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26|回复: 3

【原创】《老子他说》逐章点评与辨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15 09: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序言>
        南怀瑾师父皈依佛门禅宗,精研国学,其书《老子他说》,阐发老子文句计二十六章节,也是我早年爱读之书。南师所阐发,乃是从其本人禅学修证而来,故而未曾命名为‘老子正说’,亦足见其谦虚审慎之学术修养。今则我以蜩鸠之识,井蛙之知,复点评南师之点评,真自可谓狗尾续貂。然则南师此说毕竟二十几年前旧论,且道学本非南师所长,故而些许瑕疵不可或免;且我非佛门中人,故而妄点妄评之中,多从道哲学出发而有别于南师,甚至不免于言辞激烈,然皆以学术论学术,别无他意。鄙人文辞不工,言语艰涩,勉强可为读此《老子他说》者复粗立一旁论他说而已。
       要之,南师此书,即便有与道学出入之处,其所言所谈亦属宝贵真知,读者切切不可因我一介之论而废之。不然,我罪大矣!
【附:《老子他说》在线阅读 http://www.todaycn.org/nanhuaijin/nandasi/laozi/index.shtml


第一章

第一,南师言【又有只从“玄”字训诂的内涵作解释,认为“玄”字是极其细小的生物,几乎细小到渺不可见的程度。因此又有加上现代的新观念,认为“玄”字的内涵,等于是细胞或微生物的形容字,便把已出函谷关以外的老子,轻轻一扯,向西方的唯物思想去归队,硬说老子的《道德经》基本上是建立在唯物哲学的基础上的】 ,‘硬说’二字,表明南师不认同‘玄’作‘形而上’解,而是认为做‘连环无穷’解,如此,便无从贯通后来的‘玄德’‘玄同’之‘玄’字意。

第二,南师言【不过,以一般从事学习修道或专讲修心养性之道的立场来讲,认定“常无欲”与“常有欲”的句读才是对的】,如此,就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即‘有欲无欲’是指‘无、有’二者角度而言,道无为则体现为‘无欲’,道主宰万物则体现为‘有欲’。

第三,南师言【“徼”字,就是边际的意思】,是不够的。“徼”字,还可以作‘徼巡(主宰、支配、制约万物等类似规律含义)’意思。我则认为“徼”字,是指‘万物之母(道)’如何支配万物、主宰万物、畜养万物意思,其中既包含道的德性‘玄德;畜养万物’,又包含道的功能‘主宰一切’。与此同时,‘妙’字则指‘无’形的‘道’‘无欲无为且自然’的无穷奥妙所在。
【南师皈依佛门禅宗,一上来就以禅学解老……】

第二章
第一:南师言【由《老子》的首章而接连这一章的全段,很明显地看出他说自形而上道的无名开始,一直到形而下的名实相杂,再到“同出而异名”因果相对的道理,自始至终,是要人匆作祸首、莫为罪魁的教示。但是,他说归说,后世用归用,完全不是老子说的那样。】颇为精辟入理。 而且,南师实事求是,不掩盖不美好的事实,足见的是个正直的人。

第二,南师言【不过,真要指出有与无是怎样相生的道理,综合东西文化数千年的哲学,也实在作不了一个明确的结论。除非将来的理论物理与哲学汇合,或者会有个明确的交待。如果勉强用现代物理知识来解释,认为质能互变的原理,便是有无相生的说明,那也是并不透彻,而难以肯定的说明。况且物理学上的定律,还是未定之义,它随时在再求深入。】,足见一代国学大师的严谨务实风范,客观的远见卓识,其做国学同时能够深研先进的自然科学,完全不像某些人那样用着电脑还排斥知识与科学,南师真可以为我等后辈标立楷模。

第三,南师言【“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时,南师可能注意力集中在事物辨证关系的分析上,没有深入进一步分析何以老子认为‘任凭万物自然’就‘万事大吉’,这里有一个很根本的依据:‘万物自然’自有‘大道’起作用去主宰去化育,人为反而多余坏事。另外,老子此处的辩证法,更多的倾向于引向‘一对多,大道对万物、圣人对百姓’的关系上。

第四,南师将‘善’字看来作‘恶’的反义词了,这是错误的。在《老子》一书中,美与恶是一对反义词,善与不善是一对反义词,《庄子》中所说的“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乃是后来的语言表达。

【南师,很值得我们去学习,去发现……】
第三章
第一,南师认为‘民’字在《老子》书中做‘人类’解是不确的。《老子》书中用语很认真,其中‘民’与‘圣人’一对,‘民’的意义侧重于没有圣人的觉悟和智慧;‘百姓(下)’与‘上(统治者,王,君主)’一对,属于被统治与统治的关系;‘人’则单独使用概括‘人类’,用再一般意义的场合。例如第75章:
[75]人之饥(饥)也,以其取食【税(哾)】之多也,是以饥(饥)。百姓之不治也,以其上之有以为也,是以不治。民之轻死也,以其求生之厚也,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三句话三个对象全部有了:人类遭受饥荒,是因为人类取用饮食奢侈浪费的过多;百姓不好治理,是统治者有为;普通人轻死,是因为求生之后不知足不淡泊。
可惜很多翻译者闭眼张口,哪里有什么严谨之谈!!!误人不浅……


