耶?究竟功名氣節人物,不及漢唐遠甚,徒使庸妄之輩充塞天下。豈天下之不生才哉?則取之之法非也。<br>  吾故寬取士之法,有科舉,有薦舉,有太學,有任子,有郡邑佐,有辟召,有絕學,有上書,而用之之嚴附見焉。<br>  科舉之法:其考校倣朱子議:第一場《易》、《詩》、《書》為一科,子午年試之;《三禮》兼《大戴》為一科,卯年試之;《三傳》為一枓,酉年試之。試義各二道,諸經皆兼《四書》義一道。答義者先條舉注疏及後儒之說,既備,然後以「愚按」結之。其不條眾說,或條而不能備,竟入己意者,雖通亦不中格。有司有不依章句移文配接命題者,有喪禮服制忌諱不以為題者,皆坐罪。<br>  第二場周、程、張、朱、陸六子為一科,孫、吳武經為一科,荀、董、揚、文中為一科,管、韓、老、莊為一科,分年各試一論。<br>  第三場《左》、《國》、《三史》為一科,《三國》、《晉書》、《南北史》為一科,新、舊《唐書》、《五代史》為一科,《宋史》、有明《實錄》為一科,分年試史論各二道。答者亦必摭事實而辨是非。若事實不詳,或牽連他事而於本事反略者,皆不中格。<br>  第四場時務策三道。<br>  凡博士弟子員遇以上四年仲秋,集於行省而試之,不限名數,以中格為度。考官聘名儒,不論布衣、在位,而以提學主之。明年會試,經、子、史科,亦依鄉闈分年,禮部尚書知貢舉。登第者聽宰相鑒別,分置六部各衙門為吏,管領簿書。拔其尤者,倣古侍中之職在天子左右,三考滿常調而後出官郡縣。又拔其尤者為各部主事,落第者退為弟子員,仍取解試而後得入禮闈。<br>  薦舉之法:每歲郡舉一人,與於待詔之列。宰相以國家疑難之事問之,觀其所對,令廷臣反覆詰難,如漢之賢良、文學以鹽鐵發策是也。能自理其說者,量才官之;或假之職事,觀其所效而後官之。若庸下之材勦說欺人者,舉主坐罪,其人報罷。若道德如吳與弼、陳獻章,則不次待之,舉主受上賞。<br>  太學之法:州縣學每歲以弟子員之學成者,列其才能德藝以上之,不限名數,缺人則止。太學受而考之,其才能德藝與所上不應者,本生報罷。凡士子之在學者,積歲月累試,分為三等:上等則同登第者,宰相分之為侍中屬吏;中等則不取解試,竟入禮闈;下等則罷歸鄉里。<br>  任子之法:六品以上,其子十有五年皆入州縣學,補博士弟子員,若教之十五年而無成則出學。三品以上,其子十有五年皆入太學,若教之十五年而無成則出學。今也大夫之子與庶民之子同試,提學受其請託,是使其始進不以正,不受其請託,非所以優門第也。公卿之子不論其賢否而仕之,賢者則困於常調,不賢者而使之在民上,既有害於民,亦非所以愛之也。<br>  郡縣佐之法:郡縣各設六曹,提學試弟子員之高等者分置之,如戶曹管賦稅出入,禮曹主祀事、鄉飲酒、上下吉凶之禮,兵曹統民戶所出之兵、城守、捕寇、工曹主郡邑之興作,刑曹主刑獄,吏曹主各曹之遷除資俸也。滿三考升貢太學,其才能尤著者,補六部各衙門屬吏。凡廩生皆罷。<br>  辟召之法:宰相、六部、方鎮及各省巡撫,皆得自辟其屬吏,試以職事,如古之攝官。其能顯著,然後上聞即真。絕學者,如曆算、樂律、測望、占候、火器、水利之類是也。郡縣上之於朝,政府考其果有發明,使之待詔。否則罷歸。<br>  上書有二:一,國家有大事或大奸,朝廷之上不敢言而草野言之者,如唐劉蕡、宋陳亮是也,則當處以諫職。若為人嗾使,因而撓亂朝政者,如東漢牢修告捕黨人之事,即應處斬。一,以所著書進覽,或他人代進,詳看其書足以傳世者,則與登第者一體出身。若無所發明,篡集舊書,且是非謬亂者,如今日趙宦光《說文長箋》、劉振《識大編》之類,部帙雖繁,卻其書而遣之。<br>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ICP备11007440号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7-5-30 13: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