第二,南师言【这种思想,这种观念,看来多么可笑,而且极富于儿童神话式的浓厚幽默感。因为我们现在是科技的时代,决不肯冒昧地轻信旧说。但是,我们不要不了解。现代真正的大科学家们,他们反而惊奇佩服我们的祖先,远在十几个世纪以前,早已有类似现代科学文明的地质学和矿藏学的理论和认识】,即言‘因为我们现在是科技的时代,决不肯冒昧地轻信旧说’,可见南师是一个客观的人,思维很清晰言语很谨慎,绝不面对学生妄言一二三,同时南师又很能够辨证的看待问题。

第三,南师言【如果老子的本意,真要人们做到“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事实上,在人世间的现实社会里,是绝不可能的事。除非天地再来一次混饨,人类重返原始的时代,如道家所说的“葛天氏之民,无怀氏之民”的初古时期,或者可以如此】 ,同样证明南师的客观辨证思维,这种思维可能一方面是其本人的天性就态度客观,另一方面是来自其博览群书,不排斥古今-----只有客观辨证的面对问题,才能够看清问题,现在的很多自称国学者的人太多不懂马克思主义哲学了,何来自大自擂呢?!实在应该好好学习南师。

第四,南师言【一个国家的大政,绝对不能与宗教的作为混为一体,从古今中外人文历史的记录上去求证,凡是宗教与政治混合的时代,政教(宗教)不分的国土,结果没有一个不彻底失败的。不但污蔑了宗教,同时也断送了国家。政治,毕竟是现实智慧的实际成果。宗教,始终是升华现实的出世事业。如果强调宗教就是现实世间的事,那么不是别有用心,就非愚即狂了】,可见南师把宗教与政治看的何等的明白----做学问就该如此,只有心是冷的,才不至于使得思维言论狂热!否则,误人子弟,贻笑大方!


【学习南师,辨证,客观,求真、务实、……】
第四章
说的有两点:

第一,本章原文内容实际还是在讲‘道’的物性特征。按照帛书,‘道冲而用之或不盈’为‘道冲而用之有不盈也’。‘道冲而用之有不盈也,渊兮似万物之宗’意思是:大道空虚辽阔无边无际,用起来却装不满,就像个极其深极其大的深渊,容纳万物于其内,仿佛是万物的宗主。
有人解释此处,往往联系到为‘大盈若冲’含义,反不如南师此处解释的准确。

第二,‘象帝之先’,其中‘帝’象形‘花骨朵或者花蒂’表示‘萌发’,‘帝’或者为‘天下’二字的讹谬,或者指假想的创始万物的神帝,也或者为‘缔’字通假字表示‘万物缔造’。总之,‘象帝之先’乃是大道‘先天地生’的含义。

【本章节文字较少,本无可多述。而《老子他说》乃是南师的讲演录音整理,面对的是一群大众学子之类,自然要生动些,附加演绎的内容多一些。这些姑且不管也罢……】
第五章
就一点:很明显,正如我在点评《老子他说》第二章所言,南师的确没有注意到任物自然的背后是以大道的无形支配作为依据。

本处南师言【老子为了说明天理的公平,与真正圣人的无主而任负化育,便直接指出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生灭变化,既不是谁所主宰,也不是天地的有心制作。万物的造化生灭,都是乘虚而来,还虚而去。暂时偶然存在的一刹那,只是有无相生的动态而已。因为有刹那绵延绝续常有的动,于是误认为动态即是存在,而不承认返有还无的静态也是存在的另一表相。所以他说:“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可见,南师本章还是局限于治与乱等矛盾阴阳对立面的依存转化关系上,而实际上‘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一句所指,乃是无形无象的大道在起作用,支配一切,所谓‘道生之,德畜之’。

大道的支配,在客观现象上则表现为任其自然则必然通向恒常稳定的规律支配。由此圣人主张无为,不单独是怕仁义治理等产生负面作用;换言之,如果无为自然不好,则还不如仁义治理。

所以,理解大道,关键是要两方面合起来看;一方面是大道存在运行的奥妙---柔和无形、超越纠纷、非常完善;另一方面则是,大道的徼巡----支配万物,化育天性,使万物自然而然地就到达恒常稳定的状态中去。

【不晓得此语被南师的追捧者看见,该如何骂洒家了……】
第六章
所谓‘谷神’乃是名词,比喻大道。‘谷’虚空善容且养育草木众生于其中,老子以‘谷神不死’用来比喻幽寥无形的大道容纳天地畜养万物的功能无穷无尽,‘玄牝’则指‘道’。

‘用之不勤’,‘之’仍然是指‘道’;‘勤’,劳作。使用大道的功能,则不需要‘劳作’,意思指‘自然无为’。

又帛书作‘用之不堇’,有‘用之不竭’意思,也勉强通。

【我第一章点评中曾言南师一上来就以禅学解老,本章中则显示此途径解老的的弊端……洒家妄口了……】
第七章
天地以养育万物为任,反而万物生荣则成就了天地本身。圣人以畜养万民为务,反而万民太平生息则成就了圣人自身。

所谓‘不自生’,所言乃是‘以身为天下’‘高以下为基’之理。老子并非传人以阴谋,而是客观公正的说明一个辨证一体的必然道理而已。

【可惜事实与此尚有差距:一个好的统治者往往来不及等不到为万民认可,就消失在权争敌手的刀下了……】
第八章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都是一个句型结构:居(……)+ 符合善的要求+ 则像 + 大地般安定(……),南师对于此句理解有误。

其中‘善’字其含义绝非现在用于表述品德方面的‘善良,好心肠’如此简单。而是表示具有非常好的品性,集中表现为‘利而不害,为而不争’且侧重于‘不争’,既包括‘待人品德’方面的心态,也包括‘行事’方面的技巧,是修行于‘道’的综合性品性修为表现。‘善’可以简单的译作‘善性’、‘(能够)符合善性的’,是《老子》一书中有着特定含义的词。

本章准确些的译文应当如下;

最好的善性像水一样。水善于利益万物而且不争,停留在众人讨厌的地方,所以接近于大道。居处能符合善则地实,心灵能符合善则渊容,交往能符合善则友仁,言语能符合善则信诚,政治能符合善则顺治,从事能符合善则贤能,行动能符合善则时宜。只有不争,所以才不会有过失。


第九章
五千余言《老子》文,每章每段,句句朗朗上口,一般人一口气呀呀读完颇觉高深超然,实际却一头雾水似懂非懂。这关键在于没有抓住《老子》一书的语言风格。

《老子》一书的语言风格是一种陈述式的语言,表面上看来都是从一些寻常小道理小逻辑小现象开始引入,转眼就抛出一个个观点结论来,貌似与‘道’无甚关联,实际每一章节每一个观点都是在说‘道’。各个章节的观点也往往顺承关联。

至高无上的‘道’,其体现无处不在,无处不是道的体现。

拿本章来说,‘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是一般的生活逻辑,‘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则深入到处世道理,‘功遂身退,天之道’则上升到治理天下的层次。前两者很明显贯穿的是一个逻辑:盈者必亏。而这样的逻辑是阴阳转化的必然体现而已,还算不上大道。

‘功遂身退,天之道’则在于言‘大道’总是无名幽隐的方式存在运行,则超越了这个物极则反的圈圈,所以为圣人所取法。如果不取法于大道,居功居名必然落入‘盈者必亏’走向反面。

【我说的这一通很罗嗦,不知道看懂的有几个……】
第十章
首先说明一点,南师依据的‘天门开阖,能无雌乎’乃是后人抄写错讹,原文乃如楚简与帛书《老子》的‘天门开阖,能为雌乎’,其中‘天门’也不是南师所谓的【道家却把人体的头颅顶盖天灵骨的中心点,古代医术所称的百会穴之处,叫作天门。也有别名叫“天囱”的。据说,修道的人,修到纯阳无杂的程度,天门就会自然开阖】,这些是后来人的解读了,不足为据。老子言‘天门’乃是比喻‘人天生而来的知觉出入之所’,亦即‘欲望’,再如后文‘闭其门’即是‘关闭欲望’。‘天门开阖,能为雌乎’乃是言‘知其雄,守其雌’的柔弱之修。

类似的‘明白四达,能无为乎’原文是‘明白四达,能无以知(知识)乎’。

其次,本章表面上看来是叙述了六个修行要求,实则不然.这六个方面句句言的是修行道的奥妙:

持守于大道,则载营魄无离;
持守于大道,则气机如婴儿;
持守于大道,则心智无瑕疵;
持守于大道,则以不智治邦、天下平泰;
持守于大道,则会无欲无争、知雄守雌;
持守于大道,则不出户知天下、明白四达。

反过来,那些‘炼形、炼气、炼心、有为、有知’等等方式途径,失去大道的依据,都达不到目的。

最后,‘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所指对象直接就是‘大道’本身,作为本章叙述的点睛之笔。
补充:
上面我言‘天门’意识是比喻‘人天生而来的知觉出入之所’,亦即‘欲望’,也可以作另外一解,即:

‘玄牝之门’为‘天门’,则‘天门开阖’或者‘天门启阖’,意思是‘万物生死纷纭’之类,‘天门开阖,能为雌乎’所言依然是出生入死之间能否居身雌柔、无欲无争。

特此补充,以备读者。
第十一章
南师此章解读(以及下一章的解读),都严格地把前后章节的观点捆绑起来,以为是递进阐述推理,甚至于把本章的文句与上一章对应,这是实在有些牵强的。

如我前面的点评所言,《老子》文句的特色是一种阐述式,一章节一观点,貌似个章观点关联不大,实则章章都在言大道。八十一章观点就如同一个以道为中心的辐射图。

例如,本章所言,仍然是从一些简单的生活常识入手,来阐述一个逻辑道理: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这样的逻辑的含义,老子没有点破,实际所指仍然是‘道’:大道是客观存在的‘物’,是‘有’;而这个‘有’的作用,在于大道同时又是‘无’。

所以,本章实际是在言‘道’存在运行的奥妙本质所在----‘无’。

【虽然如此说,南师的解读中所阐发的道理还是宝贵可取的,读者应注意这一点】
第十二章
对于南师本章的解读,我在上一章的点评中业已略提。本章所言,是通过一些生活现象引出的一种‘适可’的道理,并不在于如南师所言【跟着前面所说“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因应运用的原则,顺理成章地说出善于用物,而不被物所用的”重点】,这一章内容显然不是在言如何‘善于用物’。

本章的观点中心,乃是指出事物有其常正的状态与适可,以之作为事物的安定的归守所在。正类似后文所言‘不失其所’、‘归根曰静,静曰复命’、‘贵求食于母’等等。

这种观点与‘道’何干呢?

实际是,上一章言大道之妙在于‘无’,本章则言‘事物有其常正的状态与适可’,恰恰是大道无名无为、任物自然的徼巡所在。道的徼巡,才是施行无为自然的最大依据。所以圣人会依顺于大道,使人们保守好生存的根本、居处常正,而不会迷乱多事。

【点睛:如《老子》第一章所概括,整部书乃是从道的‘妙(方式)’与‘徼(作用)’两个角度,反复结合起来立论成文的。】
第十三章
本章南师所解‘身为天下’,似乎不太符合一般人所崇尚的‘舍身牺牲’精神,我倒是认为南师所言乃是更符合老子本意。
老子言行道,不是在于为了仁义去牺牲自我,而是如何做到自我与外界的共同长久周全,例如第七章:

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退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以其无私欤?故能成其私。

另外需要点一点的是:‘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一句,‘身’乃是指‘一己之私’,‘患’则是对于身外之物的患得患失。
‘以身为天下’,是综合了‘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两重观点而言:淡泊名利得失,而将自身融入到天下而为一体,与天下人共存。这正是与‘以身轻天下’相反的。

本章承接着上一章观点(‘为腹不为目’)而来,指出统治者应该知足、知本、知常,抛弃荣辱得失。而认识到‘身为天下’乃是达到无为自然的内修必需。

【关于‘宠为下’还可以作如是解:得宠而为属下。又或者原文疑似‘宠为上,辱为下’也可。总之,不影响本章大意】
第十四章
南师此章解老,有两句话可以作为其要领:1,【在理念上名之曰“道”。在实用上,便叫它做混元一体】;2,【“混而为一”而不可或分的,所以它具有超越时空的性质】。

此二言深切老子逻辑:因为‘道’的‘纯一’,所以必然是远近一体、古今无二,即超越时空,从而,根据现在的道则可以知道过去的情形:天地之始纯然无物,万物出现任其自然。
不过,老子此章所言似乎不是仅仅到此为止,而是有其深意:如果依照古今无二的道来施行于现今的世界,则势必要回到远古状态。

【本章节的通行本与帛书本文句差异很大,兹将帛书文句附上:

视之而弗见,名之曰微;听之而弗闻,名之曰希;捪(揗)之而弗得,名之曰夷。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一者,其上不漻,其下不忽(曶),寻寻兮不可名也,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芴芒(惚恍)。随而不见其后,迎而不见其首。执今之道以御今之有,以知古始,是谓道纪。

其中,‘执今之道’是比‘执古之道’更为符合逻辑的,道既然被认为是客观存在之物,那么在现今的时间点,自然可执的只有现今的大道。】
第十五章
南师解老的依据版本为‘善为士者’有版本为‘善为道者’(古‘道’、‘士’字体相仿);‘俨兮其若容’,按考证原文当为‘俨兮其若客’。不过均未对南师的解读造成影响。
又南师用的是‘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或有版本为‘孰能浊以久,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也无大碍于理解原文。
总之,本章所言乃是老子认为的‘为道者’的描述,很是有一种个人内心抒发的意味。
本章解读的难点是从描述得道者,忽然顺着一个‘浊’字而转向另外一个角度‘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似乎令人觉得逻辑突兀,实际不然:前面种种描述都是一个意思‘保持住虚而不盈’。这种话头转换对于一个怀道者而言实际是很自然的。
本章的观点与上一章实质上是呼应的:上一章言‘执今之道以御今之有’,本章即接着描述‘执道’者;上一章言‘以知古始’,本章即挑明:蔽不新成。

【本章的帛书字句附下:

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达,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曰:豫兮其若冬涉川;犹兮其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其若凌释;沌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湷兮其若浊。孰能浊以久?静之将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将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欲盈,是以能敝而不新成。 】
第十六章
此章讲的是‘守静则保本知常’的道理,与上一章‘保此道者不欲盈’前后承接。总的来说,南师对于此章的解说无疑是从‘打坐修炼’的角度阐发,这似乎是后世人的思维模式,不见得是老子文句本意。

首先,要指出的是,‘致虚极,守静笃’是本章开门见山的观点,完全不是所谓的‘打坐冲虚激发灵慧而开天眼’之类,而是言人应该‘内心无杂念欲望,行身莫轻举妄动’这样一个观点,接下来的不过是通过分析‘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来说明这个观点而已。

‘万物’一词,在《老子》文中的概念时而不一,本章指的乃是万千生命(植物),并非一切客观具象之物。‘作’并非形容词,而是动词‘生长生作’;‘根’就是‘植物的根部’,并无特别含义。老子也不是要说人体也有命根,而是通过分析之物的生命状态,得出‘守静则保本知常’的道理;进一步,明白恒常状态而安静归守,则不会追逐于无关根本的事物,自然能够善容善宽,也就是能够承怀‘公心’,承怀‘公心’、‘身为天下’则可以寄托天下而为‘王’。

所以,‘王’不是南师所理解的‘旺’等,实际就是‘天下之王’的意思。‘人法天’,则‘王乃天’;‘天法道’,则‘天乃道’。道支配万物却清静无欲、无为自然,乃是最恒久的依据。

老子善用比喻隐语,来阐明抱守大道能够恒久的意义。读老者很容易就以为是在传授长生不死术,可是老子自己也说‘死而不忘者寿’,很简单,没有不死的人。再比如《德经》有: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怕是又有不少痴迷者看了这句就要立志修仙成神了……

第十七章
本章并非南师所言【这一章,老子另起炉灶】,而是承接着上一章‘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而来,进一步叙述‘王’的情形。

‘上’、‘下’二字,在《老子》一书中分别用来指‘统治者’、‘被统治者’,‘太’字含义如同‘最……’。做好的统治者法道无为,其次的彰显仁德则得百姓爱戴,其次的使用威严则使百姓敬畏,最次的失去信宜令百姓讨厌,所以百姓会侮之。

对于南师的解释兹不再细细剖析,贴一篇澹海若先生的译文作为参照:

【原文】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之】不足,焉有不信!犹兮,其贵言也。成功遂事,而百姓谓:我自然【也】。

【直译】 最好的统治者,百姓只知道有他存在;其次的,百姓亲近赞誉他;其次的,百姓敬畏他;其次的,百姓侮蔑他----信实不足,于是才有不信服!谨慎啊,最好的统治者珍重于号令。成就大功完成大事,而百姓说:我们是自己就这样的。  

【本来各作一家解读,本身就是丰富老子文化的好途径之一,观点不同,不见得各无可取之处,无关紧要之处,大可不必细究过多……】
第十八章
本章内容接着上一章而衔着下一章。原文按帛书有‘故曰’二字。

表面上看来,本章简短的几句,是在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实际则与第二章的意思一样:要效法大道,摆脱这种对立纷扰。

上两章之意,言‘太上’顺道无为贵言则百姓自然平泰。而标榜仁义礼法的治理方法则一级不如一级,本章则是深入阐发这种种‘有为’的治理弊端所在。

【老子把道装在心里,章章句句都是从道而出;我们却往往旁观其外,就会时不时一头雾水……】
第十九章
本章节内容与上一章节‘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衔接而来,上一章节所言在于否定了仁义智慧等等,本章则进一步上升到作为无为自然的‘治国之父’的层面上来。按原文‘文’作‘父’,纲领、基本原则。

南师本章的解读由此多在立身处世的层面,这与治国层面是有一定差距的,文中反复提到‘民’字,显然在说治理教化之意。

本章提出了以道治国的六句‘父’,其中‘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属于政策措施的要求,而‘见素抱朴,少私寡欲’是对治理者自身的要求,可谓双管齐下。‘见’通‘现’,显现。‘绝巧弃利’之意应该是‘不见可欲’一类。再如后文有‘法物滋彰,盗贼多有’可以印证。
注意的是,老子并非否定‘圣人’与‘仁义’他自己不仅处处以‘圣人’为理论口吻,而且也说过‘上善若水……与善仁’,老子实际反对的是社会治理与教化上以标榜这些作为手段。第三章内容可作参照: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也,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智者不敢为也。弗为而已,则无不治矣。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道经》内容属于道哲学体系的本体论部分,说理多从全宇宙的角度出发,并不在于深入到人类社会关系内部。本章虽然论及人类社会治理的要领,却首重于人本身与物的角度,如包括了生存、知识、欲望等等。本章提出的的治国观点在《德经》中被多方面展开阐述,故而此处仅作概要性论述。

【有人说,下一章的‘绝学无忧’也属于本章‘令有所嘱’的内容,那是缺乏审慎分析的,详情见下一章评析……】
第二十章
上一章节言种种无为措施,又要求统治者‘见素抱朴,少私寡欲’,这样说必然遭到一般人如此反问:‘无以智’,怎么‘爱民治邦’?没有知识,怎么得到幸福生活?所以本章就专门论述一下‘绝学’的好处---‘无忧’。

‘绝学无忧’是本章开门见山的主题,并非上一章‘另有所嘱’的内容。本章所有内容就是通过把个人与俗世人对比,来阐发‘绝学’如何‘无忧’。

本章也可以看作老子的个人抒发之语。怀道者是超然淡泊的,不学无术,却安然无忧。俗人却营营不已:

唯与呵,在怀道者看来,其相去几何?----却反映出世人的是非分明;

美(:按原文)与恶,在怀道者看来,其相去何若?-----却反映出世人的好恶爱憎;

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人人都怕贱怕穷怕无能,我也不能不畏惧这些:这就是俗人追名逐利、争先恐后的心态;

人恍(慌)兮,其未央哉!-----所以,俗人于是总是在惊慌不安中忧虑度日,没有尽头;

怀道者正如还不会发笑的婴儿般,心智未启,好似不知荣辱得失的愚蠢之人。总是无所归往、无可追求。

世人为了名利物欲,拼命地去掌握各种知识技能,拼命地占有财富,而怀道者‘绝学且若遗’,好似笨拙无比,好似不知道富裕自己。

‘未兆若婴儿之未咳’的怀道者,其追求独独与他人不同,就如同婴儿只知道向母亲要奶吃一样,他所看中的乃是持道保本。

【我粗略地翻译一下吧,读者可以与南师的解释比对阅读,附帛书原文:
[20]绝学无忧。唯与呵,其相去几何?美与恶,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人恍(慌)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若享太牢,若春登台;我独泊焉,其未兆若婴儿之未咳。儽儽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遗。我愚人之心也,湷湷(蠢蠢)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兮;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兮。沕(惚)兮,其若海;望(恍)兮,其若无所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顽以鄙。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哲人淡泊的心是寂寞的…】
第二十一章
本章内容,与上一章‘绝学无忧’一并,是衔接着第十九章‘治国之父’而来。上一章是从个人行身处世角度来阐发‘从道’,本章则从国家治理的层面来阐发‘从道’。实际上,《老子》一书,不论《道经》还是《德经》,其内容结构上始终就三个层面:道的本体,取法其方式之妙而行身处世,顺从其作用之徼而治理万物人类。

本章的内容十分重要,这是对于‘道之徼’的可依据性的深入阐述,如果本章观点不成立,整个取法而且顺从于道的老子哲学就会落入虚空。

南师此章的解读,却仍然是以禅解老,这一点尤为不妥当。所以我此处不再像评析前几章那样一带而过,而是要作一番细细剖析。
禅法,说白了,其主要逻辑等同于以佛教的‘空明之心’切换掉了道家的‘幽玄之物’。但凡以禅解老者,多数是硬把中国先秦辨证而朴素的唯物性的道哲学改造成了唯心识。南师皈依禅宗绝对无可厚非,却不该拿着禅学来解老(声明:绝非针对人身而攻击,本人向来对于学术一丝不苟,言语扎人也无可奈何)。

‘道之为物’,或许像南师所言,【在春秋时代,并没有所谓唯心、唯物的理论。那个时候所说的“物”,等于我们现在讲“这个东西”】,但是诸子百家再怎么运用‘物’这个字,也不足以断定道家哲学不懂得‘物质’概念。道家学说的‘物’,绝非南师所言【老子讲“物”,千万不能当“唯物”的物解。老子所说的物,用现代名称来说,便是“这个东西”的意思】,否则,按照南师的训诂,那么老子应该如此表达‘道之物’而不是‘道之为物’了。

‘为物’,意思是‘作为一个物质体’。‘道’在道家哲学里面,被认为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物质状态,所以被称之为‘有’;同时,这种物质状态却没有任何物质结构形式,因而被描述为‘无’。‘道’无形无体无象,则均一且永恒不变;无边无际,则容纳天地万物一切,则存在于一切空间。‘道’所以是无从感知的客观物质存在,老子称之为‘唯恍唯惚’。‘恍惚’二字,似乎是从心理角度的述说,实际上原文并不是这两个字,而是‘芴芒’,形容形象上无法辨识,完全是一种唯物的角度。 所谓‘形而上者’,并非一定不是客观物质。

‘其中有象’,‘其中有物’,皆是言大道无象无物,却正是其本身特有的‘形象’态、特有的‘物质’态,所以‘道’是客观存在的物质,而绝不是所谓规律、意念、本性、道理等等。

‘窈兮冥兮’形容‘道’无穷广大且玄晦无光。‘其中有精’指‘道’虽然暗昧仿佛空无,却蕴含运载天地、生动万物的精用;‘其中有信’,指道的精用运载天地、生动万物,是最信宜、最完善的,是万物最好的依顺,最可靠的主宰。

‘自古及今,其名不去’,既然言及‘名’,则并非上溯到天地初始的时刻,本句意思是说‘从古到今,人类世世代代言说着道的名’。‘众父’可不是南师说的【“众甫”同于后世佛家所说的“众生”】,‘众父’,意思是‘众人的首领’。‘以阅众父’意思即‘用它来标法众人的首领’,来标法其‘有道,还是无道’。

‘吾何以知众父之然也?以此’,意思即‘我就是通过观察大道如何主宰万物,来知道做众人的首领应该如何的’。

【本章内容非常重要,可以看作是道学的理论枢纽,其意义在于论述了大道的真实且可依。反过来,如果道是一种虚构,那么道哲学是一套谬论;如果道虽然真实存在,却对于天地万物毫无作用,那么取法循从大道也是无依据的妄想……】
第二十二章
本章仍然承接上一章而来,上一章讲的是‘道’是‘众人首领’的依循所在,本章则深入一些,以圣人为口吻讲述如何按照大道来做‘众人首领’,来‘服众’,原则即‘抱一’而‘不争’,这是论及治理社会之德了,此处仅仅原则性的概要论述,故而以圣人为口吻而不是侯王,但是应该注意到:‘内圣’而后才能‘外王’。而在《德经》‘昔之得一者’章,作者才对‘一’的原则进行了深入阐述。

所谓‘一’,一方面是指‘混一大道’,但是这里侧重的是系统内部和合一体的角度,在于与众人不对立、贵和谐,取法的是‘大道柔弱无为无名,与万物融合一体’而来。

一开始,作者连续六个排比‘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的确酣畅淋漓,但是南师所解的各句含义,统统是两方对立之间的周旋智谋,无法贯通原文‘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这个推理结论。实际上,很明显,作者作为一个怀道之人,言‘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无非是讲‘怀道抱一、柔弱不争’的体用:

怀道者善于容让而不失于人,是为曲则全----则是最大的周全;
怀道者善于承怨而受人爱戴,是为枉则直----则是最好的正直;
怀道者善于虚下而受人景仰,是为洼则盈----则是最好的完满;
怀道者淡泊守常而能不败殆,是为蔽则新----则是永远不陈旧;
怀道者少私寡欲,素朴知足,是为少则得----则是最好的收获;
欲多伤身、智多乱心、物多乱人,是为多则惑----背离大道、失去本常,乃是最大的无知!

只有做到取法无欲才能够无争,无争才能够服众,服众才能够承载众人而为首领。大道是这样而承载万物的,圣人是如此而承载天下的。

所以,圣人明白‘高以下为基,贵以贱为本’,总是取法于大道,不敢为,不敢争,不敢脱离大众,与众人一体,是为‘抱一’:不自见故明----民心;不自是故彰----民意;不自伐故有功----民信;不自矜故长----民爱。

‘诚全而归之’,其中‘诚’字是‘确确实实,心悦诚服’的含义。‘诚全而归之’意思即‘确实应该彻底按照这些话来做啊’。

【很多人学老,总想着得到一些智谋而不是智慧,完全忘记了‘道可道,非恒道’……】
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言圣人处身立世‘抱一不争’,本章又接着深入阐发怎样‘抱一’。由于本章节文句上通行本与帛书本错讹较大,先引上帛书文句作为依据:

[23]希言,自然。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弗能久,而况于人乎?故从事而道者同于道:得者同于得,失者同于失。同于得者,道亦得之;同于失者,道亦失之。

尽管我不能唐突地说南师对此章节的解读是‘望文生义’,不过词句训诂上也未免过于失真。首先‘希言’意思是‘少作号令号召’,‘自然’意思是‘任一切自由自在、自为而然’。‘希言,自然’所言无非是‘无为’之意。
接下来的‘飘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乃是指‘天地之作为’。‘天地尚不能久’可不是南师所谓【宇宙之所以成为宇宙,以及这个地球世界,有始有终,终会归于混灭】,很明显,接着上句是在讲‘天地尚且不能持久作为’。
而‘天大地大’都不能够持久作为,更何况是人类呢?老子由此意在说明‘法自然’‘无为’的‘道’才是长久的。所以有此句‘从事而道者同于道’,意思是‘依据大道行事的则与大道相一致’,‘道无为’则‘人也无为’,而不是南师所言【修道的人,自然会与修道的人结合在一起】。
‘得者同于得,失者同于失’意思是:有所获得的人在于与‘得道’的状态一致;有所失去的人在于与‘失道’的状态一致。
‘同’字是一个很重要的术语,后文反复有‘玄同’,意思就是‘同于道’。‘道’是惚恍静默无名无为的,则‘同于道’就是‘抱一’的法门,就是‘无欲无为无争’的状态。
万物莫不受大道的支配与畜养,所以又有此句‘同于得者,道亦得之;同于失者,道亦失之’,意思是‘与道一致,道也会使之获得;与道不一致,不道,道也会使之失去’。

【南师言‘总之,读《老子》不要把它一句句地读,你如果分开来一句句地读,倒不如干脆把它写成书笺,当格言看好了。你要完全了解它的宗旨,以原书原文来理解它本身,就可融通无碍’,道理很正确,我也拿来一用……】
第二十四章
本章所言,乃是承接上一章,从反面角度来论述‘无为自然’,讲的是‘同于失’的情形。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种种皆属有为、妄为的离常失道之举。‘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语句字词与二十二章‘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差别无几,不再冗述。

‘其在道也’意思是‘这些对于大道来讲’。

需要指出的是‘余食赘行’,其中的‘食’‘行’皆是动词,以此与前面的六种多余的动作行为‘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相照应。
‘余食’意思是‘吃饱了还喂’,‘赘行’意思是‘加载着东西行走’,显然‘连动物都会厌恶’,违反了它们的自然常规、本然习性。

所谓‘有道者’,对比上一章,指的是‘同于得者’,即‘怀道之人’。

【‘有道’,‘得道’,就在于状态始终与道相得、相一致,是‘无虑无欲无为无争’的行持,是一种安闲淡泊的状态,是一种任物自然的境界与智慧,而绝对不是指宗教气功的‘运气打坐定神’,这一点很重要……】
第二十五章

本章内容,是对于前几章内容的一个概括:道法自然人法道。

此章的文句与义理,可以与第一章媲美,也是很关键的一章。故而我将细细剖析一番。

中国道家哲学所谓‘道’,绝非南师所谓‘心物一元’,即便是最重视心理体会的庄子,也未曾把个人的精神早先于大道一厘一寸过。南师无非仍然是‘以禅解老’,全然不顾那一句‘先天地生’-----既然能够比天地还早早存在的大道,天下万物包括人都是从中生出来的,‘道’又怎么会和人心掺乎到一起呢?!这恐怕就是佛学心观与道学物论的最大理论区别。

又,《易经》言阴阳,乃是一种最广泛的事物属性概括,‘阳’绝非指‘心理’,南师谓【“阳”为精神的代号,那么“阴”则为物质的代号】来解释万物的生成依据,诚然有些主观片面。

再就是,南师谓【列子说:东方有圣人出焉,西方有圣人出焉,此心同,此理同】并以此来暗指‘老’与‘佛’二者,是缺乏充足依据的。如果该句话出于汉代佛学传入以后个别人的伪作,倒是可以那么理解。可是如果是列子本人的话语,那么这个东方与西方的圣人,最可能指的乃是‘孔子’与‘老子’,其次可能的则是‘老子’与‘关尹子’。最最低的可能才是‘老子’与‘释迦’。

所以,南师言【不分青红皂白地将老子一竿打入“唯物哲学”的案日,这是千错万错,大错特错的误解】,我倒是认为把老子之‘道’跟佛理心法硬是嫁接到一起,才是‘千错万错、大错特错’。南师又言【我曾经一再强调,我们后世之人读古人的著作,常常拿着自己当代的思想观念,或者现代语言文字的习惯,一知半解地对古人下了偏差的注解,诬蔑了古人,这是何等的罪过】,那么我看这句话用在南师对于‘道’的‘禅’解上,也毫不为过。

要之,在中国的道家哲学体系中,‘道’是不依赖于人心而客观存在的浑然一体的物质状态,无所谓有变化,故而‘永恒不改’,这就是所谓‘恒道’。‘道’不但‘永恒不改’,而且也‘常住’。‘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乃是言‘大道’无穷之大,且无形无质存在于一切空间与物质之中,正是‘常住’之意。南师谓‘道’不‘常住’,乃是套用佛学概念与心法的结果,并不符合道学义理。

‘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前面先从大小角度上讲‘道,天,地,王’依次对于人类而言属于四大支配力量。‘域’字按帛书文为‘国’,总之指的是‘国家疆域’(因为王还不至于是天下所有人类的首领)。那么‘王’治理一国百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最终极的取法乃是‘大道’,‘大道’则是取法‘自然’。

前面分析‘希言,自然’已经交代过,‘自然’意思是‘任其自己作为的样子’,简单的可以译为‘自在而然’,可不是南师所谓的【“自”便是自在的本身,“然”是当然如此。老子所说的“自然”,是指道的本身就是绝对性的,道是“自然”如此,“自然”便是道,它根本不需要效法谁,道是本来如是,原来如此,所以谓之“自然”】。

‘道法自然’准确的意思应该是‘大道的取法,乃是任随一切万物自己作为’,讲的还是‘大道无为’,那么‘王’也应该‘辅万物以自然而弗敢为’。

【我常想,如果南师一开始并未曾接触过佛理,那么南师会是如何解老呢?……】
第二十六章
本章内容承接上一章继续阐发‘自然无为’。
我之前的评析中说过,《老子》八十一章五千余言,其语言风格乃是一种观点陈述式,而且各章的观点又基本前后衔接;往往貌似各章观点来的突兀,实则章章句句都是言道,可谓十指连心。道学是以‘道’为本体依据的哲学体系,全书义理无非就是在认识大道本体的基础上,取法大道的‘妙’,因顺大道的‘徼’,从方式和作用两个方面反复立论。《道经》属于本体论部分,立论角度乃是全宇宙;《德经》属于人文论部分,立论角度则是人类社会。又从内容结构上,《道经》、《德经》皆先阐述道的本体论,而后引向取法大道的方式奥妙而论及行身处世,进而沿着‘内圣外王’的思路,进一步延伸到因顺大道的徼巡作用而论及人世治理,最终皆回到大道玄德。
拿本章来讲,‘重为轻根,静为躁君’决然不是南师理解的【人法地】,而是指出了‘持重,守静’的要义,讲‘不可轻举,不要妄动’的‘无为自然’而后‘得一’之理,依然在言‘道’。知道自己的根本,则要珍保;知道珍保根本,则不可躁动。无非是‘行道持本守常’之意。对于一国之王而言,百姓是其重基、是其根本,则法道自然、清静畜民是其要务。
老子文句善用隐语,‘重为轻根,静为躁君’简单的事理包含的是‘持道保本’的要义,接下来则用‘君子行路’来进一步比喻这种情形。
‘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其辎重。虽有荣观,燕处则超若’,其中‘行’即‘行路’,比喻行身处世;‘辎重’意‘行李盘缠’,比喻‘根本所在’。‘观’可不是南师所谓的【建筑物】,而是‘景色’之意,‘荣观’即‘美好的景色’;‘燕’,或者应该为‘讌’,通‘宴’,‘平静安闲’的意思。整句话的译文就是‘君子终日行路,而丝毫不敢离开自己的行李盘缠;即便置身美好的景色,安然而过则超然而不会沉迷其中’,以此比喻怀道者时刻注重行持大道、保守根本,丝毫不为欲望分心、不敢轻举妄为。
有了上面这一番解释,就很好理解‘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了,‘以身轻天下’言凌驾于百姓而妄为。作为首领而凌驾于百姓则‘失一’而失去百姓根基,轻举妄为则‘失道’而失去君主的地位。
所以说,整章其实都在言‘道’,言‘一’,言‘无为’。下一章接着本章继续阐发如何不失去百姓根本,如何与大众一体共全,可惜南师似乎没有接着解下去,或者有讲解而没有公开出版,种种原因,不得而知……


<后记>
        古人今人远处近处,天下苍生一个大世界、一个大伦理、一个大生死、一个本性、一个心,求同存异乃是人类的永恒主题。故而道学也好,佛学也好,儒学也好,亦或天下各家教化,甚至近现代哲学构建,自当也在人伦上是万法归一。统观一下,不难发现,一切人文哲理无不围绕着同一个中心主题:超脱与和谐。在同样的人文基础上,没有诸法高低之谓;修道之人也应当无可偏执。
        然而,正如老子所言:为学者日益,为道者日损。学问与修道,原本是不同的两端,一个做人真懂得糊涂的人,也必然是一个对待学问一丝不苟的人。我是这样做的,而且我相信南师亦必如此。
       何况,各家教诲内中理论深浅,势必有别,比较研究还是很必要的。且南师亦如此说【我们若以比较宗教的态度,抛开那些粗浅的宗教情绪心理,把眼光放在一般宗教教人如何行善做好事的普通伦理层面上,那也个个满好,满合于同一的水平。至于再进一步,要透彻各个宗教实际内涵程度的深浅,则问题重重,就不能颟顸笼统,值得仔细研究、体会】,余深以为是。     
      今妄评南师《老子他说》,当是为玉治瑕,为学臻善,愿读此评者也有此求真之心,不吝赐教,诚然感激不已。
发表于 2009-5-15 13: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投身山水心常静,读"道"恰好自然说.
dajingshen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5-16 06: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0-4-18 21: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一种解读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